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寻找遗失的年味(麟游 赵明霞)

编辑:艺龄 来源:麟游 赵明霞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2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今年是马年,是我的本命年。大年三十早上,换上早已制备好的带有福字的新内衣,辞晦迎福。因为还在上班,加上饥渴了一冬的天,气温骤然回升,使得人干咳不止,午饭时,我根本没有食欲,那年夜饭还筹不筹?

  我终于再次试探性提议去娘家过年,丈夫以往往都会说“哪有嫁出去的女子还回娘家过年的传统?”不料这次,丈夫却爽快地答应了。

  我们自驾车春风得意地出发了,一路经过多少个弯弯曲曲的山梁和深深浅浅的沟沟岔岔,却怎么也找不到以前散居着的农家院落,而公路沿线全是统一建筑风格的新农村,门口再也看不到土堆、粪堆、柴垛、垃圾等,而是整齐刷白的各种树木、花坛,围墙外是立意标新的文化标语。

  快到家了,远远看到一排具有欧式风格人家的烟囱,冒出的炊烟正 “风清气正”的在屋顶弥漫着,最后又极不情愿的骑上风的脊背飞走。家家门口停着各种各色的小车,同一风格的门楼,烫金的大红对联格外耀眼,将门牌号遮得严严实实。远远地顺着轻风就能闻见再也熟悉不过的饭香味,我知道这是家到了,深深地吸了几口直奔进去。

  八十八岁的老父亲见我们回来甚是高兴,不停地给火炉里加煤,将我当小娃一样,给我手里塞糖果;八十四的老母亲窝着没有牙的嘴笑得合不上,忙下炕柱着拐杖,指挥着嫂子,便开始张罗年夜饭。

  先忙着炸油饼、麻花、馃子,完毕后,给凉菜顺便浇上油,热菜根据来人多少再下锅,一切准备就绪后,摆在案板上点上香烛敬灶爷。接下来全家人去十字路口烧纸祭祖先,然后回来准备坐夜(坐夜是家乡人特有的习俗)吃年夜饭了。

  年夜饭前,我在院落里走了一圈,听见锣鼓声此起彼伏,原来是,村里要耍社火了。听说村里平日里笨手笨脚的男人也化上妆,穿上耍社火人特有的服装,舞枪弄刀,踏着鼓点,一套一套的演绎着历史故事。年轻媳妇出去打工了,留守在家的妇女按捺不住寂寞,跳起了广场舞。留守老人也拉起了二胡,吼起了秦腔,没有爱好的人和娃娃们磕着瓜子,逐个庄头去看热闹,时不时传来喝彩声,忘记了烦恼和疲乏。整个活动一直要闹到元宵节才肯过罢。

  随后我在后院转了一圈,家家户户都有摆局一致的玉米仓,里面堆放着一年的收获和辛苦。山雀们远离城市的喧闹和雾霾,趁人们不注意偷食几粒绿色食品,在寂静的农村找寻有人情味的年味,确被三三两两放烟花的孩子吓的扑棱棱串,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天空中呼吸天然氧吧。

  每个人都惦记着看春晚。大约天刚发嘛,六点多年夜饭就开始了。同宗族,端着自家准备的凉菜,还有在外打拼回来的年轻人,领上漂亮姑娘带上各地特产,先到有长辈的家拜年。我家有高龄父母,就先从我家开始了,大家聚集在一起,大约有四十多人,两个饭桌拼接在一起,重复的“菜”先靠边站,相互夹菜,互敬烟酒,共话收入,增进亲情,谝在外新鲜事,讲过去一年中发生的磕磕碰碰的故事,谈来年的打算。家族人走了后,还要坐小夜,这回再做几个菜,边吃边看春晚,过程中为讨个好踩头,晚辈都给长辈发孝顺钱,红头一抽是几张,这一张张既有汗水、苦水,还有挂念的泪水;长辈也给晚辈给上压岁钱,一人一套祈福语,叮嘱学校、社会、家教的重要性,这时小娃要表演个节目才能笑纳,笑声回荡在整个村庄,直到鸡打鸣笑闹声还在隐隐约约。

  天黑后家家户户在大门外燃起一堆柴火,孩子们围着火堆欢快雀跃放鞭炮;老爷爷叼着烟一边收拢着火堆,一边帮助孩子们燃放鞭炮,一边等待来坐夜的人,鸣炮迎接。

  过年这个概念,多少年来,在我的心中都很漠然,年年过年嗅不到过年的气息,找不到年趣?年就乏味的从指尖溜走了,今年我终于在老家寻找回了遗失多年的年味!

  年的热浪终于催化了山梁上的寒气,也催醒了年轻人在新年中,新一轮的梦想!

上一篇:一双回力鞋(宝鸡 吕 恭) [2014-03-20]

下一篇:辞职去旅行,这事你怎么看?(宝鸡 吕林… [2014-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