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思 秋(宝鸡 南忍孝)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1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一把蒲扇,一把躺椅,微闭双目,阴凉之下,那是一种心灵深处的惬意。夏天里的人们,向往的就是这种情景。

  秋天是从人的肌肤上走过来的。农谚说,早上立了秋,晚上凉飕飕。酷暑里的热浪炙红了皮肤,密布的汗珠是身体自带的消暑神器。置身夏季,人们的心境只有一个字——熬。突然,一丝清凉滑过,皮肤紧缩,汗毛立起,那个爽,似鹅毛扫耳。秋天来了!

  秋天是从人们的瞳孔中长大的。满目青翠,满眼滴绿。浓郁得如琼脂入口。曾经斑驳的裸露的土坎山岩也被她感染得隐去了狰狞的面孔。秋天是柔情似水的世界。她的形,她的体,是一条条优美曲线的组合与缠绕。再平的地平线因她会有起伏,再直的茎秆因她而起了旋律。如若有秋雨丝丝,更会有情意绵绵。婀娜多姿的姑娘融入其中,那也会少些婉约多些妩媚。

  初秋是生命的巅峰。苍翠、浓郁、茂盛,生命的健壮一览无余。只要有一个支点,她就延伸绿色,生机勃发。成熟是仲秋的写意。春华秋实。累累硕果挂满枝头,准备赠予养育它的大地。成熟不仅仅是奉献。君不见枝枝蔓蔓之上,只要有果实,她就会有弯曲,果实越大曲度越大。这一弧线,是植物的礼仪线,秋天的君子情。这时的秋天已略显憔悴,但她在人们的心中是最美的风景。晚秋才是文人雅士的秋天。一叶知秋。诗人的秋天应该是从第一片黄叶开启的。碧绿的秋色中,哪怕只有一片黄叶,也逃不过洞察秋毫的文人的双眼。绿叶似蚕,它吐的虽不是丝,却也浆汁如饴,将一个个果实喂得丰润滚圆。汁液将尽时,青色渐褪,留下的才是本真。黄色的躯体是大自然给予叶子的特殊奖赏——一片叶子一尊金身一份尊贵。当密林疏草棵棵丛丛黄灿灿的时候,整个大地显得雍容华贵,那是多么美好的人间胜景!这时的人们,眼神中会多出几分灵动,心中会涌现出更多的辉煌。

  秋天是在最灿烂的时候离去的。丁香白、丹桂黄,红果红豆,藤萝橙蔓,青山绿水,再丰富的颜料也表达不尽秋色秋韵。太阳的光线只有在秋季才能放射出完美的光辉。历朝历代的无数画家都曾为留住如此美景呕心沥血。

  当秋雨丝丝飘洒大地之时,氤氲的秋色胜似仙境。秋风来了,亭亭玉立的叶子开始沐浴换装。凌厉的秋风也不忍送君千里而表现出轻柔凄婉。在片片落叶舞动优美的旋律离开的时候,红叶就成了秋天永恒的记忆。这不是因为人们健忘,而是这血染的风采让人铭记于心。叶子别离枝干,那是生与死的诀别。此情此景恰如杜鹃啼血。秋天用她那最后的一滴血液染红了叶片,把不舍之情挂在了伴其一生的枝丫之上。看见红叶,有情人会泪眼婆娑。

上一篇:秦岭秋叶(宝鸡 赵太国) [2014-11-13]

下一篇:渭河传(宝鸡 王若冰) [2014-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