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任步武传(祝喜堂 范怀智著)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1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书法、石碑永远是古国的文明载体之一。一通石碑或记载或诉说着一段人文历程。它有可能记录了一座建筑的诞生,或印证着一个名人的成就,或彰显平凡人不平凡的感人事迹。一通石碑一旦有了文字,有了人文的痕迹,它的价值就是不朽的,随着历史的发展,它既有了查证的功用,也有了名胜古迹的徽记。由于天灾、人祸的创伤,许多名碑已名存实亡,许多残损得无法辨识了,甚至拓片也被掠往他国。

  任步武筹划补遗的《化度寺》碑的原石久佚,连存于敦煌石室内的唐拓本也被法人伯希和英人斯坦因盗窃,现存巴黎图书馆和伦敦博物馆内,中国文物出版社只出过该碑的影印本。《化度寺》碑碑石乃至拓片无法获得,刘自椟先生与任步武谈起就扼腕叹息。“现今临摹补救唐碑正是天、地、人,三才俱备。此外,将要补救的那些碑石尚有影迹。再者,许多名碑大多集中在陕西,就在西安的碑林,初次临制、补救《九成宫醴泉铭》碑也积累了不少的经验。”

  选石、购石的经费巨大,资金的来路成了任步武的忧心事。他不得不设法筹借,他选定常羊山为第二个立碑的场所。特别叫他意外的是,区政府闻知他欲将补救的碑石立于常羊山时,拨来 10万元的款子让他购买石料。购买石料的资金解决,艰难的查证补考步入新的征程。

  这次临制的五通石碑,比《九成宫醴泉铭》碑的困难更大。单从补考的字数上,也要高出前次近 5倍之多。考证许久,他做出一个粗略的统计。《化度寺》碑 1096字,缺 222字,残 99字。《皇甫诞》碑于明万历年间遭地震断裂,全碑残缺 157字。《孔子庙堂》碑(西庙堂碑)要补遗 443字。《孟法师》碑、《神策军》碑两碑补遗 454字。

  五通碑总字数共 6500余字,补残缺字 1300余字,占总字数的20%以上。

  此外,五通碑分别为唐代书法家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柳公权书写,风格不一,神韵有别。这无疑要驱使任步武将四家书体精研透,书丹必须达到力敌千钧,这样才可使刻工起刀有力。

  在过去的六年中,任步武临习过欧、虞、褚、颜、柳等 6家 18册碑帖,从唐入手,上追魏晋,多方求师,汲取古人之精神,促成自己典雅俊朗的风格。尽管如此,要把这五通碑临制刻石,还须更进一步探索书体的臻境。

  他给刘自椟先生打过电话,刘先生应诺,愿亲自担任总指导。若能得到刘先生的指点,他就可避免在临摹刻石中走弯路。

  或许是媒体宣传过他和学生们补救《九成宫醴泉铭》碑的佳绩,扶助者接踵而至。西安碑林博物馆给他敞开大门,他可随时进出查询求证。再有学识渊博的王其祎先生,他通达古今,愿担任考证之职。弟子郭建华、于小冬自愿担任助理。刻工李树勋放弃挣大钱的机会,来帮他完成这一壮举。宝成通用电子公司提供给他们书丹刻石的场地。

  为求更准地掌握书体的笔法特点,他多次前往碑林领悟唐人的笔韵,探溯晋人的风骨。他有时整整一天站立石碑前,意临手摹,忘了吃饭;查阅《全唐文》,采撷《金石萃编》中的珠玑,那些石沉大海般的残缺之字浮出了水面。

  精勤耕耘。有了众人的参与,浩瀚的考证工作历时三年多完成。三年里,他不辍地临摹,对他精熟的 4家书体,有了洞悉的妙悟。 2000年 8月,任步武筹划完备,开始临碑。

  小四合院里堆满了修整后的墨玉石料。叮当的刻石声止歇,六十多岁的任步武卧石悬笔。碑石的冰凉依旧“刺”着他的身骨。每隔 10分钟,全身会麻木,就得活动关节,捶打腰腿,有时得请按摩师现场按摩。他每天最多只写 20字,精益求精,每过一笔都不可留下惋惜喟叹。他对刻工的要求分外严格,近乎苛刻。他曾让刻工试刻过两月,才允许他进入正规的刻石阶段。

  蚊虫叮咬亦何惧,临石书丹得妙趣;碑热如砧炙皮肉,腹中清凉自徐徐。

  书写的惬意让他忘记了一切,他凝在笔尖的专注力足可像刻刀一样,把他书写的每一字,深深嵌进碑石。

  秋雨连绵时,从帐篷上滑落滴水,溅起的水花如同朵朵白莲。往后还落过雪,墨玉的石碑放置在白雪中,那清凉的宁静,就像心坎上捂着一层雪,非雪只落进了院子。

  那时光的步子真是快捷得很,不论脚步跑得怎样快,都追撵不上它。这又有什么呢?只要曾把这些时间紧紧地攥住过,这些时间就永远是你的了。任步武的时间全都给刻进了碑石。

  2001年 4月末,常羊山上的槐花开得洁白。经历过二次返刻的《皇甫诞》碑终于竣工了,他满怀欣喜给刘自椟先生打去电话。刘先生病了。他赶到西安,在 323医院的病榻前,见到了先生。怎么会这样快,一个刚刚健健的人,怎么说病就病倒了。刘先生声音非常细弱,他拽住任步武的手示意他坐到床前。“步武,我的学生,如果你能安于清贫,隔世俗而自洁,将这几通碑搞起来,在中国的书法史上是要占一页的。单你抢救文物,使残损的碑子恢复原貌,在碑学史上也是了不起的事情呀!”

  此时,气息短促、声音哽咽的先生说不出话来。可他托住任步武的手,往他的手心里写下“安于清贫”四个字。先生的个头本来就高,由于疾病的折磨,他更显消瘦、羸弱。先生瞑目静养,任步武垂泪退出病房。 5月 7日凌晨,刘自椟先生过世。中国书坛的“大篆第一人”撒手人寰了。

  刘先生逝世,任步武悲泣难眠,就跟恩师李子青、王济过世一样,每一人的离去,都是司命神拔走了他身旁的知音。“不忘恩师之志,我定当完成你们久有的宏愿!”

  心绪稍作平静,一如 5月之前,每天清晨,他会准时来到小四合院,注视昨日刻上碑面的字。每一字,每一笔,他都要仔细地审验,即使有蛛丝般细微的瑕疵,他都要修整或重刻。除过《皇甫诞》碑整体返过工,第二通《西庙堂》碑也经由二次返工,重新刻成。   (连载 38)

上一篇:木爆鼓敲出的自乐班(宝鸡 吕元亨) [2014-11-12]

下一篇:秦岭秋叶(宝鸡 赵太国) [2014-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