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五月的田野(作者 孙虎林)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06月0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久居闹市,红尘扰攘。时间久了,不免思念乡野。这不,趁着周末,我回了一次老家。

  家在渭北旱塬,离小城还有十来里。车子驶出城区,四围景致顿时鲜明起来。高天上流荡着白云,白云下是一望无际的田野。时令已是初夏,小满已过。这坦荡如砥的田野也在日日变色。这时节,初夏的阳光如鲜丽夺目的颜料,温软的南风握着一支彩笔,正在精心描绘美丽的田野画卷。看到这种变化,农人往往会面带微笑,轻轻地说道,老天爷正在给麦子上色哩。是啊,端午节前的田野就像娟秀的少女越变越美,也像活蹦乱跳的半大小子,正在愉快地走向成熟。

  一大早,我就被后院此起彼伏的鸟叫声吵醒。平时住在城里,一天到晚,灌进耳膜的除了喧闹的市声就是刺耳的车声,大脑也被塞得满满的,简直没有消停的时候。今天真好,我在老家土炕上躺了一夜。听见的除了夜晚窗下的幽幽虫鸣,就是白日的鸟啼声声。满耳清音,好不惬意。吃过老娘烧的早饭后,我步出大门,走向南边的田野。每次回家,我都要在田野上转转。小时候在乡村长大,对原野的怀恋与生俱来,今生再也改不了了。

  南边的这片田野,我太熟悉了。上中学时,在这条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上,我每天都要打两个来回。那时,我走出村子,先要行走在一条窄长的土路上。这条路的两边田地高出地面。因此,走在路上,别人在远处只能看见你的上半身。路边斜坡上开满了野花,花丛中飞舞着蝴蝶。有一年,我还在路边挖了不少香喷喷的野葱,还有开着紫色小花的中草药远志。如今,这条路面已被填平,种上了小麦。紧挨它的西边,就是打麦场。这不大的场地上,也种上了蔬菜。这不,刚一出村口,我就看见三爸和三妈在那儿点种玉米。勤劳的农人总是不让一寸土地闲置着。说来也真神奇,老家的土地肥得流油,无论种下什么,都能长得翠绿翠绿、肥肥壮壮。

  多少年了,隐没在庄稼地里的这条土路还未改变多少。它还是那么窄,并排走两个人都显得拥挤。路面还是坑坑洼洼、疙疙瘩瘩。骑在自行车上,不用你打铃,它也会一路响个不停。农人总是不断将田地朝路面上拓展。于是,播种时节,这路也就突然消失了,但过不了多久,又被行人的脚印踩出来了。走在这条乡间小路上,我依稀听见玩伴们银铃似的笑声回荡在田野上空。于是,在这五月的田野,我的心情愉快极了,便高高兴兴地打量起身边的麦田。

  在关中平原,麦田永远备受瞩目,它能结出胖乎乎的小麦粒儿,它可是滋养生命的永恒之田。亿万斯年,这片黄土地上轮回着麦子丰满美丽的青春生命。它们历经秋冬,走过春夏,生长、成熟,永不停息。每一个季节,都展示出全然不同的色彩。在这五月末的上午,暖黄的阳光丝丝缕缕,欢快地倾泻着。看,整片田野都是茁壮成长的麦子,黄绿的色彩润泽而又养眼,麦浪一直铺展到了天边。这时,我转过身子,回望北边的村落,不觉惊呆了:我刚刚走出的村落眨眼间似乎变矮了许多,一栋栋房屋仿佛不是矗立着,而是漂浮着,漂浮在这苍绿色的麦浪之上。猛然之间,我的村落变成了一座孤岛,它被五月的麦浪攻陷了,无数块或大或小的麦田连成了一片浩瀚的海洋!

  今春雨水丰沛,田野显得格外润泽清爽。大田里的麦穗齐茬茬的,个个昂首挺胸,犹如成千上万正值花样年华的少年,可爱清新,俊逸活泼。麦穗儿丰润挺拔,心思饱满,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它是否正在感恩这个多雨的春天,让它痛快淋漓地喝够了雨水、灌满了浆,小身子这才发育得圆润结实,丰盈精神。清风过处,田野的麦穗相互簇拥着,微微低下沉甸甸的脑袋,朝着风去的地方默默致意。它们清楚,生命的成长离不开这原始热情的田野风。看着这紧致饱满的麦穗,我一时间神思恍惚,只觉得身轻如燕。也许,我能踩在麦浪上轻快地飞跃,一直飞到太阳升起的地方。这也是年少时,我曾经不止一次做过的美梦。

  此刻,我站在村南的田野上,又听到了布谷鸟急促的啼鸣。我不光听见了布谷鸟的叫声,还听见了黄鹂鸟婉转的歌声、云雀天籁般的吟唱。五月的田野是百翠园,更是鸟儿的乐园。

  是的,五月的田野生机勃勃,锦绣一片。麦子秀穗,林木青翠,芳草遍地,野花芬芳。这一切都源于生生不息的广袤黄土地。端午一过,田野就会一片金黄,这才是麦子最为尊贵辉煌的本色。它是希望与丰收、更是殷实与富足的象征。

上一篇:风吹麦梢黄(作者 马科平) [2014-06-06]

下一篇:六月(作者 王宝存) [2014-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