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家乡的核桃(作者 赵玲萍)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1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同事讲过一个笑话。有人给一外地朋友捎了些青皮核桃尝鲜,不日电话聊及问味道如何,朋友答道:好吃!就是核儿有点大!这个故事令人忍俊不禁。于是,我就想介绍家乡麟游的核桃给大家。

  春意渐浓时,核桃树密密地覆上了嫩绿的叶片。毛毛虫一样的花絮出落成精巧的青皮核桃。三个、五个,六个、八个挤成一抓儿一抓儿的,繁繁地在碧绿的叶片里若隐若现。

  待到蝉儿激越歌唱,果仁甜甜的汁液吸收着阳光雨露和地气精华蜕变成型,长成核桃仁儿,油油的酥香。而这一切都羞涩地包裹在一层青皮里面,人们看不见。青皮是核桃树“妈妈”给核桃“孩子”的胎衣,保护核桃果儿长大、成熟。核桃完全成熟青皮才开始脱离,熟透了就炸裂开来。

  孩子们在父亲翻耕麦茬地的当儿,便开始偷偷地瞄准圆鼓鼓的青皮核桃了。初秋的空气里弥散开了一股涩涩的清甜,吸引着味蕾,牵着孩童的心。乡间路畔树荫下,核桃树的绿荫里,常常会看见三五结伴的孩子脖子上挂着核桃刀,双手十指黑乎乎,嘴巴上也是黑黑的一圈。

  青皮核桃的“绿衣服”里满是带着涩味儿的汁液,沾手染衣都是黑,不易清洗。人们用铁钉做成月牙形的核桃刀,在核桃蒂处只是灵巧地一推便削掉一片青皮,露出核桃壳,刀刃探着核桃果的天然缝线用力一撬,核桃沿缝线自成两半,像两个小碗儿,香甜的果仁儿就盛在碗里。核桃刀沿“小碗”边缘把果仁旋转着剥出,囫囵的一个。剥掉一层薄薄的浅黄色的皮儿,果仁白嫩香脆。儿时,我们常常让味蕾耐住诱惑一鼓作气,又削又旋大半天,装满了衣裤口袋,和伙伴、家人分享。

  白露至,核桃熟。沟沟坎坎里散种着核桃树。打核桃成了这一季的主题。男人扛着长长的竹竿来到树下,吐口唾沫搓搓手,抱住树身,膝盖一夹,双脚一蹬,“哧溜哧溜”就上去了,脚踩稳当了,树下的人再递上竹竿。大的核桃树赶上核桃繁时,打完整棵树得两三天呢。女人、孩子挎着篮子在树下的草叶里捡拾,篮子满了,倒进蛇皮口袋。这时,已有很多核桃青皮脱离,掉出一个个精巧的核桃果儿,小孩子左奔右窜,专门挑拣这光光的核桃,一不小心被掉下来的核桃砸中脑袋是常有的事,小时候,我也曾被砸得哇哇大哭。

  青皮核桃要放一周,青皮就脱离果核了。用斧子、木棒轻巧地敲一下青绿的“衣服”,果核便蹦了出来,白白干干。

  柴草把炕烧得热烫,揭起被褥席子在炕坯上倒上褪了青皮的核桃,再覆上麦草、席子。涩涩的湿气散尽,便有不同于鲜核桃的熟香味道散出来。

  核桃花卷、干粮、饺子、包子各有各的味儿。每年核桃成熟时,母亲总是变着法儿精工细做,那些香味是核桃的味道,也是山乡的沃土味道……

上一篇:“野花组合”赞(宝鸡 胡云林) [2014-08-11]

下一篇:爽口西瓜清心凉(作者 王小强) [2014-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