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文化教育>中国之梦

当前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从“人口红利”到“人口危机”

编辑:王沣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1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实行了计划生育政策,人口生育水平不断下降,全国少生4亿多人。我国“13亿人口日”和世界“60亿人口日”的到来都推迟了4年,这减轻了人口增长过快的压力。然而,另一方面,随着生育率的下降,我国人口老龄化、人口质量、人口结构等问题日渐显著。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2010年11月1日零时为标准时点我国大陆总人口为13.4亿,与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相比,十年增加7390万人,年均增长0.57%,比1990年到2000年的平均增长率下降0.5个百分点。平均每个家庭户的人口为3.10人,比2000年人口普查的3.44人减少0.34人。普查显示,我国男性人口占51.27%,女性人口占48.73%。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例118.06(以女婴为100)。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说,近十年来,我国人口出生率大概是12‰多一点,死亡率是7‰左右,人口自然增长率为5‰稍微多一点。在这样的“低、低、低”的模式下,中国人口总量的增长速度放缓,老龄人口比重增加,少儿的比重在缩小。 
  由于少生4亿人,我国目前还在享受着计划生育带来的“人口红利”,但随着社会的“老龄化”趋势越来越明显,我国正面临着严重的“人口负债”甚至是“人口危机”。根据预测,随着我国总人口在2033年达到14.29亿之前继续增加,抚养比将进一步下降,从2000年的42.6%下降到2015年的39.4%,下降3.2个百分点,带来经济增长率上升0.4%。这个阶段大约持续到2015年前后。此后,随着人口老年化速度上升,人口转变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将由“人口红利”阶段转为“人口负债”阶段,人口老龄化加速将给中国经济长期增长带来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因此,2015年前后是中国“人口红利”阶段的转折点。“人口红利”是指总人口结构“中间大、两头小”,使得劳动力供给充足,而且社会负担相对较轻,带来劳动力、储蓄的增加等,从而对社会经济发展有利。随着出生率的下降,中国享受了20多年的“人口红利”即将枯竭。“人口红利”一旦枯竭,可能就会转变成一次“人口危机”。
  “人口危机”首先受到冲击的是经济。“人口红利”消失,劳动力减少,供养负担增加,势必影响经济发展。近年来,沿海地区出现“民工荒”,也透露出劳动力过剩时代即将结束的信号。“人口红利”枯竭,一个明显的特点是,老年人口比例加大。2010年,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13.26%,比2000年上升2.93个百分点,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占8.87%,上升1.91个百分点。按照老龄化评判标准,我国已成为人口老龄化国家。发达国家在进入老龄化社会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基本上在5000美元至1万美元,目前平均达到2万美元左右,而我国在进入老龄化社会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尚不足1000美元。我国目前的人口结构是典型的“未富先老”,这给养老带来巨大挑战。2013年,全国养老保险金支付紧张,就引起了全社会的普遍担忧,另外,我国的农民和农民工目前还没有被纳入到养老保险体制之内,对他们的养老问题政府暂时还无能为力。老龄化还导致城乡“空巢”老人逐渐增多,“空巢”老人无人照料,出事无人知晓,已经影响到了老人们老有所养、老有所归。
  “人口危机”不仅仅表现为“老龄化”,还表现为劳动力短缺和社会关系的巨大变化,表现为严重社会问题的增多。近些年来,因为大量农民工进城、职业技术学校分流的学生增多,我国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很快,需要以大量劳动力来维持发展的企业迅速增加。最近几年,壮年劳动力增速放缓甚至开始下降,而社会对劳动力的需要却仍在增加,这就造成了持续的用工荒和招工难。与招工难相对应,2011年毕业的630万大学生却面临就业难的问题,因为大学生不是劳动密集型企业需要的人,大学生也很少有人愿意成为廉价劳动力。在社会关系方面,因为独生子女政策,现在的多数孩子都没有兄弟姐妹,将来不会有姑舅表亲,这样从小没有手足之情的孩子容易形成人格缺陷、心理残疾,对构建和谐社会威胁极大。因为各种天灾人祸,“只生一个”的计划生育政策还使我国出现越来越多的“失独家庭”,“失独家庭”承受的是常人根本难以想象的痛苦,他们的养老等也成为一个非常严峻的现实问题。计划生育只生一胎,执行得最好的是那些文化水平相对比较高的、有固定单位的、可以教育好孩子的人,而那些文化水平相对比较低的、无法对孩子进行良好教育的人,因为没有开除公职等严格政策的限制,却经常可能生两个、三个,这也导致了人口整体素质在某种程度上的下降。
  要保持社会持续、稳定、快速、健康发展的势头,就必须正视“人口红利”潜伏的“人口危机”,找到弥补的办法。面对剩余劳动力短缺,急需把经济增长转到提高劳动生产率上来;面对养老保障,需要建立完善的养老保障机制,确保老有所养,老有所归;面对人口出生性别失衡的问题,需要采取更为严格的措施,防止人为扼杀女婴或女胎现象。人口政策也需要紧跟时代发展,致力于化解“人口危机”。以老龄化现象为代表的人口难题已经引起官员和学者们的关注,他们努力想找出应对之道,但发现没有简便易行的解决途径,人口专家认为所有的解决办法都是“补了东墙,漏了西墙”。中国人的退休年龄在50岁到60岁之间。推迟退休年龄是解决因老龄化对养老金体系造成压力的手段之一,但此举不但会使年轻人更难找到工作,也会引起一部分年届退休年龄的老人不满。解除限制内部人口自由流动的户口政策容易引起人口大规模迁移,而放弃独生子女政策提高人口生育率则将使我国面对更加严重的人口过度增长危机。
  中国的计划生育最初是由马寅初先生提出来的,但马寅初的“新人口论”根本不是“只生一个”,计划生育不是只计划到一个。在第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浙江小组的分会上说到计划生育问题,他的中心意思是说,“中国人口太多,增长得太快”(不是多,不是快,是“太多”、“太快”),所以,影响到中国的建设, “一对夫妇生两三个小孩,最好生两个小孩”。 马寅初的话登在了1957年7月5日的《人民日报》上,他的发言被起了个题目叫《新人口论》,这个核心主张是正确的,但遭到了批判。当时的苏联因为地方大、人口少、妇女不愿意多生,加上战争的影响,人口减员非常厉害,苏联为了鼓励多生,就对“英雄母亲”进行表彰。当时的中国“一边倒”地学习苏联,就对马寅初进行批判。1964年,周恩来总理成立计划生育办公室,当时控制人口的理由并不是因为人多,而是妇女解放。1970年代初,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国政府经过了调研,定了一个基调叫“一个不少,两个正好,三个多了”。“两个正好”就是基调,实际上就是1975年7月5日马寅初那篇《新人口论》的核心主张,就是一对夫妇生两三个,最好生两个,很多人认为这是治国良策。后来,错批了一个马寅初,最后造成多生了好几亿人。1980年,计划生育成为一项基本国策,我国实行独生子女政策。
  有人口问题专家说,我国面临的情况与西方不同。西方社会在进入工业革命之前,人口状况一直处于高出生高死亡,通过自然消解达到人口平衡,进入工业革命后期,随着医学越来越发达,高出生低死亡高增长的趋势开始出现,但与此同时,西方人的生育观念也发生了同步变化,一方面对单纯劳动力的需求下降,另一方面在子女的教育投入上越来越多,社会逐渐形成了抑制生育的意识。前几十年,我国人口死亡率下降,但生育率并没有下降,由于中国的人口上升与生育意识没有发生同步变化,所以政府不得不采取外在的政策加以控制。实际上,进入到21世纪以后,一方面,在我国,人们的生育观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多子多福”的传统思想已经逐渐淡去;另一方面,生活成本的加大使得很多人根本不愿意多生,甚至连二胎都不意愿生。

上一篇:当前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 国际经济大环… [2014-09-13]

下一篇:小康之梦的实现:健康平衡发展的国民经济 [2014-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