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文化教育>中国之梦

当前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国有企业的两难境地

编辑:王沣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1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1956年,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国有企业就一直是中国经济的命脉。由于单一计划经济体制和国有企业自身两个方面固有的短板,国有企业在迅速调动全国生产能力、迅速提高综合国力的同时,也很快暴露出了许多弊端,因此,几乎是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提出经济改革的时候起,我国就把国有企业改革(当时叫做企业管理体制改革)放到了中心位置。然而,几十年过去了,一直都在喊着改革、一直都在进行着改革的国有企业却也一直都是经济体制改革最头痛的难题,一直都是关系到经济发展全局的最大的难题。曾经,国有企业遍布于国民经济的所有领域,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所有方面,几十年来,中国人对国有企业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自从20世纪80年代起,国有企业的内部改革从最初简单的承包制,到后来的股份制改革,再到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目前依然能够存在的国有企业从简单层面上来看似乎已经走到了改革的终点。在政府和企业的关系方面,经历了扩权让利、利改税、承包经营责任制和“抓大放小”等,经过对多数中小企业实行破产、拍卖、兼并、重组等,目前,国有企业的数量大大减少,国有企业再“退”、再“减”的空间似乎已经不大。进入到21世纪,国有企业给人的感觉很复杂,很多人对国有企业既有着很深的感情和期待,又有着太多的怨言和无奈。如果中国的国有企业继续以现在的路走下去,显然不能令国人满意;如果对其实行私有化,不仅中国的体制不答应,全国人民也不答应。可以说,国有企业走到了一个两难的境地,国有企业能不能从这个两难的境地中走出来,既是企业面临的难题,也是党、国家和人民所面临的难题,解决好了这个难题,就解决好了整个中国经济发展一大部分的难题。
  进入到21世纪,国有企业往往给人以巨大、垄断但缺乏创新与活力、缺乏社会责任感的感觉。中国石油、中国石化、国家电网、中国铁路、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等等这些“中字头”企业,其遍布全国的庞大的网络和独一无二的垄断地位是任何一个国内外企业都无法比拟的。十几年前,它们甚至连世界500强都进不了,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这些企业不但进入了世界500强的榜单,而且排名远远靠前。尽管拥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但一些“中字头”企业的发展理念、经营管理和社会责任都令人诟病。在十几年前,说到整个国有企业的形势,曾经有一段时期是“三分之一赢利,三分之一持平,三分之一亏损”。这十几年来,很多优质的国有企业都“上市”了,按说,企业在上市以后应该发展得更好一些,但21世纪第二个十年,上市企业竟然基本上也是“三分之一赢利,三分之一持平,三分之一亏损”。一些企业在“上市”之前,出于极端不自信或者其他原因,将股份以“寻找全球战略合作伙伴”的名义“贱卖”给国外金融企业,使国外企业在很短的时间内“套现”获取了暴利。一些企业在美国、香港和国内同时上市的情况下,老老实实地给美国和香港股东派发红利,而且使得投资者没有因为股价的大跌而受到损失,但在国内,这些企业不但经常带头不给股东派发红利或者只是象征性地派发红利,而且在上市以后继续融资圈钱,客观上直接导致了中国股市失去了人们的信任,使中国股市不但没有能够支持经济发展,反而严重阻碍了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例如,投资中国石油的所谓国外“战略合作伙伴”全都在很短时间内赚得盆满钵满,在美国购买中国石油股票的投资者不但分得了丰厚的红利,而且赚得了可观的股价收入。而在中国,成功炒作“亚洲最赚钱的公司”的中国石油在股市上带给人们的却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满仓中石油”,从48元开盘到最低8元的股价不但使得数百万人几乎倾家荡产,而且使大量有有形货币资产在股市这个虚拟市场上缩水、消失。更为可怕的中国远洋,从赢利上百亿元到亏损上百亿元,只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其股价也在短短几年时间从68元掉到了不到3元甚至即将退市。如果说一两个企业的不负责任还能让人接受,那么,一大批企业都像中国石油和中国远洋这样“坑爹”,就不能不说中国的国有企业问题实在太多,太让人失望。
  国有企业最大的问题是管理,改来改去,实质上是要解决管理的问题,然而,直到目前,对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的国有企业来说,管理依然是个大问题。管理的问题既包括企业文化和管理制度,也包括主要管理者和管理队伍。从表面上看,所有大型国有企业的企业文化和管理制度都非常完善、非常先进,所有的领导都是懂经营、会管理的“精英”,但在具体的企业运行中,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人们称国有企业为“共和国长子”,但有些“长子”却很不争气,其表现和“老幺”相比简直无法向父母国人交待。在走向国际市场方面,中国电子信息产业的排头兵是华为、中兴、联想等民营企业,具有悠久历史和雄厚实力的国有企业甚至在组建成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以后,也赶不上几家民营企业的步伐。在石油天然气领域,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海油“三桶油”呼风唤雨,依靠转移利润、移动亏损等手法不断寻找油价上涨的理由,让国内普通消费者叫苦不迭,但在与国外企业的较量中,“三桶油”却屡次“被人欺负”而损失惨重。据中国新闻网2011年转自山东商报的一篇报道,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年底,三大石油公司投资海外的油田及工程项目总计144个,投资金额累计高达近7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480亿元。尽管“三桶油”海外项目和海外油气产量增幅都很快,但盈利率却并不高,中国石油大学2010年的一份报告也显示,受管理制度及国际投资环境等因素的影响,三大石油公司在海外的亏损项目达到2/3。“三桶油”在政府“走出去”政策的大力支持下,近年来在海外连续攻城略地,项目亏损和国有资产流失尚且不谈,却也未能将相应的海外油气产量最大可能地带给资源紧缺的国内市场,而为了利润最大化将其直接按照现货价销往国际市场。
  中国汽车产业近十几年的飞速发展让人们记住了中国民营企业的自强、自立,也让人们看到了国有汽车企业的无能。尽管和自己相比,国有汽车的产量提高了,产值和利润都大幅增加了,但和韩国汽车工业相比,和中国自己的民营企业相比,中国的国有汽车企业实在令人失望。韩国的汽车工业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起步,到70年代就实现了国产化,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期开始进军国际市场,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初期就已经迈向汽车生产大国。中国的汽车工业早于韩国,对一汽、二汽和上汽,从国家到地方政府,在政策上、资金上、社会环境上都给予了长期坚定的支持,但一汽和上汽却将主要精力用在了单纯引进国外生产线赚中国人钱上,对自主研发投入甚少,二汽则干脆放弃了自主研发。然而,李书福,一位浙江农民,王传福,一位学冶金物理化学专业的年轻人,他们却以一种自信、自强、自立的精神扛起了汽车工业“中国制造”和“中国创造”的大旗。
  国有企业,不仅是社会主义的中国有,一些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也有。国有企业怎么办?这不光是中国面临的问题,也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据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统计,国有经济所占成分,英国为10%(原来达到20%,撒切尔夫人实行非国有化以后下降),法国为18%,联邦德国为11%;瑞典国有经济占比重在欧洲国家最高,一度达到50%;意大利全国100个最大工业公司的增加值中,国家参与制企业占50%;到现在,美国基础设施、公用事业和科学技术研究等领域国有比重很高,美国邮政部门的全部和电力、铁路运输部门的25%是国有的。由于国有企业自身的一些缺陷及其在整个国民经济体系中地位的变化,国有企业在西方发达国家也经历着一个不断变革的过程。世界银行经济学家马姆德•阿尤布等在分析了国有企业二元化目标及其矛盾这一因素后,认为国有企业的经营活动存在四个方面的体制障碍,一是缺乏一个健全的竞争环境,二是财务自主权和财务责任制不完善,三是管理自主权和管理责任制不完善,四是管理人员的管理技能和管理士气不佳。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国有企业的变革与私有化在西方国家成为一种浪潮。从1979年10月开始到80年代末,英国有27家大型国有企业全部或部分实行了非国有化,国有企业占英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从1979年的10.5%下降到80年代末的6.5%。从1986年11月开始到1988年3月希拉克下台,法国在短短14个月内对12国有集团的29家企业进行了非公有化改造。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对国有企业进行的改革,也是对国有企业进行私有化。把国有企业的资产转为私人所有或集体企业和股份公司等法人所有,是俄罗斯“休克疗法”的一项重要内容。
  中国的国有企业存在的问题和西方国家基本相同,但中国的国有企业改革却绝对不能效仿西方国家的私有化办法,也不能学俄罗斯的所谓“休克疗法”。 首先,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性质决定了中国的基本经济制度是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这一基本原则绝对不能改变。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所取得的成果,包括国有企业所取得的成果,都是全体人民共同奋斗取得的,走西方国家和俄罗斯那样的私有化道路是对广大人民权益的剥夺。其次,中国的传统思想观念不允许中国走国有企业私有化的道路。中国人有着深厚的国家主义思想和集体主义思想,共同富裕和“大同”的思想在中国根深蒂固,长达两千多年的以私有制为主体的封建社会更使中国人看清了私有制的固有弊端,大家齐心协力办好国有企业有着深厚的社会基础,将国有企业进行私有化,全体人民群众无法接受。第三,如果实行国有企业私有化,必然会产生国有资产的大量流失和私人、集体对公共资产的大量侵吞。西方发达国家的国有企业有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重不大,国家对其中的部分国有企业实施非公有化改造或私有化改造,可以有足够的社会资金接手,可以直接为国家筹得公共资金。中国的国有企业占据的比重比较大,目前,全国名义的国有企业资产(包括金融企业),总值达到数十万亿元,即使减去债务,净资产也在十万亿元以上。私营和其他经济成份再怎么发展,暂时也无法超越国有企业的整体实力,再加上腐败等其他因素,如果将国有企业私有化,必然会导致“蛇吞象”,导致一些个人和私营企业以很小的代价获得极大的社会公共财富。
  但是,中国的国有企业必须进行改革。国有企业怎么改?这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难题。这需要政治家、经济学家和全国人民一起想办法,需要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国有企业改革之路。十八大提出:“要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推行公有制多种实现形式,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完善各类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推动国有资本更多投向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不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国有企业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主要实现形式,它体现的是全民所有制的性质,如何以更加有效的方式实现对国有企业资产的管理和经营,如何使国有企业的全民所有更加直接、更加充分地体现出来并提高国有企业资产的运营效率,这是国有企业改革所要解决的根本性问题,解决了这个问题,也就解决了中国经济最大的难题之一。

上一篇:当前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难以消除的东… [2014-09-13]

下一篇:当前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私营企业的先… [2014-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