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爽口西瓜清心凉(作者 王小强)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1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暑热逼人,一块沙瓤西瓜下肚,顿觉沁人心脾。纪晓岚一语道破那舒畅,“凉争冰雪甜争蜜,消得温暾倾诸茶”。

  滚圆碧绿的西瓜上市,才有了夏天的快乐。儿时,西瓜是稀罕东西。三夏忙毕,庄户人陆续赶会唱大戏。戏场上,西瓜摊最勾孩子们的魂了。摊主多是五十多岁的大叔,穿得清清爽爽,吆喝着,招呼买主。趁人多时,摊主从凉水盆里端出西瓜,放在案板上,拿起一把二尺多长,白亮锋利的弯刀,往下一按,咔嚓,西瓜破成两瓣,红瓤黑子,汁水乱流,摊主笑道:“快来买呀,真个红瓤黑子,脆沙甜!”小伙伴们在一旁直勾勾地瞅着,口水淌了一脖子。

  那时,农村人生活还不富裕,摊主就把大瓜顺长切成绺绺来卖,随瓜牙大小厚薄要价。三角、二角可买,一毛五分也切。切瓜时,摊主怕亏本,总是心疼下不了重手,常切得像纸一样薄,未端到口边,有的就“吧嗒”掉在地上了。小孩子急得直哭,摊主一见,忙说:“哭啥呢,叔再给我娃杀一牙!”哭得稀里哗啦的孩子,这才破涕为笑。

  长大后,家里为了供我读中专,每年都种西瓜。暑假时,我就帮父亲在地里看瓜。一轮金黄的圆月下,蟋蟀在碧绿的瓜藤间歌唱,萤火虫在夜空飞舞,忽明忽灭。耳畔不时听到婴儿在母亲肚里踹脚的“砰砰”声,轻轻地。父亲说,那是西瓜在长哩!月光下,父亲悄悄地笑了。

  吃西瓜是一件有仪式感的盛事。西瓜熟的前一天,父亲总要挑几个熟透滚圆的大瓜,装进蛇皮袋子抬回家。然后吊在井水里,冰镇一个下午。吃过饭,就早早招呼左邻右舍晚上过来品瓜。趁着月色,父亲摇起辘轳绞起冰凉冰凉的瓜,手起刀落,大人小孩就人手一牙,大快朵颐起来。我暗叹,西瓜真是怡红快绿。“怡红”是瓜瓤,甘甜多汁,入口心旷神怡;“快绿”是瓜皮,青翠欲滴,入眼快意无限。瓜皮的绿,像翡翠、像碧玉,但不及翡翠碧玉高贵,朴素,原汁原味的朴素。吃着说着笑着,不知不觉已近夜凉。

  那品瓜的日子,总让我回味,因西瓜的丝丝清凉、缕缕馨香。我常想,假如世上没有了西瓜,酷暑安得挨过?酷暑、西瓜,一个炎热、一个清凉,“一物降一物”。因炎热,方显瓜之清凉;没了酷夏,西瓜何等无彩?文天祥诗赞:“下咽顿除烟火气,入齿便作冰雪声。”

  中医认为,西瓜味甘性寒,是消暑解渴之佳品。医家赞道:“青青西瓜有奇功,溽暑解渴胜如冰。甜汁入口清肺腑,玉液琼浆逊此公。”读元代诗人方夔的《食西瓜》,更觉凉意袭人:“缕缕花衫沾唾碧,痕痕丹血掐肤红。香浮笑语牙生水,凉入衣襟骨有风。”

  大啖西瓜之时,手握诗书,自然体会爽口西瓜清心凉。

上一篇:家乡的核桃(作者 赵玲萍) [2014-08-19]

下一篇:千阳岭上苹果香(作者 李晓武) [2014-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