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渭河传(宝鸡 王若冰)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1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作为一位后来对王夫之产生重大影响的儒学大师,张载晚年甚至在眉县横渠镇崖下村、扶风县午井镇、长安子午镇,还进行过试图恢复一千多年前早已废除的井田制的实验。

  距张载带领学生在渭河平原进行恢复井田制和西周礼乐制度实验一千多年前,离开渭河、迁居洛阳的周王朝已经是日薄西山、穷途末路。各国诸侯对周天子掌握的镇宫之宝九鼎,垂涎三尺。礼崩乐坏、诸侯混战的社会现实,让儒家掌门人孔子内心无法平静。于是孔子和他的弟子赶着牛车,奔走列国,推销他仁政与礼制并用的治国方略。那时的各国国君都试图以武力征服天下,没有多少人理会他的仁政与礼乐治国之道。直到孔子死后三百多年的汉武帝时代,兴起于鲁国、传播于齐鲁的儒家学说,才在渭河流域的西汉都城长安,迎来了将硕大的根系深深扎进中国大地,茁壮成长的黄金时代。

  严冬过后,春天一夜之间降临渭河平原。渭河也由于上游西秦岭和关山上的雪水迅速融化而突然之间变得水流湍急。带着解冻后山谷之间酥软浮土流下来的河水有些浑黄,但绝不浑浊。这些饱含了植物腐殖质的泥土,从宝鸡峡流出来后,会随着河水流速减缓,将又一层肥沃的泥土沉积到河道两岸。河水退去后,这些经年累月堆积下来的沃土,就让关中平原生长出更加茁壮的小麦、玉米、高粱,以及稻菽、水果和蔬菜。一朝又一朝,临着渭河在关中立国的帝王,凭借渭河两岸的肥田沃土,过得不仅殷实,而且逍遥自在。

  公元前 141年 3月,长安城外金黄的油菜花即将开败,但一望无际的麦田在纵横交织的河渠浇灌下一片翠绿,正展示出无尽的生命力和渴望早日吐穗扬花的澎湃激情。花红柳绿的长安城未央宫内,西汉第七位皇帝汉武帝的登基大典正在举行。经历了文、景二帝多年的休养生息,西汉国库贮满陈粮,货币甚至因为用不完,连串铜钱的绳子都腐烂了。如此殷实的家底,让这位十六岁的少年天子汉武帝,有足够的财力资源挥霍并实现他充满激情的梦想。

  青春和活力让汉武帝一开始就对他的父亲和爷爷清静无为的执政理念产生了抵触情绪。他渴望将秦始皇开创的专制和集权发挥到极致,他还要以强有力的手段彻底击败从高祖白登之围后让大汉饱受欺凌的匈奴人,将帝国版图拓展得更加辽阔。而要实现这一切,清静无为的黄老思想已经远远不能适应汉武帝开疆拓土、文治武功的理想。就在这时,丞相卫绾向汉武帝提出对自战国以来四处蔓延传播的诸子百家进行清理整顿的建议。首先被卫绾列为清除对象的,有韩非的法家学派和苏秦、张仪的纵横家学派,理由是这些学派“乱国政”。

  卫绾的建议与汉武帝不谋而合。于是汉武帝和卫绾联手,开始用儒家打压以黄老之学为经典的道家。然而,那时候的汉武帝还没有完全掌握大汉皇室的全部权力,大汉王朝皇室里还在等待一位能够让汉武帝所推崇的儒家大一统观念在全国实施的铁腕改革家出现。

  公元前 134年,因为专治鸿儒公羊学已经出现在汉武帝视野里的董仲舒,在汉武帝召集各地贤良方正之士、征集治国良方时脱颖而出。

  窦太后死后,没有了干扰和杂音,对儒家学说充满兴趣的汉武帝终于可以甩开膀子,整饬政体,实现他建立统一、强大、高度集权帝国的宏伟理想了。在那次未央宫高士云集的征集治国良策会议上,董仲舒《贤良对策》中“天人感应”、“大一统”学说和“罢黜百家,表彰六经”的主张,深得汉武帝赏识。答辩中,汉武帝连问三策,董仲舒以《天人三策》(亦即《贤良对策》)对答,援古论今,比较百家长短,极力推崇儒家之玄奥,有理有据,对答如流。不过,董仲舒向汉武帝所兜售的儒教,已远非当年孔子所倡导的儒教,而是以《公羊春秋》为依据,结合西周以来宗教天道观、阴阳五行学并吸收法家、道家、阴阳家思想,建立的既有黄老之学精华,又有儒家三纲五常的全新儒学思想体系。这中间最让汉武帝感兴趣的,是董仲舒在“天人感应”学说里将天命与皇权融为一体,说皇帝是受上天之命统治天下的皇权至上理论。这种理论认为,天是万物主宰,皇帝是天子,即上天的儿子。天子,也就是皇帝代表天行使统治臣民的权力,所以普天下臣民(包括诸侯)都要服从皇帝统治。这种逻辑关系在社会秩序上表现为“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并以仁义礼智信为最基本的做人标准。董仲舒也讲“道”,但他讲的道是“天道”:“天不变,道亦不变。”而让这种统治秩序实现永恒不变的平衡的“道”,就是“三纲五常”和“大一统”。

  董仲舒字字珠玑,每句话都说到了汉武帝的心坎上。于是自秦始皇焚书坑儒后一百多年被边缘化,甚至受到排挤的儒家思想,在经过董仲舒发展改造之后浴火重生,成为汉武帝建立强大的中央集权专制国家的思想利器和西汉帝国官方哲学,也就顺理成章。

  董仲舒让儒学扬眉吐气,在儒学登上中国封建社会主流文化统治舞台的七十九年前,耗尽孔子一生心血建立的儒家学派遭受灭顶之灾。这一年是秦始皇三十四年(公元前 213年),郡县制等一系列立国后的大政方针正在紧锣密鼓地实施。未曾想到,担任太子扶苏老师的齐国儒生淳于越极力反对,要求恢复分封制,引发了秦始皇为维护刚刚统一的国家而向全国儒士大开杀戒的焚书坑儒事件。传播儒家学说的《诗》《书》及除秦国以外的各国史书被没收并烧毁一空,战国以来秦朝都城咸阳和列国都城诸子百家传播学说的民间私学被迫关闭,四百六十多位反对秦始皇沉迷术士、追求长生不老之术的方士和儒生,在咸阳被坑杀。儒家学派在秦始皇的打击下跌入低谷。

  西汉帝国建立后,一度被秦始皇压制打击,开始于春秋末期,盛行于战国,中国历史上难得一见的思想自由、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民主气氛又有萌芽重生之势。但七十多年前遭受重创的儒教,一直等到汉武帝和董仲舒在长安相遇后,才重整旗鼓,正式登上主流意识统治的舞台。 (连载 68)

上一篇:小美冯家塬(宝鸡 秦曙霞) [2014-11-10]

下一篇:处处村庄白菜生(宝鸡 王小强) [2014-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