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耍女婿(作者 马科平)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18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在扶风农村,新婚夫妻正月初二要回妻子娘家一趟,人们把这趟走亲戚称作“回门”,与此相对,把新娘从娘家嫁到婆家称为“进门”。这天,新婚夫妻男的剃须洁面,女的精心打扮,两人风风光光一块回门,从女婿方面来说,有感谢岳父、岳母恩德,拜会、结识女方亲友等意义;从女儿方面来讲,表示出嫁成家不忘父母养育之恩。

  女婿女儿回门,丈人家称作“请女婿”,搞得相当浓重,与男方娶媳妇的程度差不多。这一天,女方亲朋好友、本族长辈亲属都会被邀请到家里来,专门支锅搭灶大宴女婿。作为中心人物的新女婿不但要举止得体,应付盘问,还要口齿伶俐,殷勤周到,招呼好每一位客人。

  丈人家备有两顿饭。早晨臊子面,中午“炒碟碟”,八凉八热,名曰“八大金刚抬老佛”。丈人家的女人们这天只管做饭,没有上席的机会。耍女婿就是由这些做饭的女人搞的,一般是嫂子、姐妹或晚辈。吃的臊子面很讲究,面条薄如纸细如丝,捞到碗里“煎、稀、汪”,挑上筷子“薄、筋、光”,吃到嘴里“酸、辣、香”。一盘热气腾腾的臊子面端上席,陪同的人便热情地招呼女婿吃。新女婿比较害羞,顾不得挑拣,随手端起一碗臊子面就吃,做饭的女人们站在房门外听动静,一个个挤眉弄眼、捂嘴偷着乐。再看新女婿,那么美味的臊子面在他嘴里却难以下咽,有的还会吃得大汗淋漓。那些调皮的嫂嫂这时会挤进房内看热闹,面条总算勉强吃完了,新女婿却被折磨得脸色大变。

  原来,女婿吃的臊子面看似没有异常,实际上汤料里额外被嫂嫂们加了半铁勺食盐,苦咸难咽;或是多加了醋,酸得掉牙;或是加了辣椒面,辣得烧心。在门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丈夫被嫂子们折磨,女孩心疼也没办法。机灵的女孩站在门外给丈夫悄悄递眼色、打手势,无奈男人木讷,两人新婚配合生疏,免不了还是“中弹”。女婿越是难受,娘家的女人们越是哄堂大笑。

  中午宴席,女婿须接受“酒精考验”。女方客人轮番上阵敬酒,女婿即使酒量有限,但一个也不敢怠慢,窘态百出。亲戚们毕竟有所克制,待吃喝完毕,耍女婿才会推向高潮,此时新娘的女伴儿、村里的女人娃娃已经在门外等候多时了。

  女婿出门谢众人,散喜烟发糖果。女人们一般先礼后兵,先文后武。她们通常由一个泼辣的为首,见到新女婿,先是指指点点,评点一番,然后凑上来,嘻嘻哈哈地打招呼、逗乐子。众人纷纷亮出手里的“家伙”,有蒸馍用的草圈,架子车、自行车旧轮胎,给新女婿“套圈圈”。新女婿左避右躲,怎奈寡不敌众,形形色色的圈圈劈头盖脸袭来,人们将圈住的新女婿东拉西扯,新女婿鞋袜被踩掉,光着脚板,还要被拧耳朵、捏鼻子、掏口袋,甚至扒衣服。记得小时候,我们村有个新女婿被脱得只剩一件内裤,站在雪地里挨冻,非常狼狈。

  这样,村里的哄笑声比大年初一还响亮,有的女婿小腿哆嗦、抱头鼠窜,有的满脸通红、语不成句,有的鞠躬作揖、连连求饶。领教了娘家人的厉害,女婿们往往规规矩矩,一辈子会对妻子好。

上一篇:看媳妇(作者 吕元亨) [2014-03-18]

下一篇:梅花朵朵笑春风(作者 赵亚玲) [2014-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