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秦岭听鸟(作者 白忠德)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0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秦岭是南北动物混生的家园,鸟类多达 500余种。鸟儿的鸣声表达不同的感情,传递不同的信息,引伴、结群、转移、隐蔽、觅食、营巢、报警、进攻、歌咏、求爱、高兴、烦恼、惊恐,高亢的、悠扬的、浑厚的、缠绵的、哀婉的、纤细的、短促的、激动的,组成了大合唱。鸟儿是森林跳动的音符,森林因鸟儿的存在而灵动,添了情趣和韵味。

  曙光还未升起,耳边就传来阵阵鸟鸣,骤急如筛豆子,打破清晨的宁静。我穿衣起

  床,信步走出秦岭三官庙保护站院子,此时薄雾缥缈,树叶碧绿,野花怒放,青草含露。

  鸟儿站立枝头,沐浴晨曦,梳羽理翅,招引伴侣,尽情高歌。大山雀高高站立枝头,“嗞嗞规——嗞嗞规——”尖锐细微,清纯甜美,富于韵味。大山雀形体比麻雀还小,却是山雀中的大个子,全身黑色,唯有脸部一片白,行动敏捷,如一群快活的小精灵。黄腹山雀“嗞规——”“嗞规——”声音连续而尖细。棕头鸦雀不贪睡,十来只一

  群,在竹丛间“吱—吱—吱”叫着,边鸣边跳,十分忙碌。

  黄鹂羞答答躲进树荫,鸣声圆润流畅,清脆悦耳,如行云流水般动听。它们箭一般穿梭着,金光闪闪,转瞬即逝,宛如流星。啄木鸟发出“笃—笃—”声,远处可闻,也是繁殖期求偶占区的信号。灰胸竹鸡呈橄榄褐色,与地面颜色极似,“呱呱咕——”“呱呱咕——”不知道身在何处,但那连绵响亮的叫声却暴露了行踪。

  四声杜鹃格外多情,“豌豆花壳、豌豆花壳——”雄浑嘹亮,响彻山谷,通宵不歇。这时却安静了下来。三声杜鹃放开独特的歌喉,“归—归阳——”“归—归阳——”越叫越快越响,叫了几声又突然停下来,让人对其行踪捉摸不定。三声杜鹃,又叫阳雀,叫声凄凉哀婉,足以触动人类心底那最敏感、脆弱的神经。它每天能为人类捕食150多条害虫,是一般鸟类捕虫量的几倍。它却算不上一个称职的母亲,自私而绝情,

  缺乏最根本的母性,从不做窝,不会孵卵,更不育儿,把蛋产在莺、画眉、山雀巢里,让它们孵化。

  三官庙人家屋檐下的燕子苏醒了,把头伸出泥巢口,发出单调轻微的短哨声,不久便三三两两地冲向蓝天,一把把剪刀似的尾翼在晨曦中划出美丽的弧线。历代诗人咏燕子的诗句很多,如刘禹锡《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又如李白诗曰:“双燕复双燕,双飞令人羡,玉楼珠阁不独栖,金窗绣户长相见。”

  是时,我为一只歌声嘹亮、雄姿英发的画眉吸引。画眉是鸟中歌星,扎在一根竹枝上,头高昂,尾内勾,鸣声急促,如同两个南方女子吵架,响亮多变,婉转悦耳,悠悠远远,高高低低。

  太阳出来了,升腾的雾气和着金色的光芒,醉人的山林更加光彩夺目。我独自坐在东河边,轻轻闭上眼睛,沉醉在鸟儿的合唱中。我又听见一阵阵酷似鸣笛的叫声:枝头两只鸟,正在一唱一和。那是佛坪绿鸠,以该县命名的特有种,雄鸟上下背暗绿色,雌鸟上背绿色,下背暗绿,形似野鸽,有些纤瘦。

  林中百鸟齐鸣,柳莺最小,嗓门却最大,婉转动听,顺耳舒心。忽听得一声陌生的叫声,清亮而高亢。河乌,身着黑褐色羽衣的“歌唱家”,飞出来落在离我不远的树枝上,尾羽不停地上翘。河乌是真正的水边居民,一生伴水而居。三官庙的人说,他们很少见过河乌的巢,那巢藏得极隐秘,往往让人意想不到。

上一篇:麦子的气息(作者 马科平) [2014-05-05]

下一篇:四月八会的变迁(作者 董建敏) [2014-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