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文化教育>中国之梦

当前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 国际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和国外经济体的入侵

编辑:王沣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1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经济发展最基本的动力是互通有无,随着生产力水平的不断提高和交通、通信等的发展,世界各国、各地区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体现在经济方面,全球经济一体化表现得越来越明显。当生产力的发展对资源、技术和信息的依赖越来越严重的时候,当社会化大生产的规模越来越大的时候,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拥有发展本国经济所必需的全部资源、资金和技术,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生产自己所需要的一切产品,也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市场能够完全满足企业对市场的需要,因此各个国家和地区在经济方面必须更加紧密地进行交流、合作,必须更大程度地互相开放市场。近50年来新技术革命的发展,又把世界各国的交往推到了一个新阶段,地球上的空间距离“缩短了”,信息的“时间差”也趋于消失。这种局面不仅大大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条件,而且加快了经济生活的国际化,使世界变得空前开放了。开放的世界使世界各国原有的“一国经济”正在走向“世界经济”,从而形成了“全球相互依赖”的经济格局。全球经济一体化衍生出了许多经济合作方式,如:自由贸易区、关税同盟、共同市场和经济联盟等,催生出了许多国际经济组织,如:世界贸易组织(WTO)、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WBG)等。当前,由于信息技术的突飞猛进,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资源、劳动力、技术等分工合作生产的优势被充分利用,商品因为技术领先或成本低而生产的竞争力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被无限放大,各国、各地区、各企业都以强大的动力参加到全球经济一体化中。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范围将会越来越广、程度将会越来越深,全球经济一体化对各个国家、地区的经济、政治、文化的影响也将会越来越大。
  全球经济一体化对一个国家来说,就好比是全天候地打开了自家的大门,虽然门口有人看守,但在领进朋友的同时却也可能一不小心领进了小偷,更无法挡住趁机飞进的苍蝇和蚊子。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面对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大潮,中国的资源优势、劳动力优势、市场规模优势等都被充分地发挥出来,中国从这个大潮中获得了巨大的收益,但是,中国也在这个大潮中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这些代价的付出,有的是因为我们自身的体制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弊端被别人钻了空子,有的是因为我们缺乏国际经济和法律方面的知识,有的是因为我们对困难的估计不足、应对不足,还有的却是因为我们的盲目和愚蠢被别人利用,或者干脆是因为一些人内外勾结恶意“做空中国”。可以说,全球经济一体化给中国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无限空间,中国经济因此而取得的成就独一无二,但与之相对,中国因此付出的代价也是举世无双。
  大豆产业一步步被国外资本控制是中国在国际经济大环境下付出惨重代价的一个典型例子。大豆原产于中国,世界各国栽培的大豆都是直接或间接从中国传播出去的,1936年,中国的大豆产量占全世界的91%。东北一直盛产大豆,那首全中国人都会唱的歌曲《松花江上》,唱的是“我的家在东北上,那里有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然而,进入21世纪以后,中国的大豆产业却几乎完全被外资控制,东北种植大豆的农民被国外资本害惨,全中国人的“油瓶子”被国外资本掌握,中国的食用油,国外资本想涨几块就涨几块。由于粮食产业在我国的特殊战略地位,直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为满足国内油脂供给,我国逐渐放开大豆进口市场,国际资本业借机大举进入中国植物油压榨市场。近年来,以嘉吉、邦基、A D M 和路易达孚为代表的“A B C D”四大粮商及其他国际资本已经初步完成了对我国大豆产业的控制,并向产业的物流、精炼等核心节点延伸。在投资建厂方面,A D M、邦基、嘉吉、丰益国际等跨国粮商在全国近百家大型油脂企业中的60多家企业持有股份,几乎控制了国内占60%以上的大豆压榨能力。目前的情况是,中国的大豆生产几近消亡,大豆几乎将完全依赖进口,我国的大豆供应及饲料工业、畜禽、水产养殖业的发展将面临全面威胁,中国食品营养所需植物蛋白和动物蛋白来源基本受制于人,中国的食品安全受到严重威胁。
  如果说,中国的大豆产业是中了国际资本的暗设的圈套,那么,中国金融业近些年来所走过的路则完全是自己作践自己。曾经,在中国人的眼里,欧美的银行是在天上,自己家的银行是在地下,于是,当银行业进行股份制改革时,中国的银行总想找个欧美的银行作为所谓的“战略合作伙伴”。中国的银行很期待和那些传说中的欧美金融巨头合作,在一些人的眼里,不找几个欧美的“战略合作伙伴”,仿佛是进入了21世纪却没有一件像样的西服一样。于是,在前些年,我们的那些银行的高管们坐着飞机满世界去搞“路演”,他们穿着名贵的西装,住着豪华的酒店,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吸引了欧美那些著名金融企业。据网上资料,中国100多家银行先后完成了由外资参股控股的任务,在这场竞相贱卖银行股的大跃进运动中,中华民族的资源和财富如长江大河般流向国外,形成了亘古未有的财富浩劫。2008年,当全球金融危机开始蔓延的时候,中国的银行救了几乎所有的“战略合作伙伴”,那些“战略合作伙伴”们纷纷减持手中的中资银行股份以套取现金,套现行为救了外国伙伴,却害了中国的广大投资者。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大背景下,一些“金融大鳄”制造了一起又一起金融阴谋,他们在国际市场上翻云覆雨,制造谣言、操纵汇率、操纵股市、炒作期货、制造石油价格和黄金价格的“过山车游戏”,从中捞取了惊人的财富。索罗斯是匈牙利出生的美国籍犹太裔商人,是著名的货币投机家和股票投资者。对于他那样的犹太人,莎士比亚用笔把它写成了刻毒、贪婪的魔鬼夏洛克。1997年,索罗斯及其他套利基金经理大量抛售泰铢,使得泰国汇率市场波涛汹涌、动荡不安,泰铢一路下滑,泰国政府动用了3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和150亿美元的国际贷款企图力挽狂澜。很快,索罗斯飓风很快扫荡到了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缅甸、马来西亚等国家。印尼盾、菲律宾比索、缅元、马来西亚林吉特纷纷大幅贬值,导致工厂倒闭,银行破产,物价上涨等一片惨不忍睹的景象。这场扫荡东南亚的索罗斯飓风一举刮去了百亿美元之巨的财富,使这些国家几十年的经济增长化为灰烬。所有的亚洲人都记住了那个恐怖的日子,记住了那个可怕的人,人们开始叫他“金融大鳄”!石油的价格一会儿高、一会儿低,这很正常,但2008年的油价却玩得让人一点都摸不着头脑。短短几个月时间,油价从60多美元疯涨到147美元,然后再坐上滑雪板很快滑到30多美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谁也看不清楚。但我们知道,中国的航空公司为这个游戏交了300多亿元!石油是工业的血液,石油价格“过山车”式的表现让全球经济一会儿血压高到180,一会儿低到80。2008年,煤炭、钢铁和化肥等的价格也玩起了“过山车”,先是拼命地涨,然后是疯狂地跌,钢铁和化肥价格的”过山车”游戏比较简单,那就是几个全球垄断的铁矿石和肥料原料供应商在随心所欲地按“过山车”的按钮! 

上一篇:当前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城乡差距和“… [2014-09-13]

下一篇:当前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从“人口红利… [2014-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