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野草莓(作者 马科平)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电台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0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我的家乡地处关中平原,地势辽阔坦荡,川塬锦绣绵延,每块田畴里都能长出茁壮的禾苗,墨绿色的麦子波浪滚滚,绿油油的玉米随风舞动,大片苹果、酥梨、猕猴桃园,硕果累累,暗香浮动,让人为丰收而喜悦。

  地埂、渠岸在原野纵横交错,像一条条缓缓蜿蜒匍匐前行的长蛇。地埂、渠岸长满各种杂草,野草莓也在其中的缝隙里生长,这种多年生草本植物,具有旺盛的生命力,春天里萌芽散叶,长出发达的蔓。

  蔓上有节,节处长叶。叶柄较长,每个叶柄长有三片叶子,蛋形的绿叶呈三角形分布,中间的叶子比两边的叶子稍大,每片叶子的边缘都呈现锯齿的形状。叶脉分明,向四周射线状散开。蔓上的节,在生长延伸的过程中,一旦挨在泥土上,便会生根,繁殖出一株新的幼苗。

  低矮谦卑的野草莓,肩挨肩,手牵手,形成一片片属于自己的领地。三四月陆续开花,黄色的花朵,五片椭圆娇小的花瓣,细如丝状的花蕊,也呈金黄色,一朵朵立在枝头,一大片一大片地盛开。

  花朵娇小,单纯朴素,几乎沒有香味,站在大片的花前,还是闻不到它们的味道。有意思的是,盛开的花朵,在日落后会慢慢闭合,像一只只紧握的小拳头。第二天太阳出来,花朵会再度绽放,如此往复直到凋谢,孕育出果实。

  四五月,草莓果像燃烧的火,星星点点地蔓延,半红半白的小灯笼般高挑起来,而真正成熟的却在叶子下面低垂头颅,躲藏起来,不让人见。熟透的野草莓果,小巧玲珑,光亮红润,清香诱人,红得近紫,一触即破。捏一枚在指间,稍稍用力,便会化成血液一样的浆汁。

  野草莓果肉细腻饱满,味道自然纯正,爽口香甜,微带一点点酸味,鲜美无比,营养丰富,含有大量的糖类、蛋白质、有机酸、果胶等多种营养物质,还具有极大的药用价值,拥有止咳清热、利咽生津、健脾和胃、益心健脑、滋养补血等多种功效。

  野草莓是上天赐给农人的野珍佳品。自己小的时候,跟随大人割麦,或是与小伙伴割草,背负骄阳,脚踩热土,割乏口渴了,就随手在地畔或田埂上摘几粒野草莓,眯眼扔进嘴里,既消暑又解渴,浑身涌满了蜜意。

  尽管人工栽培的草莓更加丰满妖艳,光芒四射,可生活在大自然的野草莓,似乎经得起各种变化和时间的考验,身处杂草丛生的地埂、荒野,依然蓬勃向上,用自己独特的生存方式而生活,延续子孙后代。

  年年草莓红,那温软的甜蜜,天然的醇香,好像造物主专门为灵魂深处酿造的一颗鲜明的记忆符号。岁月在光阴里越走越远,野草莓却依然在身后的原野里鲜亮,一个红过一个,朱唇轻启,好像在吟唱一首永远不变的歌谣:“甜到心底,梦里也会笑开花。”

上一篇:妈妈的哭诉(作者 冯殿礼) [2014-05-05]

下一篇:美哉,野河槐林(作者 马科平) [2014-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