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文化教育>中国之梦

小康之梦的实现:全体人民生活水平的富足安康

编辑:王沣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1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2.全体人民生活水平的富足安康  

  小康之梦的根本是人民生活的富足安康,国家强大最终还是为了人民生活的稳定。人民生活水平是指居民在物质产品和劳务的消费过程中,对满足人们生存、发展和享受需要方面所达到的程度。人民生活水平包含一系列满足居民物质生活需要和精神生活需要的内容,一般用指标体系来测定。1978年,联合国修订的《社会和人口统计体系》(SSDS)文件专辑提出了测定生活水平的12类指标:⑴出生率、死亡率及其他人口学特征;⑵医疗卫生条件;⑶食品消费;⑷居住条件;⑸教育和文化;⑹劳动条件和就业率;⑺居民的收入和支出;⑻生活费用和消费价格;⑼运输工具;⑽休息的安排;⑾社会保障;⑿人的自由。每一类中又规定了若干局部性指标。对生活水平的测定也有主要使用某一单项指标的,如:人均国民收入指标,实际收入水平指标,实际消费水平指标,人均寿命指标,恩格尔系数(见社会统计学派),人均卡路里或蛋白质摄取量指标等。在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居民生活水平时,还有两个国际上通行的标准,恩格尔系数和基尼系数。
  按照联合国《社会和人口统计体系》的12类指标,在人口出生率、死亡率及其他人口学特征方面,我国的大部分指标都很快向好的方向发展并且有很大的提升潜力。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详细汇总资料计算,2010年我国人口平均预期寿命达到74.83岁,比10年前提高了3.43岁。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以及医疗卫生保障体系的逐步完善,我国人口平均预期寿命继续延长,婴儿死亡率进一步下降。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2010年世界人口的平均预期寿命为69.6岁,其中高收入国家及地区为79.8岁,中等收入国家及地区为69.1岁。我国人口平均预期寿命比高收入国家及地区平均水平低5岁左右,但明显高于中等收入国家及地区,也大大高于世界平均水平。我国人口平均预期寿命的提高,是各年龄死亡率水平下降综合作用的结果,而婴儿死亡率的下降起着尤为重要的作用。
  根据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发布的《2012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2012年末,全国每千人口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数为4.24张,每千人口执业(助理)医师为1.94人,每千人口注册护士1.85人。2012年,卫生总费用占GDP百分比为5.15%,人均卫生费用2135元。这些数字的背后是医疗卫生事业的迅猛发展,但由于我国是一个面积广阔的巨大的发展中国家,各地的发展水平很不平衡。在中、西部的一些地区,虽然基本的生活可以得到保证,但当地的医疗条件却和东部地区有着比较大的差距,在一些贫困地区,生病是令当地人最害怕的问题之一:许多人生病了却没钱去看病,即使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但当地的医疗设施简陋、医生水平不高等问题也使得他们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另外,在一些地方,地方病的防治问题到现在还没有解决。
  为彻底改善人民群众的基本医疗条件,解决看病难的问题,我国在2000年左右基本建立起城镇职工医疗保障体系;2003年开始新的农村合作医疗运作(简称“新农合”),到2007年底,“新农合”已基本覆盖80%的农村居民;2006年出台社区卫生服务具体指导意见和配套文件。2003年的“非典”直接警示着我国严重落后的公共卫生体系,之后,国家通过发行国债等方式筹集资金大力完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医疗应急救治体系、疫情监测网络和重大疾病防治等。尽管国家在卫生保障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然而,直到2007年,在我国的13亿人口中,只有2亿城镇居民有医疗保险,加上1.7亿农村地区的新型合作医疗保险,总共只有3.7亿人口能享受医疗保险,尚有近10亿人口没有医疗保障。正是因为没有达到全民医保,所以才让老百姓直接感觉到看病贵、看病难。在美国,看病同样也很贵,但美国人都有医疗保险,所以他们就不觉得看病贵了。因此,要想让老百姓看得起病必须建立健全完整的医疗保险体系。
  从保证人民健康发展的长远需要来看,医疗卫生体制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是:着眼于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卫生保健服务和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缩小城乡间、地区间、不同收入群体间医疗卫生服务差距,使城乡居民公平享受到安全、有效、方便、价廉的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卫生部部长陈竺2012年撰文提出了全民健康十二年的“三步走”规划,即到2010年,初步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卫生保健制度框架,使我国进入实施全民基本卫生保健的国家行列;到2015年,使我国医疗卫生服务和保健水平进入发展中国家的前列;到2020年,保持我国在发展中国家前列的地位,东部地区的城乡和中西部的部分城乡接近或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
  2012年8月5日,北京大学发布《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2》。调查显示,2011年,全国家庭现住房完全自有率为84.7%,全国家庭的平均住房面积为116.4平方米,人均住房面积为36.0平方米。对此调查结果,一些人表示怀疑。2013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说,2012年底,城镇和农村人均住房面积32.9平方米、37.1平方米。的确,近些年来,我国城乡居民的居住条件有了非常大的变化。在城市,除过少数贫困家庭还住在棚户区或者一家几代人挤在一套小房子以外,大多数居民都已经告别了20世纪七80年代甚至六70年代的老房子,家境稍微好一些的年轻人结婚时都会有自己的新房。在农村,20世纪80年代初,农民自己盖的小二楼刚刚兴起,到21世纪,在条件稍微好一些的农村,大多数农民都已经住上了小二楼,只是在一些偏远和贫困地区,还有群众住极其简陋的土坯房。
  安居乐业是民生之本,实现居者有其屋是小康之梦的一项基本内容。杜甫在《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一诗中写道:“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这是杜甫的呐喊,也是从古到今所有仁人志士的梦想。在国家和社会稳定的基础上发展经济,最直接的就是让人民群众吃好、住好、穿好,有大房子、有好房子,才能算是有幸福的生活。近几年,面对日益上涨的房价和建筑成本,很多城乡居民都觉得买房成为了一个沉重的负担,买房、换房、建房的压力使得很多人不得不降低生活质量以存钱买房或还按揭贷款。为此,我们要坚持住房市场化改革取向,辅之以完善的保障房体系,让年轻人在工作地就近有房住,让绝大多数青壮年人口通过努力能够买得起住房,并鼓励人民群众持续改善居住条件和居住环境。在中国,不可能每家都有一个单独的院子再加一个花园(即使在美国也不可能达到),但每一个家庭都应该有一个适宜于生活和学习的相对比较宽敞的房子,而且,这样的房子不应该以过分降低生活标准为代价。
  在教育和文化方面,我国已经普及了九年制义务教育,大学的招生规模逐年扩大,对初中和高中毕业以后尚不能走上社会的青少年,国家也实行相关配套政策保证他们可以得到补助免费上各类职业技术学校。应该说,国民的受教育条件仅在近十几年的改变就已经是翻天覆地的,但与发达国家相比,教育还处在起步爬坡阶段。我国的教育和文化资源分配还有待于进一步完善,教育的强制性还需要进一步加强,教育的公益性还没有完全体现出来。实现小康之梦,就是要坚持教育优先发展战略,将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提高到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延长义务教育年限,实施免费职业教育,提高高等教育毛入学率,逐步做到愿意读书的人都有学上,没有人因为学费问题而被拒于校门之外。应该使所有18岁以下的青少年全部强制性接受基础教育或职业技能教育,使18到22岁青年的绝大部分都可以不用花费太多金钱就可以进入大学深造,即使是孤儿,应该也可以凭借政府和社会的救助而进入到大学深造。
  在运输工具方面,几十年前,很多中国人的梦想是有一辆自行车,进入到21世纪以后,拥有一辆或几辆私家汽车成为了多数中国人的梦想,而且,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已经有无数家庭实现了拥有汽车的梦想,可以预见,中国的私家汽车还会迅速增加。2012年1月,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和奔驰公司联合发布《中国汽车社会发展报告》首份年度报告称,近10年,中国汽车业呈现狂飙式发展,且每百户家庭汽车拥有量达到20辆,符合世界公认的“汽车社会”门槛。中国汽车销量从2001年占全球4.3%,到2010年攀升至23.5%,成为汽车第一产销大国。但是,从中国的实际情况来看,实现小康之梦不一定非得要每人或者每家一辆汽车,中国需要大力发展公共交通。汽车只是一个满足人们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去的交通运输工具,只是一个代步工具,如果公共交通工具和私家车一样舒适、便捷,人们完全没有必要去买私家汽车或者只需要在休闲时开私家汽车。如果中国平均每百户家庭拥有汽车超过60辆,现在路上的汽车增加三倍,不仅交通拥堵问题会变得更加严重,而且能源需求和大气污染也会急剧增加。为了满足汽车上路的需要,我国将不得不占用大量农田修建扩建公路,将不得不面临能源的危机和环境的继续恶化。2012年国庆节,我国第一次实行小型汽车节假日全免费通行,全国多地的高速公路均出现了车满为患的现象,人们为了省几百块钱的过路费而挤上高速公路,如果公共交通能够尽可能地满足人们的出行需求,应该不会出现那样的现象。
  在休息的安排方面,20世纪90年代之前,人们每天工作6天,后来改为“大小礼拜”,现在,每周5天法定工作日和40小时的工作时间让人们有了更加充分的休息时间,带薪休假制度的逐步推行更使得人们有了充分的时间去旅游、度假、和远方的家人团聚。随着劳动生产率的逐步提高和物质产品的越来越丰富,我国劳动者的工作时间完全可以在将来达到每周工作4天32小时,人们完全可以有更多的时候去追求旅游、度假、学习、运动等丰富的精神生活。在20世纪八、90年代,在一些世界著名的旅游景点,很难看到中国人的身影,进入到21世纪以后,几乎世界上任何一个著名景点都能看到成群的中国人。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普通中国人去国外旅游甚至长时间度假的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普遍,“天下”和“世界”对中国人来说,将不再是一个非常抽象的概念,而是可以在脑海中一一闪过的景点和国家。体育运动是一种高质量、高层次的休息,普通的中国人在运动方面做得还很不够,将来,运动应该成为每一个中国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恩格尔系数(Engel's Coefficient)是食品支出总额占个人消费支出总额的比重。19世纪德国统计学家恩格尔根据统计资料,对消费结构的变化得出一个规律:一个家庭收入越少,家庭收入中(或总支出中)用来购买食物的支出所占的比例就越大,随着家庭收入的增加,家庭收入中(或总支出中)用来购买食物的支出比例则会下降。推而广之,一个国家越穷,每个国民的平均收入中(或平均支出中)用于购买食物的支出所占比例就越大。联合国根据恩格尔系数的大小,对世界各国的生活水平有一个划分标准,即一个国家平均家庭恩格尔系数大于60%为贫穷;50%-60%为温饱;40%-50%为小康;30%-40%属于相对富裕;20%-30%为富足;20%以下为极其富裕。按此划分标准,20世纪90年代,恩格尔系数在20%以下的只有美国,达到16%;欧洲、日本、加拿大,一般在20-30%之间,是富裕状态。东欧国家,一般在30-40%之间,相对富裕,剩下的发展中国家,基本上分布在小康水平。1978年,中国农村家庭的恩格尔系数约68%,城镇家庭约59%,平均计算超过60%。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和人们整体收入水平的提高,中国农村家庭、城镇家庭的恩格尔系数都不断下降。到2010年,中国农村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已经下降到41.1%,城镇居民家庭约35.7%。按照这个系数,我国居民生活水平应该属于相对富裕,但这样的“相对富裕”应该远远不是中国人的小康之梦。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资料,2012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4565元,“首富”上海为40188元,最后一名的青海仅17566元。按全国平均水平来算,人均每月可支配收入为2047元,以2012年的物价水平,在城镇维持基本的生存,食物的支出基本占去将近一半。喜欢吃面的北方人在食物方面要比喜欢吃米饭的南方人更省一些,即使这样,许多收入比较低的北方人在日常生活中也不得不精打细算。在北方的大部分城镇,一大碗面基本上都在8元左右,如果一个成年人每天都在外面吃饭,而且只吃3碗面,其他的食物和饮料都不能买,每月就得花掉720元,这是最基本的生存。如果想把面换成饺子,或者再要一瓶啤酒,在外面口渴的时候偶尔喝一瓶水或饮料,每月用于食物的开支很容易就超过可支配收入的一半。2012年,全国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7917元,最高的上海达到17401元,最低的几个省区中,甘肃4495元,青海、云南、贵州、西藏、陕西都不超过6000元。农村居民的纯收入平均到每月,可支配的收入为660元,这个收入如果拿到城市里,根本无法生存,好在大多数农民在食物方面主要还是自给自足,而且农村的水和燃料基本不需要计入成本。
  在真正的小康之梦实现的时候,中国家庭的恩格尔系数应该在30%以下(需要真实的数据),以2012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来计算,每月最少应该在3000元以上,也就是说达到全国前三名上海、北京和浙江的水平。如果中国家庭的恩格尔系数达到20%以下,以2012年的物价水平,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每月应该达到5000元,这个水平,目前全国还没有哪个省市能够达到;如果恩格尔系数在20%以下,农村居民的人均纯收入应该达到20000元以上,这个水平,目前全国只有广东东莞市、江苏苏州市和广东中山市能够达到。用中国的老百姓的话来说,在吃喝的问题上有几个层次,最低是“吃不饱”,再好一些是“吃饱”,然后是“吃好”,最高的层次是“想吃啥吃啥、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恩格尔系数在30-40%之间还只是吃饱,在20-30%之间可以吃好,只有达到20%以下时,才能想吃啥吃啥、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我国现在已经基本上解决了13亿多人口的吃饭问题,绝大多数的人民群众都可以达到“吃饱”,相当一部分地区和相当一部分人可以达到“吃好”,经过若干年的发展,当“吃饱”的这部分人全部变为可以“吃好”,“吃好”的这部分人可以变为“想吃啥吃啥、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中国人千百年的小康之梦就基本实现了。
  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是意大利经济学家基尼(Corrado Gini,1884-1965)于1922年提出的,它定量测定收入分配差异程度。其值在0和1之间。越接近0就表明收入分配越是趋向平等,反之,收入分配越是趋向不平等。使基尼系数在一个比较合理的区间保持相对稳定,这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也是一个政治问题。中国人的小康之梦不仅是个人生活达到小康之家,而且是整个社会达到小康社会,小康之梦中包含着人人安居乐业的大同之梦。中国人民坚定地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就是因为相信社会主义可以实现中国人千百年来的小康之梦和大同之梦。因为生产力发展的历史欠账问题,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只能选择“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道路,但这条路只能是特殊时期、特殊条件下的选择,当经济和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必须强调共同富裕和社会公平。贫富差距、城乡差距、东西部差距,这些差距的扩大都会造成基尼系数的扩大,会造成社会矛盾的加剧,这和我们的目标是背道而驰的。并不是说基尼系数越小越好,完全平等的社会反倒不利于生产力的发展,即使是在理想的社会主义条件下,因为个体的差异性,人们的收入水平也会有比较大的差异,基尼系数也会达到0.1到0.2。在中国的GDP不断增长的同时,基尼系数如果能够下降到0.3到0.4之间,那说明贫富差距、城乡差距、东西部差距等到了一个社会可以承受的比较合理的区间,经济和社会都可以健康地发展。
 

上一篇:小康之梦的实现:健康平衡发展的国民经济 [2014-09-16]

下一篇:小康之梦的实现:完善而强大的社会保障体系 [2014-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