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端午情浓粽飘香(作者 王卉)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2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端午节临近,各处售卖粽子的饮食摊点又多了起来。不同的节日,人们在饮食上有不同的讲究,立春的春饼、正月十五的元宵、中秋节的月饼、腊八节的腊八粥,还有端午节的粽子,这些吃食就是过节的符号,家家户户在筹备制作这些美食中迎接着节日的到来。

  关于端午节的特色食品,《史记》中曾这样记载:“汉使东郡送枭,五月五日为枭羹以赐百官。”这里的“枭羹”就是西汉时的端午节食品。到了晋代,有关粽子的记录更加明确:“五月五日,与夏至同……先此二节一日,又以菰叶裹黏米,杂以粟,以淳浓灰汁煮之令熟。”这应该就是粽子的雏形,千百年来,粽子从牛角形、菱形,发展到现在常见的三角锥体和枕形;粽子的身份也从祭祀用品渐渐变得亲民起来,成了人们餐桌上的美味;粽子的馅料也慢慢精细起来,最初的黏米和粟逐渐被糯米取代,并添加了各种果仁、水果和肉等辅料,开发出不同风味的新品种。

  我记得儿时,每年临近端午,祖母便早早准备包粽子的材料。在北方,人们多用芦苇叶、芭蕉叶、竹叶包粽子,甚至用竹笋壳、荷叶代替粽叶,可祖母包粽子时选用粽叶很讲究,非箬叶不可,而且要叶宽色艳的,她说如若不然,做出来的粽子味道会大打折扣的。所以每年距端午节还有一段时间,她其实就已经开始准备了。临近端午时,她精心准备好很大一盆糯米,泡上水,直到这些糯米能够被手指轻易捻碎,特别是在泡米期间,祖母为了保证糯米的新鲜,要一趟趟换水,颇为费时费力。

  端午前一天,当一切准备就绪,就要开始包粽子了。要包完被泡得分量多了将近一倍的糯米,这绝对是一项力气活,同时更是技术活。祖母先将箬叶折成漏斗状,装米,加馅,再添米。她嘴里咬着包粽子的线绳的一头,手拿线的另一头迅速把粽子扎好,动作轻快利落。捆扎的松紧度要根据馅料来决定,馅料中有豆沙,就要松一些,如若有肉,便须紧一分。如此包裹的粽子,煮出来才不会散,而且保持软糯。儿时的我,学着祖母的样子,在一旁也试着包粽子,但总是不得章法,现在想起来那简直是在给祖母帮倒忙。

  到了端午节的大清早,幽幽的清香扑鼻而来,祖母已经煮好了粽子。趁热剥开,咬一口,晶莹的粽子又软又糯,香甜适口。祖母会将粽子分成好多份,分送到距离不远的亲戚家、楼上楼下的邻居家,父母还要带一些粽子到单位送给同事尝鲜。前一天晚上包好的近百个各种口味的粽子,半天时间就所剩无几了,我总感觉像是吃了大亏,甚至为祖母多日的辛苦劳累鸣不平。多年后,我才明白,祖母是在用行动教我们生活的真谛,而那些粽子之所以大受欢迎,也是因为它带去了满满的关心和祝福。

  千百年来,端午节带着箬叶、带着粽香、带着一份浓浓的亲情传承至今,并成功入选世界非遗名录,我们今天用各种方式纪念这一传统节日,也是对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扬。我想,等我的孩子长大后,他也会明白母亲包的粽子为什么那么香甜。

上一篇:西府端午草木情(作者 张琼) [2014-05-29]

下一篇:千阳赋(宝鸡 杨青峰) [2014-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