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任步武传(祝喜堂 范怀智著)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17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2001年 9月 18日父亲过世。他忍住悲痛,葬父亲的遗骨于冯家塬上母亲孟子蘡的身旁。

  槐花开,槐花落,秋雨弥霏,雪捂山林。

  手掌痛过,胳膊磨烂过。默默行进的脚程,距那终点愈来愈近。

  600多个日夜过去,五通名碑将要竖立于常羊山顶。

  一场绵绵的雨雪隐匿。这场天降的甘霖持续了十日之久,也是上天给予操劳日甚的任步武先生一次平静的休憩。春节徐缓地从所有人、所有生灵的生命中迈过去。

  2003年任步武年届古稀。 3月 21日,雨雪消停,他被学生们簇拥着,走进刻碑的四合院。喷薄的红日升起在开阔悠长的渭河上空。渭水滔滔,奔赴黄河,直抵大海。

  院子里的雪,被它近旁的雨水消融。已被国内书坛誉为“中华楷书状元”的任步武,抚摸着被他和刻工打磨得青幽幽的五通石碑。他的眼泪滴滴而出,他拉住刻工李树勋的手。“树勋啊,补遗残缺的历史名碑,也算咱为传承中华文明,弘扬中国书法,提高宝鸡的知名度,展示当代石碑尽了力。这事只有在诸缘际会的前提下才能完成,这诸缘际会的时候又能有多少啊!这下咱可告慰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柳公权等宗师的在天之灵了。李子青、王济、刘自椟先生也可含笑九泉了……”

  初升的朝阳给五通墨玉石碑镀上了一层春晖,有了文字的镌刻,它们沉睡了千百年的躯壳终被注入了灵魂,它们各自凸显着彼此迥异的神采,它们的个性跟韵致不尽相同:化度寺碑丰神醇古,皇甫诞碑森然矛戈,西庙堂碑君子藏器,孟法师碑妍秀宽博,神策军碑峭峻挺拔。

  4月,宝鸡市举办了“两节一会”,五通石碑由市政府出资,矗立于炎帝生息之地的常羊山上。

  岌岌炎皇殿,绵绵始祖风。

  尧眉瞻大宇,舜目识苍穹。

  伟业前贤立,功绩后裔丰。

  凡夫何所献,笔墨蕴虔躬。(任步武先生诗作《炎帝陵唐补遗碑落成感吟》)渭水从中穿过。北有金台观,南有常羊山。皆为胜地,龙相攒拥,瑞气翔聚,紫微登临。《九成宫醴泉铭》,《皇甫诞》《神策军》,两厢辉映,固守乾坤。陈仓蕴天宝,华夏增明珠。

  炎帝陵前竖五碑,金台碑独两相辉。

  若非贤哲贻剑胆,鸿鹄惊弓雁怎飞。(任步武先生诗作《唐六通补遗落成有感》)2003年癸未羊年。大抵是上天的美意,五通镌携着宗师之灵的石碑,矗立常羊,矗立在炎帝藏魂的衣冠冢旁。

  2005年 1月,《唐名碑补遗拓本》首发式暨座谈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海内外轰动。

  2005年文怀沙先生看过五碑,欣然题写了“存亡继绝,光照初唐”的赞语。

  沙曼翁闻知此事,称这项艰巨伟大的工程,是中国文博、书法界的一件大事。“石碑矗立宝鸡,又增秦中胜景,实为弘扬传统之创举,诚为利国利民之善事。”

  王其祎撰文评价:“功德无量,金石不朽,日月为传。”

  同年 9月,全国政协原主席李瑞环来陕,专程接见了任步武先生,高度肯定了他对中华文化作出的杰出贡献。

  八月桂花雨后看,李公巡视抵长安。

  君曾虎穴伸正气,勇往龙潭评发端。

  举荐贤达传翰墨,京音配像记伶官。

  而今华夏群芳艳,吉日良辰相见欢。(任步武诗作《李瑞环主席西安接见》)有关方面的领导前来慰问,问他的生活、身体状况及应该给他支付的报酬。

  任步武说:“我一分钱也不要,我是炎黄子孙,能担当起继绝存亡的重任,这是千年难得的福缘。我花多少钱也买不到这样的重任。我为华夏祖宗做了件我应该做的事,要钱就不配做炎黄子孙了!一个人能留下书品、书德比啥都好!中国文化了不起呀!中国文化有待真正的大学者来捍卫。我们缺钱不怕,就怕缺了民族气节,我永远记着刘自椟先生写在我手心的四个字‘安于清贫’。先生这四个字真是刻在了我的心碑上!我今年七十多岁了,我绝不‘离经叛道’,也绝不会为金钱所迷惑,爱钱就难以修成‘正果’!我要一往情深地为了弘扬祖国传统文化而不懈努力。”

  从构想、筹划到刻石的完成,花去了他 13年的时光,其中光是考证补救的工程熬去了他 9年的心血。待所有的工程完成,2003年 10月初他病倒了。过度的劳累,他被突如其来的脑梗塞绊倒在了病榻上。沉重的身躯躺了足足半年,学生们来看望他,他叱责学生。

  “不好好写字,都跑到我这儿弄啥!因为我,耽误了你们临池长进的时间,我一个耄耋之人哪里担待得起。回,你们都回,没我的电话,谁都甭来看我。”

  学生们回去。待他能坐起的那天,他收拾了病房,支起书案。自 1979年拜李子青先生门下以来,他几乎没有一日不书写、临池、临摹。护士、医生出于职责来阻止他。

  “如果你们不让我写字,那就让我出院吧!”

  不写字就出院的恳求,被医生回绝了。关键是他的病体尚未康复,叫他出院若又复发,那又该如何!医生、护士们默许了他挂着点滴写字的请求。

  好在他终于康复出院了。虽说身体不如以前硬朗,但也不乏昔日的坚毅。

  在他 80岁高龄的八月(农历),众学生、师友来给他恭祝大寿。他在宝鸡的学生,给他送来“任步武先生肖像”的画幅,并有题款:

  八十还少年步武学柳追二王,武走楷书状元当。

  老当益壮抒豪情,师严道尊百花芳。

  任翁八秩大寿何光焰于古陈仓作题并画。

  此画画出了他刚健自强、纯正不阿的品性。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他欣然接纳。 (连载 39)

上一篇:走向灿烂辉煌(作者 张建国) [2014-11-14]

下一篇:“歪”解成语 正说模范(宝鸡 麻 雪) [2014-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