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站起与跪下的风波(作者 杨闻宇)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1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2005年夏天,随着抗战胜利 60周年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有关纪念的图书也红火上市。在此之先,周作人、胡兰成、张资平、张爱玲等有争议的人物的作品捷足先登,已在市场上很是“走红”。胡兰成的书陆续出了七八本,俨然成为当代文坛之新秀。恰在这时,我的一位女友自日本寄来一信,其间写道 :

  近日闲时,在翻看周作人的作品,他的文字自然流畅,但缺少鲁迅那样的风骨。他属于长寿者,作品也可谓丰厚,他的全集是厚厚的 12册,比鲁迅多得多。图书馆的书架上,两者的比较非常明显;有时看着书架上排列的书,心里就想笑:这个购书的日本人也太不够意思了,周作人和胡兰成的书是精装的,而鲁迅的书是平装的。排放在一起,我看了很不顺心……周作人在总结自己 80年的历程中,仍然坚持说自己一生在为这个民族提供有益的精神食粮,这不能不算是一种坚强;我也佩服陈璧君宁愿把共产党的牢底坐穿,也绝不向世人认罪。看来,强盗有强盗的理论,汉奸也如此。

  汉奸者,即通敌卖国,投靠侵略者,或引诱异族侵略中国之“卖国贼”也。心有所动,我就写了篇千余字的《汉奸文化简议》,内中写道:“中外战争史上,出卖中华民族利益的汉奸是个大得让人触目惊心的数字;唯其太众,致使这个民族在‘二战’中成为对入侵者抗击时日最久、付出代价最巨、遭遇又最为惨痛的一个民族。因此,对周作人、张资平、胡兰成这类汉奸的文学作品,不宜盲目地提倡和宣扬。”写成之后,投向上海的《社会科学报》。

  过了个把月光景,不知何故,该报副刊版的头条却刊出一篇署名“河西”的随笔,声称从胡兰成绮丽的文字中获得了美的享受,胡兰成像是“《金瓶梅》中人物”,虽是朝秦暮楚,一手制造了张爱玲的悲剧,但胡张之恋仍然是“华丽”美好的,而且索性将该文题目称曰《华丽缘》,又进一步认为,胡兰成“是一位文学史亟待平反的散文家”。

  妇孺皆知,胡兰成是个臭名昭彰的大汉奸,单是那西门庆式的寡情薄义、玩弄女性于股掌之间的恋情,就让人作呕,其文字怎么会“韶华胜极”、能给人“美的享受”呢?怎么由此就认为这个民族败类“亟待平反”呢?我是横竖也想不通“河西”这个“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逻辑。出于义愤,我将短文又寄给北京某大报的韩小蕙,一番波折最后还是未能见报。

  “汉奸”二字,在中国大地上是猥琐卑鄙、可耻透顶的字眼,这是中华民族在长期的艰难岁月里以千百万同胞的鲜血、生命所铆下的一个历史结论。改革开放,社会转型,与世界接轨,我以为只要侵略者还没有灭亡中国,汉奸的铁案是翻不了的。不论汉奸个人的文字多么漂亮,也为他们编不出一个“美轮美奂”的救生圈。

  一个清醒的民族,是不会让自己的民族英雄与千古罪人同排共坐的。上述《华丽缘》刊出的第二天( 8月 26日),《人民日报》便在特约评论员的文章里激情讴歌抗日先烈的牺牲精神,左权、彭雪枫、杨靖宇、赵一曼、赵尚志、马本斋、李林、张自忠、佟麟阁、赵登禹、狼牙山五壮士、马石山十勇士等千百名为保家卫国而流血牺牲的将士排列榜上。 20世纪上半叶,中华民族之所以能站立起来,炎黄后裔中这种顶天立地的勇毅精神是至为关键的因素。然而,众多为国捐躯的优秀儿女里,又有多少是被为虎作伥的汉奸所出卖的呢?到了今天,那些用烈士鲜血染就红顶子的汉奸,都“亟待平反”吗?

  文稿难发,韩小蕙也气愤。她在开过年的一篇文章里写道:

  放眼看看吧,消费主义浪潮已经变成了魔鬼,把多少人心中的神圣一点一点啃噬掉了……就在这种情势下,我们退、退、退,现在已经退到了连声讨汉奸文人的文章都无处发表,将来还要退到哪里呢?

  难于隐忍而仗义执言,是因为韩小蕙深爱我们的祖国,珍惜民族精神的宝藏。此稿在京沪两地的遭遇,让我也多了个心眼,留意了当时有关汉奸的动向。没想到,网上竟有如下消息:

  2005年,新华网让网民讨论让秦桧站起来、让岳飞跪下去的问题。试图挑战中华民族的文明历史与道德底线。

  2005年 10月 23日,上海的艺术家金锋在一艺术馆展出秦桧夫妇的站像。秦桧的一个后裔便认为,从前的“跪像是侵犯人权的违法行为”,另有艺术家即随之附和:秦桧夫妇的站像“体现出现代人类的思想进步”。南京方面,在江宁开放的博物馆里,出现了一尊正襟危坐的秦桧雕像。

  看到这些,我才悟到,为汉奸翻案的后边,分明有“背景”存焉!也难怪某大报踌躇再三,最后只好咬牙撤下此文。

  从抗战胜利到今天,69个春秋过去了,我们的艺术界、出版商,为什么要依照日本右翼的心迹,淡化汉奸们的丑恶行径,将其打扮成被历史埋没的文坛骄子,来误导正在成长的年轻人呢?当今格调低下,宣扬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的作品实在不少,在这种情势下进一步为汉奸翻案,后患深巨,更应当引起人们的警惕。

  古往今来,一个普通人站起或者跪下,无关大局,仅是他个人的事;而那些进入历史的人物,站起或者跪下,却为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埋下了沉重的伏笔。爱国与卖国是对立的,革命烈士与汉奸更是水火难容、不共戴天的。我以为,汉奸彻底站起来之日,必定是我们这个民族跪下去之时!

上一篇:九秋赋(宝鸡 邱利全) [2014-11-13]

下一篇:画 境(作者 马未都) [2014-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