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秦岭观朱鹮(作者 白忠德)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06月2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朱鹮在大古坪安家落户,我们不用去洋县了。

  诗人沈奇说到洋县的朱鹮,顿时神采飞扬,仿佛那神鸟出自他的家乡勉县。他说,其他的是先有鸟儿才有画,而朱鹮是上帝先画了这么一只鸟,才有后来的朱鹮。他一边说一边比画着,用手摸着自己的头说朱鹮的凤冠翘翘的,手指下滑到脸上说朱鹮的面颊红红的,指着嘴说朱鹮的喙向下弯曲长长的,再拍着胸脯说朱鹮的羽毛红白相映淡雅美丽,最后他伸展双手叉开手指微微下垂,两只胳膊同时徐徐上扬下压。“朱鹮那仙姿、那优雅、那神韵,那就是诗,那就是世间最美的诗……”诗人醉心于这样的述说了,他把自己“画”成了一只朱鹮!

  朱鹮素有“鸟中大熊猫”“东方瑰宝”之称,性格温顺,民间把它看作吉祥的象征。上世纪前半叶,朱鹮曾广泛分布于前苏联、朝鲜、日本和中国东部,后来种群数量急剧下降,至上世纪七十年代野外已无踪影,神鸟突然消失。 1981年 5月,我国科学家在陕西洋县重新发现朱鹮,我国成为世界上唯一有野外朱鹮种群分布的国家。这些年秦岭生态保护得好,朱鹮种群数量增加,由全球仅剩的七只繁衍到一千多只。朱鹮栖息地扩大,飞到佛坪水田坪,迁往佛坪大古坪。这种鸟宝贝得很,对环境要求十分苛刻。它们还神游到何处,我不晓得,反正大古坪有十只,这是板上钉钉的事。

  大古坪坐落在东河河谷左侧平地,鸡犬之声相闻,袅袅炊烟从村舍的屋顶升起,弥漫在幽蓝色的河谷上空。鳞次栉比的屋舍之间是一条窄窄的街道,宽不足五米,长不过百米,街道两边是农村典型的土坯房,朴实的原木没有华丽的装修,不少房顶架起卫星天线,给这里添了一点现代化味道。

  我们到达大古坪时已到中午,家家门口站着人,微笑着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屋喝水吃饭。门前的狗没有主人的那份热情,懒懒地躺在地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我们一行来到保护站时,保护站的职工刚刚吃过午饭,坐在那排瓦房的台阶上打扑克。听说我们还没吃饭,炊事员赶紧钻进厨房,手脚麻利地洗菜做饭。不一会儿,饭端上来了,是酸汤面,酸辣可口。我一连吃了三大碗,吃得热汗直冒,浸湿了衣服。

  王站长颇为自豪地说:“洋县的朱鹮飞到这里好久了,白天在院子后面的核桃树上耍,飞到西河口捉鱼,晚上就歇在附近的树上,把这里当成了家……”

  我们激动不已,央求王站长让我们看看。他开始不答应,担心惊扰朱鹮。我们说,就远远地看,他才同意了。

  我们出了村子,沿着去西河保护站的路往河边走了百余米,王站长示意我们停下,趴在路边一块石头后面。前面三米处远,就是西河与东河交汇处,河面展阔,水波不兴。我们静静地、好奇地观察这些可爱的精灵:它们在河边觅食、散步、飞翔,神情悠闲洒脱,体态优雅俏丽;大小似雁,面部鲜红,嘴向下长长弯曲,羽毛洁白似雪,羽干、羽基、飞羽闪耀着朱红色的光辉,红白相映,淡雅而美丽。它们或在浅水觅食,将长而弯曲的嘴插入水中,觅得小鱼,啄食之;或在枝头休憩,把长嘴插入背脊羽毛,任羽冠在微风中飘动;或在天空翱翔,头向前伸,脚向后伸,鼓翼缓慢而有力;或在地上行走,步履轻盈,娴雅矜持。

  朱鹮是洁净的灵物。我们幸运地目睹了它们“美容”的场景:几只朱鹮站在清澈的水中,不断用翅膀拍打出晶莹的水珠,又将溅在身上的水珠抖掉,如此三番五次,直到身上纤尘不染。

  一种宁静与和谐充盈在我们与朱鹮之间。夕阳抹去了最后一丝光辉,淡淡的雾霭轻吻着河谷。朱鹮长时间地沉默,它们要归巢了,彼此开始亲昵地召唤,也只一两声而已,鸣声似乌鸦。没有再打搅它们,我们悄悄地返回了。

  保护站的人说,朱鹮脾性温顺善良,羽毛颜色随着年龄变化。幼鸟羽毛雪白色,成年灰白色,暮年棕红色。朱鹮对爱情专注,婚姻家庭稳定,恪守“一夫一妻”制“家规”,一方不幸夭亡,另一方坚守贞操,直到生命终结。朱鹮对幼鸟宠爱有加,极尽作为父母的职责;育幼期间,一方外出捕食,一方留在窝里悉心照顾幼鸟,堪称尽职尽责。

上一篇:斗鸡那条街(作者 孙虎林) [2014-06-24]

下一篇:忙前看娘(作者 柯坪) [2014-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