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文化教育>中国之梦

当前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难以消除的东西部差距

编辑:王沣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1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西部通常是指黄河与秦岭相连一线以西,包括 12 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即西南五省区市(四川、云南、贵州、西藏、重庆)、西北五省区(陕西、甘肃、青海、新疆、宁夏)和内蒙古、广西,总面积约 686 万平方公里,约占全国总面积的 72%,总人口约 3.8 亿,占全国总人口的 29%左右。西部地区地域相当辽阔,矿产资源十分丰富,人口密度相对稀疏,然而,由于自然、历史、社会等原因,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相对落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仅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2/3,不到东部地区平均水平的40%,中国最贫困的地区基本都集中在西部地区。在中国三大经济行政区域中,西部地区和东部地区、中部地区相比,都有着较为明显的差距。东西部的差距问题,是一个很严峻的现实问题,也是一个很沉重的历史问题。
  西部,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是中华文明的源头和根脉之所在。中华民族的两条母亲河——黄河与长江都是从西部的青海发源,然后奔流不息从西向东横贯中华大地,她们经过的地方就是中华民族最早繁衍生息的地方。长江上游出土的元谋人牙齿化石距今约170万年,黄河中游出土的蓝田人头盖骨距今约70万年,这两处古人类都比东部的北京猿人(距今约50万年)的资格更老。黄河流域长期以来是中国古代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西周的200多年甚至以前的数千年,地处黄河上游的西部一直都是经济、文化最发达的地区。自公元前771年周王室东迁以后,黄河长江流域中下游地区的农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西部地区的优势开始逐渐散去。到秦汉时期以后,随着铁制农具和牛耕的普及,长江流域的土地得以开辟和熟化,中原地区农耕人口的南迁给长江流域带来先进的农耕技术和大量劳动力,这使得长江流域迅速演进为农产丰盛的耕作区。隋唐以后,长江中下游成为长安、洛阳、开封、北京等历朝京师粮食和布帛的丰要供应地。黄河流域因靠近北方游牧区,战乱频繁,屡次造成中原人口南迁,加之垦伐过度、气候干冷等缘故,农业自唐以后渐趋衰落。长江流域则后来居上,以巨大的经济潜力成为粮食、衣被、税赋的主要供应区,从而使中国的经济文化重心随之南移,西部与东部开始有了较为明显的差距。
  在唐朝的时候,长安不仅是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也是全世界最发达、最繁华的地区。到明、清两朝,西部地区已经远远落后于东部和中部地区,尤其是落后于东南沿海地区,“湖广熟,天下足”,清朝的康熙、乾隆皇帝外出时也只对富饶的江南感兴趣。到清朝末年和民国时期,整个中国的经济发展都被西方国家远远甩在身后,和自己国家的东部、中部相比还远远落后的中国西部就更加赶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新中国成立60年来,中央政府统筹全国发展,大力扶持西部地区的工业、交通、通信和科技教育等,尤其是从1964年开始,国家在中西部地区的13个省、自治区进行的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虽然建设地点都太过偏僻,为后来的企业经营发展造成了严重的浪费和不便,但三线建设也成为中国中西部地区工业化的重要助推器。然而,优越的地理区位优势再加上千百年来形成的经济、文化和科技方面的优势积淀,使得东部地区的发展相对比较容易,西部地区始终难以拉近同东部地区的差距。
  20世纪80年代,当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全面展开以后,邓小平同志针对中国发展不平衡的特点,提出了“两个大局”的战略构想。一个大局,就是沿海地区加快对外开放,较快地先发展起来,中西部地区要顾全这个大局。另一个大局就是,当沿海地区发展到一定时期,要拿出更多的力量帮助中西部地区加快发展,东部沿海地区也要服从这个大局。这个“一定时期”究竟指什么时期?邓小平同志认为在世纪之交。“一定时期”有两层含义:一是东部地区已经实现了“先富起来”的目标,这个目标在20世纪末可以说是实现了;二是东西差距拉大到这种程度,西部地区已经无力再支持东部地区的发展,而且已经严重影响到先富地区的继续发展。1999年6月9日,江泽民同志就提出,加快中西部地区发展步伐的条件已经具备,时机已经成熟。1999年9月22日,党的十五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决定明确提出:“国家要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1999年11月15日至17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着重指出,要不失时机地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
  2000年1月,国务院成立了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由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担任组长,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担任副组长。经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通过之后,国务院西部开发办于2000年3月正式开始运作。2000 年,西部大开发迈出实质性步伐,当年新开工了“十大工程”,即宁西铁路、渝怀铁路、西部公路建设、西部机场建设、重庆轻轨、涩北—西宁—兰州输气管线、青海30 万吨钾肥工程、西部退耕还林还草工程、西部高校基础设施建设、四川紫坪铺水利枢纽等。自2000年开始正式实施到2012年,西部大开发累计新开工重点工程187项,投资总规模3.68万亿元。
  西部大开发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但西部地区和东部地区的差距仍然比较明显。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资料,2012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总收入26959元,在未能达到全国水平的14个省(区、市)中,11个属中部和西部地区,而东部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的与西部的最高差距达到2万余元,态势依然严峻,中部和西部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仍待提高。2012年,全国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7917元,最高上海达到17401元,最低的几个省区基本全部集中在西部地区,其中,甘肃4495元,青海5364元,云南5417元,贵州5616 元,西藏5645元,陕西5763元,广西6008元,宁夏6180元,山西6356元。
  2010年3月27日,在由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的经济每月谈论坛上,国务院西部开发办原副主任李子彬表示,从2000年到2009年,西部地区的生产总值从1.66万亿元增加到6.68万亿元,增加了3倍;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5648元提高到14213元,年均增长10.4%;农民人均收入由1161元提高到3817元,年均增长8.9%;教育医疗卫生、科技文化、社会保障等社会事业发展也明显加快。虽然在官方政策倾斜和大力投入下,西部地区与东部地区的经济相对增长速度差距在缩小,但绝对差距仍在扩大。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杜鹰称,2000年,西部和东部的人均GDP相差7000元,如今,这一差距拉大到了21000元。李子彬也坦陈,西部地区相对落后、欠发达的状况不可能在十年内得到解决。在生产总值、地区财政收入水平、人均生产总值水平上,“再经过100年(西部地区)也不一定能够和东部地区拉平”。他表示,官方应当继续加大对西部开发的支持力度,并致力于东中西部地区基本生活水平、基本教育医疗水平、基本社会保障水平的逐步均等化。
  西部开发是一项艰巨、复杂、庞大的系统工程,落后了成百上千年的西部想要赶上东部的步伐,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这个过程可能真的需要100年以上。西部大开发开发刚起步时,曾经有人专门写了一本书叫《西部开发十年可成》。当时看来,那就是一个笑话,现在看来,更是一个经典笑话。国家对西部大开发订的“三个阶段”的规划相对比较长远,按照那个规划,西部大开发需要50年的努力。其中,从2001年到2010年是奠定基础阶段,重点是调整结构,搞好基础设施、生态环境、科技教育等基础建设,建立和完善市场体制,培育特色产业增长点,使西部地区投资环境初步改善,生态和环境恶化得到初步遏制,经济运行步入良性循环,增长速度达到全国平均增长水平;从2011年到2030年,是加速发展阶段,是在前段基础设施改善、结构战略性调整和制度建设成就的基础上,进入西部开发的冲刺阶段,巩固提高基础,培育特色产业,实施经济产业化、市场化、生态化和专业区域布局的全面升级,实现经济增长的跃进;从2031年到2050年是现代化阶段,即在一部分率先发展地区增强实力,融入国内国际现代化经济体系自我发展的基础上,着力加快边远山区、落后农牧区开发,普遍提高西部人民的生产、生活水平,全面缩小差距。

上一篇:当前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越来越大的贫… [2014-09-13]

下一篇:当前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国有企业的两… [2014-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