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秦岭秋叶(宝鸡 赵太国)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1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秋叶美丽了秦岭,秦岭美丽了秋叶。秦岭秋叶的美丽把我吸引进了它的怀抱。

  马年深秋的秦岭老林,仿佛一夜之间由气宇轩昂的青龙马幻化成了红鬃飘飞的汗血马,让人目触之而喜,心悦之而醉。我走进秦岭大散关的深处,心惴惴而步缓,意惶惶而情怯,似乎生怕满山遍野的汗血马会四蹄翻飞而去。心想,莫非马年的秦岭秋叶真的变成了我朝思暮想中的汗血马,我朝思暮想中的汗血马真的变成了秦岭的秋叶?秦岭的秋林像精神抖擞的纯种汗血马一般,在秋风中梳理着绚丽的飘飘长鬃;亦似秦王扫六合的赫赫兵马战阵,或在秋风中列队而立,或在阳光下排列待征。

  这秋日的“秦岭汗血马”,到底由谁喂养,由谁造就?是阳光之笔,还是秋风之手?是秋雨之神梳,还是气温之诏书?不然,这“秦岭汗血马”怎会有如此绚丽之色彩,如此神奇之雄姿?

  这秋日的“秦岭汗血马”,失去了往日的“绿色草料”,身体里没有了往日的养分,不再创造叶绿素,才有了红遍千峰万岭的模样,其实它的“红鬃”与“黄鬃”早就潜藏在春夏灿烂的绿色里,一如鲜活的秘密藏在深山无人识,只是到了生命的紧要关头,才显露了自己超乎寻常的亮色。生命中最美的东西往往只会在绝境中才会显现出大美的风采。

  穿行在头顶上悬挂着古木大树的秦岭野径中,低头是一层层灼热耀眼的“红花”,抬头是一片片明亮剔透的“云霞”。那榆树、柳树、桦树和银杏排列成了雄风浩浩的“黄鬃马”;那枫树、柿树、杂木和灌木排列成了英气勃勃的“红鬃马”,就连我也似乎被秦岭染成了秋风中的一匹马。

  叶凋了,树在;树瘦了,根在。根在魂在,魂在根在。“向前敲瘦骨,犹自带铜声。”秦岭秋叶成全了一匹匹“汗血马”,一匹匹“汗血马”精神了整座秦岭。秋叶生命的坠落,正是灵魂飞扬的开始。

  置身于秦岭秋叶的“千骑万乘”之中,与其说自己被秋叶的美丽所征服,不如说自己被“汗血马”的神奇所惊慑。短暂的生命亦永恒,永恒的生命亦短暂。牺牲不仅仅是失去,而是一种拥有,拥有的往往胜于一切的牺牲;奉献不仅仅是给予,而是一种得到,得到的往往是奉献的馈赠。

  置身于秦岭深秋的“汗血宝马”群中,我想起自己曾在一个朋友家里见到的一枚化石,不知何年何月何日,一片枫叶竟变成了一枚枫叶化石,虽然它早已凋落枯裂,但它的轮廓和灵魂仍提醒着我,真正的生命之美,最终都会把瞬间之美转化为永恒之美。牺牲往往会创造无限的生机。谁说冬去春来之时,不会出现满树满枝满山的嫩叶呢?

  庄子云:“天地一指也,万物一马也。”马年的秦岭秋叶,就是我心目中的“汗血马”。人生也有秋天,也会变成红叶,也会变成“汗血马”。有“汗血马”伴随的人生,不正像这秦岭秋叶一样美妙么?

上一篇:任步武传(祝喜堂 范怀智著) [2014-11-13]

下一篇:思 秋(宝鸡 南忍孝) [2014-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