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看媳妇(作者 吕元亨)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18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过去说一桩婚事,要先“看媳妇”。看媳妇是订婚的序幕,倘若看上了,下一步就可举行订婚仪式,看不上这桩婚事就告吹了。看媳妇一般都是男方到女方家“相亲”,去的人不论多少,有四个人必须到场,即男方的父母亲、介绍人及其本人。旧社会看媳妇讲究很多,除了看媳妇的长相外,还有这样几点:一要算大相合不合,大相即十二属相,农村人对这很讲究,说什么“鸡狗相斗、牛马不割,强扭一起,也是枉活”,明明男女双方很般配,实为“天生一对、地造一双”,但是如果大相不合,就会“棒打鸳鸯两分离”;二要看手纹,人的手纹一般有三条主线,其中手掌中的横纹多从中间分岔,但倘若接轨一处,就被认为是“钻刀纹”,人们认为这种纹有“克夫”之嫌,迟早要“钻”死夫君,认为这是成亲之大忌,一些姑娘虽然长得如花似玉,但因手掌纹路不佳,只好作罢;三要看眼睛,多由公婆执针于手,让被相的姑娘用针去穿,如若几番用心还穿不过针眼,即被认为是“散光眼”或“近视眼”,那就要受到弹嫌;四要看脚道,过去妇女要缠脚,讲究“三寸金莲”,民国初年此风依旧盛行,如今八十多岁的老太婆多系小脚,那时相亲,女孩不缠脚,就会被认为是“大脚娃,管不下”,脚面陡不陡也成为审美的标准。当然还有一些其他附加条件,但主要是上述四条。这些条件也不是僵化不变,少数富户及小康人家相亲才能如此而行,穷苦人是无法办到的,相亲只不过是形式而已。

  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相亲的观念也变了,看媳妇除了看长相外,还要看有没有文化或科技知识,文盲、“科盲”是要被弹嫌的,有的还要求女方要适应市场经济,有经济头脑,会过日子会理财,最好有一技之长,会缝纫、会搞家庭养殖业等等,那种百无一能的笨姑娘是不受欢迎的。这些条件,一般都是一些富户及有文化有人才的男青年所能坚持的,至于一些经济拮据的男青年要找到如意的姑娘,那简直如水中捞月、镜中看花,可望而不可即。去年 12月 12日宝鸡日报《变了味儿的彩礼》一文报道:“在我市陇县、麟游、千阳等山区,彩礼最低在 6万元以上,最高接近 20万元,高昂的彩礼令很多家庭因‘礼’返贫,从此债台高筑。”就在平原地区,彩礼也比过去高了许多。造成彩礼高昂的原因有很多,但其中最主要的一条是女娃数量减少。回想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家居住的岐山老干院周围,厕所、墙根、渠畔、桥洞等处都可听到被抛弃的女婴在啼哭,除了少数被人抱走外,多数都一命呜呼了。如果她们尚在,都已到了结婚年龄。除了人们“重男轻女”封建观念的贻害外,如今的男女青年出外打工的多,尤其是女的攀富依贵的多,回本土瞅对象的很少;男青年在外婚配的量微数寡,这也是彩礼昂贵的原因之一。“物以稀为贵”,对象难找、高价求婚现象自然就多了。

  彩礼是婚姻告成的“六礼”之一,在相亲成功之后,紧接着就是订婚送礼。随着经济大潮的兴起,婚姻与金钱紧紧绑在一起,富人包情妇的不少,穷人有打光棍的危险。我家所在的京当镇衙里村,至今尚有七八名二十七八岁的男青年没有瞅到对象,我一个堂弟四十多岁了,还是光棍一条。“父愁子妻”,许多父母为儿子的婚姻愁得睡不着。至于那些传统的相亲条件,对于他们来说根本是不敢提及的,哪里还能谈得上“看手纹、比长相、讲文化、论本领”,或长或短只要是个女的就行了。

  传统的相亲习俗,如今已减去了许多不科学的成分,只有个别人至今仍抱着老皇历不放,在属相上做文章,显得实在陈腐不堪,相信随着时代的进步,那种“相亲”的古老习俗会彻底废除。

上一篇:春分(作者 汉邦牛) [2014-03-18]

下一篇:耍女婿(作者 马科平) [2014-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