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风吹麦梢黄(作者 马科平)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06月0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一过端午,关中道的气温还在走高,广袤的原野,清香安静。大片大片的麦田,如同一片片厚实的地毯,铺在乡村的土地上,给人以神清气爽的感觉。

  有风吹来,一浪又一浪,层层叠叠,暖融融,香喷喷,哗哗地流淌,翻越家乡的崖头、沟坡、田坎,触摸每一片绿叶,腾起舒缓的初夏圆舞曲。麦子敞开绿色的怀抱,油菜弯下金黄的头颅,苹果点缀圆溜溜的果实,柿子挂满翡翠珍珠。多彩的田野,酝酿着万种柔情。

  麦子波动起伏,轻摇迷人的身姿,如同害羞的女子,展现出一种即将成熟的韵味。麦子在风中摇曳,呼吸中兜满了兴奋的心情。大面积的麦子开始逐渐变换颜色,俗话说“麦熟一晌”,昨天还是一片绿,今天的田野便成了一片金黄。

  麦叶、麦秆花容失色,所有的营养都已输送到麦穗和麦粒深处,昔日的翠绿娇嫩,变得宛若枯草,挤挤挨挨的麦粒,在穗壳的包裹下,已经鼓胀丰满,有了大家闺秀的高贵气质,有了俏丽佳人的窈窕体态。“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白居易《观刈麦》),阳光涨潮似的泼满了大地,映入眼帘的全是沉甸甸的麦子。一望无际的麦田里,殷实的麦穗闪烁着一种朴实的光芒。风吹麦田,如滚滚波涛,千层涌动,粼光四射,遍野生辉,乡村染尽金黄。

  布谷声声,成群的燕雀,也载歌载舞,徘徊流连于田间地头,在沙沙作响的麦浪声里翻飞。一排排钻天的白杨,或栖身田畴,或立于沟坎,像麦田忠实的守望者。随意走在田野,空中弥漫淡淡的麦香,让人感到大自然生命蓬勃的律动。

  关中是北方冬小麦的主产区之一。杨凌的揉谷一带,当年就是后稷教民稼穑的地方。中华民族的农事,就是从这里兴起推广的。金黄的麦浪,已经成为北方大地一个无可替代的标识、一道璀璨夺目的美景。

  勤劳的父老乡亲,坚守亲近泥土的精神之魂,用心血和汗水编织麦浪,从选种、整墒、播种、施肥、浇灌、除草直至收获,所有的辛劳和牵挂都在滚滚麦浪里飘荡。翻滚的麦浪,不仅是丰收和家园的象征,更承载了春秋更迭和生命的起源,哺育了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黄土地上的人。

  土地是人们赖以生存的基础,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人类亘古的文明就是在田野里萌芽、拔节、开花、结果,伴随风、雅、颂流传至今。风吹麦梢黄,村庄变得虔诚起来,像是将要举行宗教的某种隆重仪式,安静地等待收获的喜悦和满足。

  这时节,关中大地充满了吉祥和安康。

上一篇:碌碡后面是夏天(作者 赵林祥) [2014-06-06]

下一篇:五月的田野(作者 孙虎林) [2014-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