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文化教育>中国之梦

小康之梦的实现:完善而强大的社会保障体系

编辑:王沣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1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3。完善而强大的社会保障体系  

  社会保障是保障人民生活、调节社会分配的一项基本制度。社会保障制度是在政府的管理之下,以国家为主体,依据一定的法律和规定,通过国民收入的再分配,以社会保障基金为依托,对公民在暂时或者永久性失去劳动能力以及由于各种原因生活发生困难时给予物质帮助,用以保障居民的最基本的生活需要。社会保障制度的基本特征是公平性、普遍性、法制性和互济性。建立健全与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社会保障体制,是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必然要求,是社会主义本质的必然要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应该以完善而强大的社会保障体制保障全社会成员的有质量、有尊严的基本生存与生活需求,特别是保障公民在年老、疾病、伤残、失业、生育、亲人死亡、遭遇灾害、面临生活困难时能够得到最基本的社会救助。社会保障体系包括社会保险、社会福利、优抚安置、社会救助和住房保障等。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到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宏伟目标,要实现“社会保障全民覆盖,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住房保障体系基本形成,社会和谐稳定。”要坚持全覆盖、保基本、多层次、可持续的方针,以增强公平性、适应流动性、保证可持续性为重点,全面建成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和完善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社会保险制度,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制度,逐步做实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实现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建立兼顾各类人员的社会保障待遇确定机制和正常调整机制。扩大社会保障基金筹资渠道,建立社会保险基金投资运营制度,确保基金安全和保值增值。完善社会救助体系,健全社会福利制度,支持发展慈善事业,做好优抚安置工作。建立市场配置和政府保障相结合的住房制度,加强保障性住房建设和管理,满足困难家庭基本需求。坚持男女平等,保障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大力发展老龄服务事业和产业。健全残疾人社会保障和服务体系,切实保障残疾人权益。健全社会保障经办管理体制,建立更加便民快捷的服务体系。
  社会保险是我国必不可少的一项制度,在新的时期,我国必须继续实施社会保险制度,并且优化和发展社会保险制度,以保证社会的稳定,为构建和谐社会打好基础和贡献一份力量。人有着不同的需求,比如生活需求、享受需求、发展需求、表现需求等等。其中,生活需求是一个人最基本的需求,是保障的基础。因此,社会保险应该保障人们的最基本的生活需求,满足人们最基本的生活需要。另一方面,社会保险还应该遵循平等的原则,即保障人人都有享受社会保险的权利,人人都受社会保险的恩惠。在生育、工伤、失业、医疗、养老保险等方面,要体现人人平等的原则,使这些保险项目覆盖所有的符合条件的公民。但是,我国目前的社会保险制度还很不完善,比如城镇居民养老保险的三个层次差别就非常大,农村居民养老保险几乎只具有象征意义。国家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不用自己缴纳养老保险,但退休以后的养老金比较高;企业和个人共同负担的养老保险从个人投入来看,也比较划算;由职工或其他社会人员自己的缴纳的养老保险,却越来越成为缴纳的一项沉重的负担,而且有时根本不划算。目前,居民个人每年缴纳的养老保险最高已经达到将近8000元,对很多下岗失业和再就业人员来说,每月仅用于缴纳养老保险的费用就占到了收入的1/3左右。在连续缴纳15年之后,从60岁开始领退休金,一方面,退休金的数额要比公务员和企业退休人员低很多,甚至养老金的水平不如把钱存到银行。另一方面,目前中国的人均预期寿命为73.5岁,大多数人连15年的退休金都不可能领全。2013年,据说鉴于养老保险资金的巨大缺口,人社部表示将延长企业职工退休和领养老金年龄,这就意味着职工将多交、少领养老保险费。从长远来讲,养老保险应该做到全社会统一,不论是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不论是国家公务员,还是下岗工人,人与人的区别应该是在参加工作时,一旦退休,就是社会人,是平等的国家公民,是平等的老人和退休者,退休金不应该分三六九等而且差别那么大。
  在医疗保险方面,我国目前已经基本形成了由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和城乡医疗救助组成的基本医疗保障体系,分别面向城镇就业人口、城镇非就业人口、农村人口和城乡困难人群。在20世纪,我国农村居民没有医疗保障体系,城镇职工虽然有公费医疗,但一方面公费医疗覆盖的人群范围非常小,另一方面医疗费的报销一直是一个老大难问题。短短十几年时间,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等的推行极大地缓解了城乡群众的看病难问题,凡是参加了保险的城乡居民在住院时都切身感受到了医疗保障的好处。目前,我国的基本医疗保障体系存在的问题,一是人口覆盖面不够,二是层次太多,三是享受的保障差别太大。
  从理论上来讲,人的生命是平等的,在健康和生命保障问题上,人不应该分那么多的层次,社会主义国家应该保证每一位公民的生命和健康。在社会保障体系建立的初期,不可能一步到位做到医疗保障人人平等,但从长远目标来看,建立城乡一体的、人人的健康和生命都能得到平等保障的社会保障体系应该是我们的目标。为此,2009年3月1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关于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强调“探索建立城乡一体化的基本医疗保障管理制度,并逐步整合基本医疗保障经办管理资源”。令人欣喜的是,在一些地方,已经开始了城乡一体化医疗保障的探索。从2009年3月1日起,陕西省神木县的“全民免费医疗”制度开始实施。根据《神木县全民免费医疗实施办法(试行)》的规定,凡具有神木籍户口并参加了城乡居民合作医疗和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全县干部职工和城乡居民,在定点医疗机构进行医疗的,实行门诊医疗卡和住院报销制。乡镇医院住院报销起付线为每人次200元,县级医院为每人次400元,县境外医院为每人次3000元,起付线以下(含起付线)的住院医疗费用由患者自付,起付线以上部分,在每人每年累计报销费用不超过30万元的情况下予以全额报销。此外,神木还把安装人工器官、器官移植等特殊检查费、治疗费和材料费也列入报销范围。神木的“全民免费医疗”经媒体报道后,立即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且褒贬不一。在“全民免费医疗”制度实施头两个月,病人数量猛增,个别医院床位紧张,“全民免费医疗”的可持续性受到质疑。然而,自2009年以来,神木县的“全民免费医疗”年支出基本都稳定在2亿元左右,“全民免费医疗”并没有成为一个“无底洞”。
  2013年2月份,有媒体报道说,我国当年将全面推行先看病后付费的医疗制度。消息一经传出立即引起网友的热议。据调查有90.9%的网友认为“先看病后付费”制度是巨大的利好消息,非常期待,但是卫生部随后对媒体的报道做出了一些补充和更正,说2013年只是倡导在有条件的地区开展试点,还不具备全面推行的条件。尽管网友得知这是一场“误会”,仍然坚持认为这是蛇年的“最美误读”,热议一直延续到“两会”期间。
  在生育保险方面,自20世纪80年代起,我国对独生子女家庭每月补助5元。30多年来,这一补助从未涨过。为此,2013年,独生子女补助成为“两会”热点话题。20世纪80年代初,5元的奖励还能够占到工资的10%左右,到21世纪,5元钱只能占到社会平均工资的1‰多一点,30年前对一个家庭来说,5元钱非常重要,但是在21世纪只能买一斤鸡蛋。除了每月5元补助之外,全国各省市还采取了退休一次性奖励政策,北京的奖励数额为1000元,这1000元的奖励对很多人来说,也只是一点象征意义。独生子女费30年不涨说明我国的一些保险制度与社会严重脱节,说明社会保险制度必须进行大的改革。
  社会保险制度要想真正起到保障人民生活、调节社会分配的作用,就必须扩大社会保险覆盖范围并加大国家的财政支持力度。健全社会保险制度,就要扩大社会保险覆盖的范围,使社会保险不仅覆盖城镇的各类职工,而且覆盖农村绝大多数的农民,提高农村的社会保障水平,推进农村社会保险事业的发展。优化和发展社会保险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目前,我国的经济发展取得了可喜的成绩,综合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国应该加大对社会保险等的投入力度。社会保险需要大笔的资金投入,为了减轻企业和国家的负担,我国应该借鉴其他国家在社会保险方面的一些先进经验,开征社会保障税,使得税收成为社会保险资金的主要来源,减轻国家和企业的资金压力。
  社会福利是一个多元、模糊而又复杂的概念,社会福利的产品、对象、功能或目标等属性往往不确定、不清晰,并且经常处于变化之中。我国的社会福利制度是指政府出资为那些生活困难的老人、孤儿和残疾人等特殊困难群体提供生活保障而建立的制度。国家先后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和《农村五保供养工作条例》等法律法规。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对城市孤寡老人、符合供养条件的残疾人和孤儿实行集中供养,对农村孤寡老人、符合供养条件的残疾人和孤儿实行集中供养与分散供养相结合;集中供养一般通过举办社会福利院、敬老院、疗养院、儿童福利院等福利机构进行;对于残疾人,通过政府的优惠政策来兴办多种形式的社会福利企业,帮助适合参加劳动的残疾人获得就业机会。据民政部网站发布的《2012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到2012年底,全国社会服务事业费支出3683亿元,占国家财政支出比重为3%。中央财政共向各地转移支付社会服务事业费为1794亿元,全国共有各类养老服务机构44304个,拥有床位416万张,年末收养老年人293万人。全国共有儿童收养救助服务机构724个,拥有床位8.7万张,年末收养各类人员5.4万人。尽管国家在救助弱势社会群体的福利方面花费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但社会上依然有各种各样的无依无靠的人,他们的不幸时刻让人揪心。
  2011年1月4日,重庆日报报道:一次意外的摔伤,爸爸高位截瘫,妈妈离婚改嫁,当时年仅6岁的安徽女孩黄凤独自撑起一个家,8年如一日照顾着瘫痪的爸爸和年迈的奶奶。为了给父亲治病,2008年5月黄凤用安了轮子的铁板床推着父亲,与奶奶一起踏上了赴上海求医的旅程。在好心司机的帮助下,祖孙三人到达上海,黄凤推着板车在上海边乞讨边求诊,但在吃尽苦头后未能实现治病的愿望。如今,黄凤已经回到老家安徽五河县申集镇读初一。为了更好地照顾爸爸和奶奶,黄凤在镇政府的帮助下在学校对面租住了两间民房,开始了带着爸爸和奶奶上学的生活。
  2013年2月4日,四川新闻网报道:成都市建设路54号一栋老居民楼里,75岁的刘景惠婆婆独自照顾着98岁的母亲张婆婆。2012年3月,张婆婆突发脑溢血,随后就一直瘫痪在床。刘景惠婆婆没有儿女,姐姐2003年过世,有个侄儿却不在成都,基本上只能每周来替换姨妈照顾外婆一两天。社区、街道、街坊邻居和原来的老同事、老朋友,都知道刘景惠是“孝心婆婆”,向他们家伸出了援手,逢年过节,她所在的新兴社区干部都会给她送来米、油等东西。
  2013年7月,中央电视台报道,安徽亳州一位98岁的母亲许张氏独自照料着, 60岁的瘫痪儿子,许张氏照顾儿子已经19年。电视画面上,在简陋的屋子里,身材瘦小、白发苍苍、背驼得厉害的老人,正在艰难地给瘫在床上、四肢肌肉都已萎缩的儿子喂粥,这一对母子让无数人潸然泪下。
  像黄凤、刘景惠和许张氏这样需要得到救助的人还很多,甚至一些参加过抗战的老兵至今还一个人艰难地生活,这样极端的情况尚且不能得到救助,说明我国的社会福利和社会救助还很不完善。在一个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中,那些完全失去生活来源和生活不能自理的人,那些鳏寡孤独者、无依无靠者,都应该得到社会救助体系无条件的帮助。据民政部公报,截至2012年底,全国共有孤儿57万人,其中,社会散居孤儿有47.5万人;全国共有城市低保对象1114.9万户、2143.5万人,2012年全国城市低保月人均补助水平只有239.1元;全国共有农村低保对象5344.5万人;全国共有伤残人员84.9万人,带病回乡退伍军人132.4万人。这些困难人群在我国只是极少数,但其总人数却几乎超过多数国家的人口总和,只要还有大量的困难人群,我国的小康社会就是不完整的,当社会保障体系的阳光可以无缝隙地普照到这些人身上的时候,我国所有的人就可以过上更加“有尊严”地生活。在一些西方发达国家,社会福利名目繁多,有家庭津贴、残疾儿童津贴、护理人补助、偏远地区儿童补助、老年津贴、鳏寡津贴、残疾人津贴、孤儿养育津贴等等,随着国家财力的增强,我国应该通过这些社会福利保证困难人群的基本生活。
  现代市场经济不仅强调竞争原则,而且强调保障机制。我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在国民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社会上也产生了一个弱势阶层,其人数估计超过1亿。这就需要在效率与公平的天平上,更加重视公平,给予弱势阶层一定的保障。解决得好,社会则和谐发展;解决得不好,可能引发社会动荡。我们不能因既得利益集团的种种阻挠而忽视弱势群体,不能把眼光盯在短期的经济效益上而忽视社会公平。在理想的情况下,社会保障制度应该能够帮助社会成员抗御各种仅凭个人、家庭和所在单位难以抗拒的风险。其最低的要求是,能帮助社会成员不致因生活所迫产生社会动乱,保持社会稳定;最高的要求是,能最大限度地拉平全体社会成员的生活水平差距,使社会成员享有基本平等的福利待遇,实现人人平等的社会理想。社会保障体系非常繁杂而庞大,它应该平等地保证每一个人基本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它需要让所有80岁的老人衣食无忧,却不能让一个健全的成年人躺在政府的救助体系下不劳而获,这个体系的建立需要国家综合实力的不断提高,也需要政府和社会长期的探索和细致的工作。
 

上一篇:小康之梦的实现:全体人民生活水平的富足… [2014-09-16]

下一篇:平等之梦:中国人平等之梦的历史 [2014-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