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家乡的交流会(作者 赵晓晔)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0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进入伏天,尽管麟游是避暑胜地,但今年气温也很高。妈妈打来电话说,镇上要过会了,你们带孩子回来看戏吧,我才记起又到了每年唱大戏的时候了。

  家乡丈八镇位于麟游县最北边,与甘肃省接壤,交通不是很便利,特别是在二三十年前,每天只有一趟两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县城的班车,所以平时人们很少去县城,镇上便成了买卖交易的主要场所。在我们镇上,农历每月逢一逢五有六个集日,集市上既有生活所需的柴米油盐,也有牛羊猪鸡等畜禽,极大地方便了群众的生活。每个集日的集市规模和热闹程度也不大一样,以每月初一的集市规模为最大。每逢镇上集日,从街东头看西头,只见百余米长的街道上人头攒动,颇为热闹。这每隔几日的集市,让人们的生活不再沉闷单调,也增加了相距较远的亲戚朋友见面的机会,更增进了家乡人和外界的沟通交流。

  比集市更为隆重热闹、规模更大的就是每年六七月间举办的物资交流会。那时麦子已收割完毕,粮食也已晒干归仓,交流会便在这农闲时间开始了。在镇上,各种摊位要延伸到街道东西两头。最主要的是镇政府还要请来剧团唱五至七天的大戏,来慰劳辛苦一夏的乡亲们。

  在过去,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相对单调一些,演一次电影,唱一场大戏,都会给山村增添喜悦的气息。大人们会早早地干完农活,相约来到演出的地方。对于孩子们来说,最高兴的是既可以不用干活,无所顾忌地玩,又能吃到只有过年时才有的糖果瓜子等零食。那时我们还小,每年过完年便扳着手指头算日子,等待唱大戏。

  麦子泛黄了,收割了,碾打了,晒干了。终于到了过会唱戏的日子。爸爸妈妈会陪同爷爷奶奶领着我们一起去看戏。一路上赶会的人络绎不绝,有的赶着牛羊,有的用板车拉着老人小孩,有的用自行车驮着自家产的桃子、葡萄等水果。不时会有摩托车驶过,也有满载了一车人的拖拉机或三轮车经过。

  还未到会场就能听到大喇叭里的秦腔戏唱得正欢,空气中弥漫着各种气味,也充盈着欢快的气息,远远望见街道上热闹非凡。街道两侧摆满了油糕麻花、面皮凉粉等小吃摊,还有水果摊、玩具摊、杂货摊,更多的是衣服布料。在这个时节,每家都要给老人孩子缝制新衣裳。街东头的空地上则是牲口市,大小的牛儿拴在一起,到处充满了牛粪味,我们最不愿去那里。而大人有时连着几天要守候在牲口市,为的就是辛苦养了几年的牛羊能卖个好价钱。

  尽管盛夏骄阳似火,但戏台周围乃至整条街都挤满了人。

  戏还没有唱完,大人们就开始召集家人亲戚吃饭。不论经济条件如何,在会上,人们遇到亲戚,总要热情地招待,主要是晚辈招待长辈,如招待岳父母,请姑姑舅舅吃饭等。如果谁没有在会上请长辈吃饭,则会被乡邻笑话。一碟甜丝丝的油糕、一碗香喷喷的羊肉泡馍,表达了所有的情谊。一向节俭的家乡人在这方面是从来不含糊的。亲朋好友聚在一起,边吃边拉家常。每家饭馆里、每个小吃摊前都挤满了人,大家的谈话声甚至盖过了秦腔戏。

  吃完饭,忙的人就要赶紧回家安顿农活,以腾出时间来看夜戏,有的人则连着看完下午戏和夜戏。我们自然跟着爱看戏的爷爷玩到晚上,等爸爸妈妈来接回家,好多次回到家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就爬上炕睡着了。

  岁月在流逝,时代在进步。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看戏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买东西也不需要等到交流会,见过了外面世界的年轻人似乎对交流会也不太关注了,交流会的规模也在逐年变小。好多乡镇都不再唱戏,几十年前建造的戏楼都闲置了下来,只有在我们镇上,交流会唱大戏仍在延续。

  站在戏楼前,“文艺为工农兵服务”几个字在阳光照射下闪着光,耳畔不时传来秦腔戏的吼唱声。一声声秦腔催动着儿女回家的脚步,拉回了疏远的感情,也唱出了一个久远的梦……

上一篇:范家营与梁星源(作者 孙虎林) [2014-08-06]

下一篇:难忘家乡歌谣(作者 张峰青) [2014-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