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渭河传(宝鸡 王若冰)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10月3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但秦人从偏居渭河上游天水境内的一个外来民族,历经三十余代五百多年,与西部游牧民族和后来的东方诸国浴血奋战,在世界范围内所产生的巨大影响,以及秦朝立国后极具颠覆意义和创新意识的社会管理体系,对两千多年中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影响,使它成为比罗马帝国早诞生将近二百年的第一帝国而受到世人瞩目。以至于到后来,秦、秦国、秦人,也就成了西方世界对中国和中国人的另一称谓。公元前四五世纪的古波斯赞美弗尔瓦丁神的诗中称中国为“塞尼”,古希伯来称中国为“希尼”,后来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罗摩衍那》称中国为“支那”,都是西方世界对“秦”的音译。

  秦国灭亡后最初的日子,汉高祖刘邦还悠闲自得地徘徊在昔日西周东都洛阳,准备在那里建都。这时,一位即将被发配到渭河上游甘肃陇西守边的戍边士卒娄敬途经洛阳,听说此事,便通过关系找到刘邦,劝刘邦改弦易辙,将大汉都城选择在渭河流域的关中。

  沉醉在创建大汉江山喜悦中的刘邦这天心情好,接见了这位普通士卒来访。见了刘邦,娄敬开门见山,单刀直入,问刘邦是不是准备定都洛阳,刘邦如实相告称是。娄敬开始动脑筋设圈套,向刘邦追问:“陛下想定都洛阳,一定是想追随周王朝的兴隆吧?”刘邦点头表示认可。这时候,娄敬话锋一转,一针见血地警告刘邦说,陛下,您这种想法十分危险——一个小小戍边士卒敢于与大汉皇帝这样说话,刘邦很是惊讶,双目圆睁,逼问娄敬这话是什么意思。娄敬这时才亮出底牌,开始劝说刘邦。娄敬说:“陛下获得天下和周人有很大区别。周朝建立前,周人首领后稷被尧封于邰,积聚力量长达十余世,到了周太王、周季王、周文王、周武王时代,周人实力已经十分雄厚,所以能够在殷商朝政腐败之际乘机推翻商朝,诛灭殷纣王。周人打下江山后,一直将国都建在关中镐京,直到成王即位,周公做宰相的时候才有了在洛阳建立东都的动议。这是因为他们考虑到洛阳居天下之中,四面八方诸侯进京纳贡或述职比较方便。然而将国都设在洛阳,得到支持很容易称王,不受支持时也很容易遭遇灭亡。周平王迁都洛阳后,大国争霸,周天子地位一落千丈就是最好的例证。现在陛下在沛起兵反秦,又以蜀等地为基地,平定三秦,和项羽大战于荥阳、成皋,大战七十余次、小战也有四十多场,天下百姓肝脑涂地,一家之中父子同时曝尸骨于原野者不可胜数,哭泣之声不绝于耳。如今百姓的伤疤尚未疗愈,陛下却要模仿周王朝成康盛世的样子定都洛阳,我以为不可。”

  娄敬有理有据的分析,让刘邦觉得也有些道理,于是静下心来听娄敬继续阐述他的观点。娄敬直言不讳地提出了定都关中的建议:“关中有峻山险河为屏障,四方关塞稳若磐石。危机时,关中也可以很快集结百万雄兵。秦国当年便因这里独有的地利和先进的生产力,迅速达到了空前强盛。这是因为关中是‘天府之国’的原因。陛下如果以关中为都城,即使山东(指函谷关之东)发生叛乱,关中地区仍可保持安定。两人相斗,最好的办法是扼住对方喉咙,压住对方背部,这样对方便无法抵抗。陛下如能定都关中,控制关中,无疑就得到了扼天下之喉、压天下之背的优势。”

  娄敬和刘邦的这段对话,司马迁在《史记》里记述得十分详细。

  虽然娄敬的话让刘邦心动,但提到朝会上,却遭到很多部下谋臣反对。原因是许多跟随他起事的部下,都是老家在崤山和函谷关以东的“山东人”,由于恋家,大臣们不想去远离山东的关中。最后,还是张良让刘邦下定了定都关中的决心。刘邦征求意见时,张良说:“洛阳虽然也有地利,但其中心腹地不过百里,而且生产力薄弱,四面平原,容易受到包围,不是用武之国。而关中左边有崤谷及函谷关,右边有陇中、蜀中沃野千里,南有物产丰富的巴中、蜀中,北有可以同畜牧的胡人进行贸易的国境。三面均有阻挡,易守难攻,向东一面又居高临下,便于控制东部诸侯。诸侯安定时,可以利用黄河及渭水将天下财货、贡品供给京师。如果万一东方诸侯发生哗变,军队即可迅速顺流而下,又方便军需供应。陛下难道忘记了,我们不正是凭借这些有利条件战胜项羽的吗 ?这就是所谓的金城千里,天府之国也。所以臣以为娄敬的看法是非常正确的。”

  就这样,本来已经习惯了洛阳城皇宫龙椅上舒心温度的刘邦,为了大汉江山的前景和命运,改变了主意,决定定都渭河中游的关中平原。

  那时候的秦咸阳城,已经被他和项羽糟蹋得一塌糊涂,再加上为了避讳秦二世短命王国的晦气,刘邦决定在西周都城镐京和秦咸阳城之间另选地方,再建新都,并以长治久安之意取新都城为长安。

  刘邦的明智选择,令又一个让世界仰视的东方帝国大汉,在渭河之滨巍然崛起。西汉帝国在征伐匈奴、开疆拓土方面的影响力,也再一次为中国人和中华民族“挣”来另一个称谓:汉人,汉族。而千百年来,汉族、汉人、汉朝、汉字、汉文化,也成了一个民族精神文化的象征。

  然而,与西周迁都洛阳后辉煌一时的西周王朝迅速进入日薄西山、气息奄奄的暮年惊人巧合的是,挺立于渭河秦岭之间的刘汉帝国,在公元 25年汉光武帝刘秀推翻王莽政权,定都洛阳后,也无可挽救地走上了穷途末路。

  翻开中国版图,自古及今,茫茫中国大地,还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如古老渭河逶迤流过的关中大地这样,对培植、养育雄伟的中国封建帝国大厦有着如此神秘而奇妙的意义。

  大汉帝国的背影从渭河消失之后,中国大地很快迎来了长达三百多年的战乱、割据、分裂。在长达三四个世纪的群雄争战历史中,也有一个奇特神秘现象不断提示渭河平原腹地对一个大国和强国崛起的意义:在战乱不休的年代,即便是草寇飞贼、窃国大盗,凡是占据渭河流域关中之地,就能够在群雄争霸的中国大地分到一份美羹。这几乎是北方游牧民族建都北京之前,中国历史发展的一种定势。(连载 63)

上一篇:八千里路云和月(宝鸡 祁念曾) [2014-10-30]

下一篇:任步武传(祝喜堂 范怀智) [2014-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