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斗鸡那条街(作者 孙虎林)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06月2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斗鸡作为地名,听起来有点怪异,但全国叫此名的地方却数不胜数。究其原因,这与一种源于亚洲的斗鸡游戏有关。这种专门用于竞赛和娱乐的斗鸡颇为著名,它们擅长搏击,天性好斗,两雄相遇,便会斗得你死我活。宝鸡市区东边紧靠北塬的一片地方泛称斗鸡地区,地名起源却与神鸡有关。宝鸡古称陈仓,先秦时,有一日忽飞来一只神鸡。它飞到陈仓山化为石鸡,秦文公以为这是吉兆,于是在古陈仓(今代家湾一带)修建了陈宝祠祭祀神鸡。遗址就在今代家湾铁路桥涵洞北侧,如今只余房舍一间,依崖而建,沧桑悠远。传说秦穆公有一次打猎,忽听到两只神鸡搏斗,追至祭鸡台,秦穆公遂将祭鸡台改称斗鸡台。而与陈宝祠隔渭河相望的,就是风光秀美的鸡峰山,峰顶有一铁铸雄鸡,乃宝鸡象征。

  斗鸡有一条东西向的长街,人烟辐辏,生机勃勃。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这里名声大震,享誉海内。 1938年 9月,民族资本家荣德生的女婿李国伟将原在汉口的申新纺纱四厂迁到宝鸡,厂址就选在斗鸡北边的半塬处,随后面粉厂、发电厂、机械厂也相应配建起来。一向荒凉岑寂的斗鸡台地区一下子繁荣起来。很快,战时的宝鸡成了民族工业重镇,这些厂子便是日后斗鸡工业的前身。今斗鸡街道东段,好大一片地方都为陕棉十二厂厂区,其前身就是当年的申新纱厂。

  十二厂北边为台塬地带,地势起伏,林木葱郁,这就是著名的长乐塬。高低起伏的坡坎上,时见颓圮落寞的老建筑。在一片空旷的地方,高大围墙圈住了一栋老宅,这就是保存至今的乐农别墅。这座中西合璧的二层小楼始建于 1943年,以荣德生的号为名。历经几十年沧桑,其风采依旧,青灰色的外表古雅大气,虽说墙皮剥落,青苔密布,但一色的青砖显得尤为坚固,不经意间透露出曾经拥有的气派与繁华。

  那天傍晚,在同事小徐的引领下,我第一次探访这里。小徐是十二厂子弟,祖籍无锡,与荣德生是同乡。他童年时住在这儿,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颇为熟悉。他娓娓道来,如数家珍。小徐的生动讲述,让我眼前仿佛重现了那个年代这里的辉煌。暮色苍茫,透过长乐塬上茂密的树林间隙,我看见塬下高楼林立,又隐隐听到城市的喧嚣声。是的,斗鸡这条街,如今愈来愈热闹了,作为老城区,虽有点逼仄,但人气却愈来愈旺了。

  盛夏时节,斗鸡街道绿荫蔽日,凉爽宜人。当年在西安上大学时,我钟情于南门城墙根下的书院门一带。那儿,中国槐巨大的树冠营造了一个清凉幽雅的世界,槐香绿荫里,隐藏着驰名中外的碑林博物馆。与书院门翰墨书香的文化氛围不同,斗鸡那条街上的国槐更为亲民,你看,老街两边的国槐主干粗壮,欣欣向荣,繁茂的枝柯在半空交错成一条绿色的拱桥。粗大的枝干或耸入云天,或侧身偃伏,或旁逸斜出,或屈身俯就,千姿百态中自由伸展,性情毕现。每年春夏时节,青槐树老枝新叶,郁郁青青,斗鸡街道也因之绿意盎然,令人陶醉。这些美丽的老青槐,也为老街增添了独有的魅力。正是因为风格独具的树木,才使得一座城市显示出别样的风采,就像桂林街上无处不在的桂花树芬芳了这座秀山丽水的名城一样。真的,在宝鸡,要想找到像斗鸡那样长满青槐树的街道,还真不容易。

  大学毕业后,我来到这座城市,闲暇时常骑自行车去斗鸡购物。在最初的印象里,我觉得斗鸡跟一般的小县城一样,都是灰暗陈旧的楼房、狭窄拥挤的街道。但有一点不同,这条街上时常可以看见许多青年女工。她们穿着长及膝盖的白围裙,戴着洁白的工作帽,操着不同方言大声谈笑。她们是十二厂的纺织女工,人称“纱女儿”。那时,能当上纺织女工也挺令人羡慕的。她们奔走在斗鸡这条街上,活力四射。可以这样说,斗鸡街道的兴盛是与陕棉十二厂分不开的。

  但斗鸡街上的本地居民并不多。人们称宝鸡为小河南,是有来历的。当年,成千上万的河南流民挑着担子逃荒,两只箩筐里,一头坐着孩子,一头装着行李,他们沿着陇海铁路一路奔波。到宝鸡后,他们就此落脚,斗鸡一带便成了河南人的聚居地。人说河南人是中国的吉卜赛人,一点儿都不假。确实,他们吃苦耐劳,生存能力极强。于是,在斗鸡街上,你时常可以听见河南话。上世纪八十年代,宝鸡风行河南话。炎炎夏日,走在斗鸡街道上,每每看见大青槐树下,几位老人支起麻将桌,他们用河南话大声叫牌,不亦乐乎;身边的地上则放着一台收音机,里面不时传出悠扬苍凉的豫剧唱段。众多河南人要么进了斗鸡街上的工厂,要么摆摊做生意,他们在这远离中原故土的西府名城生活得有滋有味。

  还有,抗战时工厂内迁,斗鸡这块闭塞的地方由于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一下“洋派”了起来。当年,申新纱厂落户斗鸡,随工厂来了许多南方人。这些清秀精明的江南人生动了憨厚质朴的西府土地。从这点来说,斗鸡也算是移民区了。多种文化的渗透交融,使得斗鸡兼容并蓄,各地人和谐共处,经济日益繁荣。

  斗鸡这条街东起宝鸡油毡厂、新秦造纸厂,西至斗鸡中学、解放军第三医院。街道两边店铺林立,生意兴隆。这些店铺店面偏小,大多售卖日用杂货。冬天的采暖炉、大烟囱,夏天的竹凉席、芭蕉扇,四季用的家用电器、水暖配件、床上用品、洗涤用品,乃至大商场里难觅踪影的针头线脑,都能在斗鸡街上找到。而一年一度的清明节庙会更是小商品的巨大集散地。其时,街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每年临近年关时,斗鸡街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年货,大红的灯笼、喜庆的对联,将斗鸡街道映衬得红红火火。

  在这条不太宽敞的街道上,欢快地跑着几路公交车,不时可以听见公交车到站时提醒路人避让的提示音。从斗鸡街道西头转弯北行过铁路涵洞后,再西行就到了斗鸡台。多年前,这儿还是宝鸡铁路东站。1981年冬天,我的母亲从宝鸡返回西安时,就是从斗鸡台车站上的火车。那时还是蒸汽机车,火车进站时汽笛长鸣,白色的蒸汽、嘹亮的汽笛,将斗鸡渲染得生机盎然。

  由于地方局促,斗鸡街上没有经二路上那些豪华大气的商场,也鲜见高端商住楼开盘。将来有一天,它也许会被大规模拆迁改建。但我以为,一座城市如果没有了老街,也就没有了历史。从这一点来说,斗鸡那条街朴实生动,耐人寻味。况且,如今的斗鸡愈来愈有魅力,大街上熙来攘往的人流,积聚起了兴旺蓬勃的人气。这点,恰好是斗鸡最吸引人的地方。

上一篇:荷(作者 何斐) [2014-06-20]

下一篇:秦岭观朱鹮(作者 白忠德) [2014-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