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宝鸡小说六十年(作者 李巨怀)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06月2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宝鸡是炎帝故里、周秦文化的肇始之地,也是一片文学厚土,《诗经》、《汉书》、织锦回文诗……这些脍炙人口的巅峰之作,对中华民族的文明进程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影响;李白、杜甫、苏东坡、陆游这些文学泰斗都在这块沃土上留下了代代相传的名篇佳作,使这片神奇的大地浸润着艺术灵性;民族危难的抗日战争时期,大作家茅盾不远千里,来到被称为抗日战争大后方的宝鸡,与全国各地许许多多的文学志士一起创作了多篇为民族抗战鼓与呼的不朽作品。深厚广博的历史文化,激昂奋进的革命文化,奇丽无比的地域文化,为古陈仓作家提供了丰厚的创作资源,古陈仓小说作家的艰辛劳动成果已经成为当代陕西乃至当代中国文学的一道亮丽风景。

  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五十年代,以杜鹏程的《重走灵官峡》、柳青的《创业史》为发轫,博大深厚、元气淋漓的宝鸡小说又一次显现出它的面孔。这个时期的宝鸡小说创作以反映农村题材为主,以作品老辣厚实被誉为“农民作家”的张军为标志。当时宝鸡因正处于三线建设的大前沿,讴歌战天斗地、敢叫日月换新颜的革命小说,也成为当时宝鸡小说创作的主阵地。据统计,当时宝鸡地区共活跃着三四百名文学热血志士,在那个以粮为首、初创新中国工业文明的大西北内陆,宝鸡不啻是一处缪斯垂青的神奇之地。

  周秦文化,血浓于水。以“作家县”岐山县为例,一个县就诞生了 12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宝鸡在新时期出现一支为全国瞩目、数量可观的小说创作队伍自然是情理之事。“文革”时期至改革开放中后期,宝鸡的文学创作以李凤杰、蒋金彦、莫伸为代表,并称宝鸡小说“三剑客”。他们时为陕西小说创作的代表人物,开创了新时期宝鸡小说在三秦大地被瞩目的先河——

  李凤杰是我国当代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也是当代文学“陕军”的重要一员。他的儿童文学创作始于上个世纪“文革”之前,活跃、成熟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在新时期中国儿童文学作家队伍里,他与曹文轩、秦文君、张之路、夏有志、刘健屏、沈石溪、刘先平、常新港等小说作家堪称杰出的中坚力量,他以颇具现实主义风格的作品,构成了当代儿童文学领域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李凤杰是一位儿童文学的多面手。他的创作题材多样,如有对童年记忆的挖掘,对父亲亲情的歌吟,也有对校园生活的体察,还有对贫困少年等弱势少年群体的极大关注,而且视野开阔,不仅将目光穿越到过去的岁月,还将目光触及现代儿童生活的诸多领域,特别是社会的热点领域,如戒毒所、少管所,其体裁也非常丰富。在小说创作方面,他出版和发表了长、中、短篇《铁道小卫士》、《针眼里逃出的生命》、《水祥和他的三只耳朵》、《月儿》、《明天一定阳光灿烂》、《拯救男生》、《信从老山来》等佳作;在童话方面,他出版和发表了中、短篇《下蛋歌》、《老鼠吃猫的故事》、《有一只公鸡枣儿红》等力作;他写散文,有《宝槐》、《祸狗》、《醉枣》、《父亲》、《我漫步在海滩上》、《大海和小海》等感人的篇章;他写报告文学,有长、中、短篇《还你一片蓝天》、《魔鬼的诱惑》、《中国有个堂·吉诃德》等有影响的作品。可以说李凤杰在儿童文学的园地里矢志不移、一生耕耘,用真诚的笔,记录着童年生活的苦难与欢乐;用善良的心,感受着每一个生命的脆弱和坚强;他从平凡的生活中,极力寻找着劳动创造的伟大;他从普通的人物里,热情探求着人性的光辉。他以自己的勤奋和拼搏,昂首挺立于儿童文学的峰巅。

  蒋金彦是宝鸡新时期文学创作的另一位领军人物。其小说基调是现实主义的,这不仅体现在他的小说密切地关注社会生活、阐释时代精神上,而且也体现于其中所刻画的人物性格的“现实性”与“现实感”。纵观蒋金彦的代表作小说集《秦中吟》和《断肠人在天涯》,他深厚凝重的黄土地情结不由得使每一位读者喟然长叹:西府实乃天赐的创作厚土。蒋金彦这个由陕南偏远乡村走入关中平原的书生,一生都洋溢着秦头楚尾之地大山儿女的灵透和聪慧。

  蒋金彦对西府大地也是非常熟谙和挚爱的,在他的小说里,充分展示了发生在他脚下这块黄土地上一场真正的、叫你身不由己拍手称绝的改革进程,还原给读者那个光彩夺目的历史场景。他的笔触深入历史进程的毫发细节,真正探测社会经济结构与习俗规范的革命过程,从而揭示伴随生产关系与各阶层、各群体利益重新调整而使整个传统观念受到强烈冲击逐渐蜕变更新的历史底蕴。他秉持着农民与知识分子的双重文化气质。人们不难从《断肠人在天涯》的小说故事表面情节演进过程背后,看出其中隐藏着的某种特殊的心理模式。蒋金彦明确地把他对生命意识的描写纳入了对社会进化和社会文明作出解说和确证的范畴,在他的小说里,老派文人的历史使命感可以说一览无余。蒋金彦严肃而沉重地展示了我们民族的生命史,在纷繁无垠的生命地平线上,张扬起一道道绚丽的彩虹:憧憬与追求,彷徨与幻灭,理智与情感,灵魂与肉体,一个个饮食男女的内心交织、矛盾,从而确认着作为人的平等的精神价值的客观存在。

  莫伸原名孙树淦,江苏无锡人, 1968年赴秦岭山区插队务农, 1972年后历任宝鸡车站货场装卸工,《西安铁道报》记者,西安铁路局文联副主席,西安电影制片厂编剧、文学部主任,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一举成名始自其短篇小说《窗口》—— 1978年首届全国短篇小说评奖,《窗口》名列前茅,一时洛阳纸贵。此后著有长篇小说《尘缘》、《年华》,中篇小说集《生命在凝聚》,中短篇小说集《恽春华》、《过去了,梦……》、《宝物》,长篇纪实文学《东欧纪行》、《大京九纪实》,纪实文学《到俄罗斯发财去》、《爱情在死亡中诞生》、《冲刺》,电视连续剧剧本《塞上的风》 (4集 )、《东方潮》 (22集 )、《尘缘》(20集,均已录制播出 ),电影文学剧本《雨后霓虹》等。作品先后获全国首届优秀短篇小说奖、《小说界》优秀中篇小说奖、《啄木鸟》优秀长篇小说奖、建国 40周年优秀电影剧本奖、夏衍电影剧本奖、老舍文学奖剧本奖、全国电视剧飞天奖、金鹰奖等。

  作为陕西目前唯一一位集作家、编剧、导演、制片人于一身的莫伸,宝鸡火车站 7年装卸工的艰难生活、江南人的灵透淡定,使我们更多地看到了一位从西秦大地成长起来的标准的谦谦君子。

  二

  新时期宝鸡小说创作的第二高峰期应以冯积岐、红柯、吴克敬为代表。自这个时代开始,宝鸡的小说创作一发而不可收,大有星火燎原之势,尤其是小说创作氛围异常浓郁,可以说宝鸡的文学创作进入了又一个高度,其影响力在全省如日中天,文学地位得到进一步确立。

  30年前,岐山县青年农民冯积岐决定拿起笔写出心中的故事。寒来暑往,不分昼夜,他的生活只剩下一支笔和一方书桌。 30年来,已成为专业作家、陕西省作协副主席的冯积岐,出版长篇小说 8部,中短篇小说 250篇,散文集 5部,并收获了“陕西短篇王”的美誉,但对于写作,他依然壮志不改,仍如勤奋的老黄牛在默默地耕耘着。

  客观而言,冯积岐的确是文学路上的苦行僧,他写得苦写得累,付出了一般作家几倍甚至十倍的艰辛和努力。作为生活在城市里的农村人,我们无法窥视到他置身闹市心神难以平复的那种苦痛挣扎之情。除了短篇小说的成就外,其长篇小说和散文的创作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逃离》、《村子》、《沉默的季节》、《挂职日记》等作品收获一片好评。特别是《村子》,被凤凰网连载两个多月,点击量超过四千万人次。但冯积岐却认为,他距离文学那座高峰还有相当大的距离,自己永远不能懈怠。正如他所言:  “不管从事什么工作,都要有毅力、有耐心,搞创作,尤其贵在坚持。我是屡挫屡勇的人,无论外部环境怎么变化,都不影响我的追求。”

  岐山人红柯 1985年毕业于宝鸡师范学院,1986年自愿赴新疆工作。奎屯 10年对红柯的生活、思想、创作产生了深刻影响,让他着迷的不仅是骏马苍鹰、大漠雄风,更有弥漫在空气中的古老的西域文明。他开始广泛阅读《玛纳斯》、《江格尔》、《蒙古秘史》等英雄史诗,以及《福乐智慧》和纳瓦依、哈菲兹、阿拜、穆特里甫等大诗人的作品,西域文化的冲击对他不啻是一次心灵洗礼。当他于 1995年冬回到宝鸡,与新疆拉开距离以后,他的心却始终离不开那片叫他日夜魂不守舍的第二故乡,遥远的西域成为他刻骨铭心的充满诗意的世界。他以新疆为背景的小说创作,由短篇而中篇而长篇,席卷了全国多数有影响的文学刊物。先后获得了冯牧文学奖、第二届鲁迅文学奖、首届中国小说学会奖长篇小说头奖。红柯小说被评论家称为“文学奇观”,它给文坛“带来了一股清新的气息,拓宽了中国当代文学的审美视野” (冯牧文学奖评语 )。如今,红柯已是陕师大文学院教授、省作协副主席,但其以新疆为背景的小说依然鱼贯而出,《西去的骑手》《大河》《乌尔禾》《生命树》《喀拉布风暴》,为当下文学注入了颇为稀缺的浪漫主义精神——一种奔放雄健而又欢乐的诗性幻想。

  吴克敬成名很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那个充满理想和豪情的年代,他的《渭河五女》能在大刊《当代》头条推出,足见其不同凡响的创作功底。他对个人与社会矛盾冲突中所激发的心灵叩问和呐喊,是他小说的主旋律。他创作手法的诡异多变,千姿百态的世相人生,更是奠定了他面对社会深深思索的悲悯情怀。他的小说《五味什字》、《状元羊》、《欲望的绳子》、《手铐上的兰花花》无不秉承着他极富个性和哲理的、烙上深深现实主义色彩的声声呼唤。尤以《手铐上的兰花花》为甚,它不仅仅揭示了男权主义社会意识下权势、名利与人性和自由的对抗,更是以一种新的人生视角去思考人生,捍卫生命。在这篇获得鲁迅文学奖的小说中,吴克敬的理想是把阎小样的美丽的人性挖掘出来展现给读者。即便是沦为罪犯的阎小样,吴克敬也是不吝笔墨洞察其心理,写出她内在的人性中的美丽和高贵。如今,身为省作协副主席、西安市作协主席的吴克敬,虽已到花甲之年却依然奔波在文学的崎岖之路上——一如当年,一个小木匠为生计在扶风的乡间走街串巷……

  如果说李凤杰、蒋金彦、莫伸、冯积岐、红柯、吴克敬可以归类为宝鸡小说创作的第一梯队的话,在外羁居同样为宝鸡文学增光添彩、理当列入该梯队的宝鸡籍大家还有许多,如唐栋、温亚军、马安信、薄厚、李广智、安武林、范文、袁银波、李西岐、亦夫、张浩文、老愚等等,这些不胜枚举的小说大家,因了他们的黄土情怀,也因了他们的故土根脉,成为一面面引领宝鸡小说创作的猎猎旗帜,成为乡党作家中的佼佼者。

  说起宝鸡小说创作,还有两位必须面对的人物,秦巴子和景斌。两人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以诗成名后“试水”小说——

  秦巴子是位内心桀骜、满腹经纶的诗人,许是做过下乡知青、工人、教师、编辑等多种职业的缘故,他的作品学究气十足,当年在全国诗坛更是盛极一时。秦巴子让文坛大吃一惊的是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身体课》在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前两轮投票中竟一口气冲进前40强。《身体课》也是宝鸡继红柯之后第二次冲击国家文学大奖的长篇力作,著名文学评论家雷达认为:“小说写得极巧妙、大胆,贴近人性且不乏深刻性”;李星也给予很高评价:“《身体课》最初是在《花城》杂志发表,也没有经过什么炒作,但是在这次的提名中,评委都提到了这部作品,充分说明了好的作品并不需要浮夸的宣传”。秦巴子的作品富有哲理性,注重心理分析,且写作形式独特。从登上“ 2010中国小说排行榜”到“ 2010十大汉语长篇小说”再到茅奖提名,《身体课》已成诗人神话。他的小说集《塑料子弹》更是在台湾出版,足以证明诗人小说家的深厚功力。

  景斌的小说创作与他的诗歌创作一样丰硕。作为八九十年代成名的实力派诗人,他在小说创作上也同样充满了敏感与热情,先后出版了长篇小说《马兰花儿开》、《寂寞如潮》、《鬼神劫》,其诗作呈现出的深思、内敛、博大、凝重的整体特征在小说创作中得到充分发挥和表现。再加之 30年文学创作经验的综合积累,使他养成从生活中透视人生痛苦,思考生命意义的习惯。《鬼神劫》正是作家人生经历和生命体验的结晶。小说的独到和深刻之处在于,王家堡虽然只是作家生活感受的一个缩影、作家认知中国基层社会的一个基因,但官场、权势、人性善恶、生命爱欲又尽在王家堡鬼神劫斗的描写之中,表现出作家对中国民间信仰、民间智慧的深刻感悟和理解,对社会历史演化轨迹的深刻思考。他通过《鬼神劫》努力传达的是他对民间社会历史和生活逻辑的解读与认知,对社会理性失范的忧虑和对人性道德的呼唤。

  有了一拨拨前赴后继的宝鸡小说家的前呼后应,宝鸡的小说创作必然进入到一个传承有序且又群星璀璨的时代,这也是宝鸡小说在全省占据重要地位的关键所在。除了前文所叙的宝鸡籍很有影响的小说大家外,老一代小说作家中还有马友庄、赵麦岐、杨晓明、李君、武智、边铭杰、汪润琳、常朴子、黎军等,回顾宝鸡这十年的小说创作史,不由得使我们更加地敬重和回味——正是这些一生甘于寂寞、静静书写的老一代小说家的人文情怀,构成了宝鸡小说作品的主要精神品质。

  新世纪伊始,宝鸡小说创作又进入新的发展时期,其创作成就在全省而言也是有目共睹的。新理想、新文明、新生活、新视野成为新一代宝鸡小说创作的主要着力点。这个时期的小说创作呈现作者群体性基础好,精品层出不穷的现实特征。就群体性而言,有 2002年宝鸡文坛推出的《西北作家书库》丛书、 2011年推出的《黑蚂蚁》丛书、 2013年推出的《金台观》丛书,这种扎堆式集体亮相的力量和意义是不可小觑的。还有就是这两年在省委宣传部牵头组织的陕西省重大文化精品项目“西风烈”丛书中,宝鸡一下子出现了《鬼神劫》、《书房沟》、《社火》、《兽》、《蜜月》五部长篇一并入列,这在全省各地市小说创作中是很罕见的。这一时期扎根宝鸡进行小说创作的中青年代表人物有景斌、李巨怀、显晔、吴双虎、杨耀峰、李三虎、赵韬、李明涛、王维新、张革风、范怀智、贾林芳、张格娟、李喜林、宁可、成方、牛升培、赵林祥、杨智文、冯建伟、肖寒、乔凤琴、秋子红、姚伟、丫丫等;活跃于外地市的宝鸡籍小说新秀还有杨广虎、马召平、江冠宇、周炜、孙雨婷等。

上一篇:月光下的奶奶(作者 张雯) [2014-06-17]

下一篇:荷(作者 何斐) [2014-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