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美味的削筋(作者 李林科)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0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玉米熟了。乡亲们怀着丰收的喜悦和对未来甜蜜生活的期盼,挥汗如雨,辛勤地收获着。新收获的玉米馥香四溢,想起它做成的美食时,人们不由得垂涎欲滴,要想尝新鲜必须早下手。西府的农家人总要迫不及待地扒拉些颗粒,放到太阳底下晒干。经过机器的研磨加工,便生产出了灿若碎金的玉米糁和滑润精细的玉米面。人们习惯把玉米当作一种“粗粮”,认为登不了大雅之堂,而我却认为它很接地气,与千千万万朴素的西府农家人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缕缕情思,这从西府人的饮食习惯中便可窥探一二。

  玉米糁子熬的粥香气四溢,如同琼浆玉液一般深受人们的喜爱。有些人熬玉米糁子时喜欢加入豆类,据营养学家说,加了黄豆的玉米糁子营养价值堪比牛肉。玉米面最普通的吃法就是做成搅团、漏鱼、发糕,还有一种外地人很少知道的吃法,那就是削筋。小时候,母亲做饭时我常围在她的身边,不是烧火就是打水,所以我早早就学会了做饭。

  做削筋时,母亲先把玉米面舀出来放到盆子里,用沸腾的开水浇烫,揉光后放到一旁;又舀来和玉米面差不多分量的小麦面,用凉水和匀,继而揉光。然后把两种面疙瘩糅合到一块,经过多次反反复复地揉压,两种面真正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一个整体。揉好的面疙瘩放到案板中央,母亲先撒上面扑,用擀面杖转着圈儿往开里擀,不能擀得太薄,有一筷棱厚是最好不过的了。再撒上面扑,把擀好的削筋面两边对折,用刀先切成一拃宽的长方形片,再顶刀切成条,不可切得太细,细了容易烂锅。水开后面该入锅了,母亲先检查锅底的柴火是否充足,火一定要烧得旺旺的,保证锅里的水处于沸腾状态,下出来的削筋才好吃。下面时,母亲不紧不慢很谨慎,双手把面条托起来放到盘子里,端到锅台跟前,揭开锅盖等一会儿,让刚刚停止沸腾的水继续保持沸腾。下完面等点上三遍水后,母亲便赶紧把锅底的柴火抽掉,说:“不能煮太久,时间长就烂掉了……”母亲把煮好的削筋用笊篱捞到碗里后,加入已经炒好的素臊子。素臊子的配菜是土豆、豆腐、胡萝卜。

  我最爱吃母亲做的削筋,不管身处何地,只要到了玉米成熟的季节便好像出现了心灵感应,那种特殊的味道便在心间酝酿着、萦绕着,久久不能散去!

  记得那年在军区招待所打工的时候,我们班组 20多个人的伙食由我来安排。刚过完八月十五,油腻丰盛的伙食吃得每个人的胃口大减,都不想吃饭了还怎么干工作,怎么办呢?领导找我商量,说尽一切可能变着花样让大家吃好,我想了一会儿,说:“你去到库房领些玉米面来,我给咱们做一顿谁都没有吃过的饭!”

  于是,我按照母亲的方法,给他们做了一大锅削筋。结果大家连汤都喝完了,饭后大伙纷纷夸赞味道好极了。我的一个渭南徒弟非常好奇地问:“师傅,那是什么面食,你怎么没教过我们呢?”我说那是家乡的味道,别人是学不来的!

  事实也是如此,去农贸市场经常会看到,有些压面房经营各种机器加工的面条,什么大宽、棍棍、刀削、削筋等等。我曾经买了些削筋回家,学着母亲那样下面、炒臊子,一样的程序,一样的方法,却没有母亲做出的那种味道。

上一篇:秦风绿韵醉滨河(作者 马宝学) [2014-09-03]

下一篇:杨村记忆(衣食住行四篇) [2014-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