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荷塘晨光(作者 刘鉴)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电台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0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早上一起床,就不由自主地向荷塘走去。

  荷塘位于渭水之阳、金渭湖下游、距拦河大坝只有一箭之遥的地方。如果说中段渭河公园是一位沿着渭河长卧的修长亮丽的美女,那么荷塘就是她美丽的头部。

  自从退休之后,每天晨练就成为必修课。这不仅因为退休了才意识到养生的重要,而且我总感到上天这么钟爱宝鸡,把渭河安排在闹市区,而家又距离美丽的渭园这么近,不利用她实在是一种资源的浪费,或者说暴殄天物吧。

  然而,过去每当走到渭园的西口,都不由加快步伐,沿着二道河堤赶快向东走。原因是再向西走,就是一片数十亩的臭水塘,里面荒草丛生、蚊蝇扑面、蛤蟆恶吼、臭气令人掩鼻,搅乱了晨练的兴头。于是,我常常在远离西口的地方进入渭园,开始一天的活动。

  前不久,听人说那片臭水塘变成了荷塘,不由得想去看看。

  正当中伏,连日高温,一座座钢筋水泥的庞然大物,白天吸足了火红的太阳恣肆挥洒的热能,到夜里才慢慢散发,房子里热得像蒸笼,不到五点就醒来,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干脆起床下楼,拐了两个弯儿,不到十分钟就出了钢骨水泥的森林,从两颗高大的雪松之间的小道穿过,一闪身就上了河堤。一阵凉风吹过,顿时感到清爽了许多。

  红砖铺就的河堤步道,北边是一带红叶李的林子,南边是一排高大的刺槐,静悄悄的,偶然有三三两两的老人,穿着彩绸练功服,身背宝剑翩然翻越河堤,到渭园晨练。

  只有三五分钟,就到了渭园西端的观景亭中,清风徐来,飘来阵阵荷香。向下望去,一片数十亩大的荷塘在朦胧的晨光中显现出她的倩影,怎么说呢,用“仙子思凡在梦中,瑶池落地犹未醒”形容似乎也不为过。

  这时,深蓝色的天幕上还点缀着几颗稀疏的宝石样的星星,借着东方天际的亮光仔细看去,只见荷塘位于河堤下三四米的地方,呈宝葫芦状。自西向东被巧妙地分割成三段。西段和中段最大,是葫芦的底部和肚子,中间被一座古香古色的湖心亭隔开,亭子南北好像是用许多一米高的大石放在水中,露出圆圆的头做路;东段更像葫芦口儿,与中段之间是一道供游人休憩的木质长廊隔开。二十一丛荷花均匀的分布在湖中。

  东方越来越亮,硕大的天幕变成浅蓝色。再向荷塘细看,只见她的一周又分为五道层次分明的色彩,像一条五色的围巾包围着荷塘。靠水边是一圈水草,与水草蜿蜒而行的是一米多宽的通水足道,足道外侧是绿地,绿地上有雪松、垂柳、桂花、紫薇之属,绿地外则是一条环型渠道,过了渠水,便是水泥步道。在道边、水边、草地上随意的点缀着大大小小的奇石,好像缀在围巾上的宝石。

  沿着台阶信步走下河堤,来到平整的水泥步道,只听耳边传来哗哗的水声。寻声看去,湍急的渠水又催动着架在渠中的木轮呼呼飞转。顺水流方向望去,只见南北两条渠水都聚集到莲塘西南角的葫芦口,推动一个更大的木轮飞转,激起白色的浪花,然后欢快地通过管道进入湖中。

  这水是从哪里来的呢?带着疑问溯渠前行,在葫芦底部的西北角,发现一个不大的水池,清冽的泉水不断从池中向外涌出。然后又从两侧的水口哗哗的流入渠道。

  这里难道有泉水?心中有些不解,抬头向西望去,忽然明白了,前边就是金渭湖,湖水通过压在地下的管道用倒虹的原理自然引水入池。

  这湖中的水昼夜不停的只进不出,岂不灌满为患?沿着步道转到南侧,发现湖水边有白色的管道穿过高坡,过限的水经过管道又流向渭河。

  哈!这样一来,湖水永远保持恒量,又永远是活水!构思真是巧妙!

  弄清这些,心头释然。此时东方已见朵朵彩云,黛青色的秦岭浅山已经露出身影。迈步跨过渠上的小木桥,沿着青石铺成的台阶走到水边。水中的莲花好像是两个品种,一种墨绿色的叶子,平展展地躺在水面,白雪的花,繁星一样洒落其间;另一种叶子是翠绿色的,或睡、或立一大片,勃然而立者一米多高,粉红色的花好像一盏盏宝莲灯点缀其中。

  据说莲花又称中国莲,水芙蓉,已经有一亿三千多万年的历史,因其内涵独特,历来被誉为花中君子,以荷花象征人品的高洁。宋代周敦颐的《爱莲说》中就有“莲,花之君子者也”,“予独爱莲之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http://www.so.com/s?q=%E5%87%BA%E6%B7%A4%E6%B3%A5%E8%80%8C%E4%B8%8D%E6%9F%93%EF%BC%8C%E6%BF%AF%E6%B8%85%E6%B6%9F%E8%80%8C%E4%B8%8D%E5%A6%96&ie=utf-8&src=wenda_link>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又因“荷”与“和”、“合”谐音,自古以来人们还以荷花作为和平、和谐、合作、男女婚配的象征。

  东方显现出淡橙色的亮光,秦岭山脉卸下薄雾般的面纱,鸡峰山就在眼前,一群白鹭悠然飞过。坐在湖心亭中,清风徐徐,荷香扑鼻。忽然几名翩翩女子沿着足道、步道小步缓跑,倩影入水,似乎人在荷花丛中,人面荷花,不知孰美孰次。抬望眼,忽见东方升起十余只纸鸢,直上云霄,一群黑点围着纸鸢,忽上忽下欢快的飞旋。突然,这些黑点儿朝着荷塘箭一样冲来,将到水面,又忽地分散开,来回穿梭,原来是一群燕子!

  好一幅荷塘美景!人与物各显其能,争艳竞雄,和谐与共。晨练的人们纷纷拿出手机选角度、忙拍照。

  我忽然想,美,何以代丑,这如画的美景又来自何处?是自在的呢,还是在人们心中?为什么过去就没有?

  太阳从滨河枫湾大厦后边冉冉升起,天色大亮。北边河堤上出现穿梭的人流,东边渭园里传来美妙的旋律,新的一天开始了。

  我缓步离开荷塘,穿过一片竹林,随着晨练的人流,快步向石鼓廊桥方向走去。

上一篇:一个西瓜(作者 张晓奇) [2014-07-18]

下一篇:范家营与梁星源(作者 孙虎林) [2014-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