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关中人待客(作者 刘新)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0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关中人好客,不论熟人生人都很热情,而且愈是生客,愈显亲热。平常待人,不论门前看见、路上碰见、他乡遇见,都是热脸迎上,笑问不停,有烟递烟,有水让水,有时端着饭碗或正吃馍,遇见熟人也先让一圈。就是上街赶集买菜、在戏园里闲逛,打个照面也会停下来问候一番。一个热情,硬抽出一根刚买的黄瓜让对方尝尝鲜;一个欢喜,急掏出一块刚买的油糕塞给对方让趁热吃。然后站在那儿,说一大堆没盐没醋的话,问一河滩家长里短的事,方恋恋不舍地分别。

  好客自然会常常待客。关中人待客没别的“拿法”,就是一个吃字,碰上个熟人习惯先问“吃咧没?”甚至上茅房,一个出来,一个进去,见个面,也这样问。

  关中人待客很讲究。“在家不会招待人,出门在外没朋友。”关中人如是说。待客分两种,一是正常的亲戚往来,如逢年过节、门前过会等;二是家里过事待客,如盖房架梁、婚丧嫁娶、小孩满月、老人做寿等。一旦确定好待客的日子,会提前好几天甚至一个月就张罗,走亲访友,给东家讲、给西家说,生怕谁不来似的。“狗娃门上叫,准是客人到。”待客这天,请来了他姨他妗子,也请来了他姑他婶子。若是女婿来,丈母姨格外欢喜,不是前院后院捉母鸡,就是抱出藏了多年的糖罐罐,显得很热情。客人一来,主家跑前跑后抡个圆,过来过去献殷勤,烟锅装满茶煮上,让客人坐炕上先歇歇。

  一般清早吃的是臊子面。在肉菜上多是老传统,端出新油罐子,抱出新醋坛子,割一大块猪肉燣臊子,泼上油辣子,木耳萝卜黄花菜,鸡蛋韭菜当漂菜。面食上绝不马虎,一定是自家产的新麦面,而且是上等的。舀上一升雪花面,一把两把案上和,面儿擀得薄如纸,下到锅里一条线,捞到碗里莲花转。客人坐到桌前,臊子面端上来,一碗一碗递到客人手,客人刚张嘴,就问调和咋样,客人一一回答合适,主人才放下心来。吃一碗,浇一碗,油汪汪的面碗一盘盘端上,吃过的汤碗一盘盘端下。客人吃起臊子面来,一口气不吃个二三十碗,不算能吃臊子面,吃得脸上淌油,头上冒汗,实在吃不动了才丢碗,就这主家还在一旁劝着:“歇歇,再稀稀来一碗。”

  中午的待客最重要,但过去家底一般的最多添几个下酒菜、吃顿米饭或继续吃顿臊子面,家底殷实的就不一样了,多吃的是“碗碗转”,摆的是酒席、水菜席。如今不一样了,多有讲究,请来厨师,主家张罗着添这加那。到吃中午饭时,烧酒盘子先摆上,客人刚坐定,先抿几口老烧酒,再品主家拿手菜,尝过小葱拌豆腐,又品肘子鱼丸子,再端上新出锅的甜盘子。十三花,往上端,一盘一盘摆桌上,客人喝得脸红脖子粗,吃得满面红光,主家在一旁感到有面子,喜形于色,幸福得眼睛眯成一条线,笑个没完。有时客人半天下不了一杯酒,主人急了,直插进去,又是敬,又是劝,又是划拳行令,从豪言壮语喝到胡言乱语,最后喝得不言不语,把客人没喝醉,把自己先放翻。直到酒席散了,把客人一个一个送走,主家才松口气。

  关中人对彼此说话投缘、走动频繁的人也很尊敬,来了总当客待,以至“要鞋连袜子也送”。关中人也有不好客的时候,话不投机,立马翻脸,转身就走,不给对方一点面子。还有就是对上年龄的人在待客上一般很讲究分寸,关中人说:“七十不留宿,八十不留饭,九十不留坐。”即七十岁老人不可强留下来住宿,八十岁老人不可强留吃饭,九十岁老人不可强留下来多坐一会儿。关中人怕因自己的好客,导致老人万一有个什么闪失,结果得不到好报,还给自己惹来麻烦。

  热情待客体现了关中人的实诚,也反映了关中人豪爽的性格和对人的心态,折射着关中人的纯朴、厚道和善良。

上一篇:四月八会的变迁(作者 董建敏) [2014-05-06]

下一篇:女人的旅行(作者 葛燕) [2014-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