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渭河传(宝鸡 王若冰)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17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那时候的天水,水路有渭河连接,陆路有翻越关山进入关中的关陇大道相通,是长安近邻。来自西域的珠宝象牙大量涌入关中、走向中原之际,天水境内的渭河两岸,是佛教徒和佛祖共同稍事休息,朝拜让他们仰慕已久的汉唐皇帝的安乐梦乡。已经在与汉唐帝国丝绸贸易中赚钱的商人,在与西域贸易中获得巨额利润的官宦,以及渴望从佛经里获得灵魂解脱的士绅,在来自西域的佛教徒鼓动下,让繁华一时的渭河河谷两岸已经有佛祖安家的山崖变得更加热闹而丰富多彩。

  从十六国开始,渭河两岸色彩绚丽的沙砾岩堆积的造型别致的山体上,开凿石窟的敲击声和隐身洞窟之间复活他们心目中佛祖形象的泥塑工匠,一直没有停息过。在塔利班将阿富汗巴米扬巨佛炸毁之后,渭河北岸武山拉稍寺那尊建造于北魏时期的高达42.3米的摩崖浮雕造像,就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摩崖佛像了。

  这些绵延在渭河干流及支流之间的石窟寺,与沿丝绸之路北线随泾河流域蜿蜒南下的庆阳北石窟寺、泾川南石窟寺、彬县大佛寺,共同承载着佛教徒虔诚的信仰和佛祖的脚步,在渭河涛声的陪伴下,一步一步地走向汉唐都城长安。

  让印度佛教在中国土地上生根发芽,并生长出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中国式佛教的,除了渭河沿岸星罗棋布的佛教石窟寺,还有两个人至关重要。他们分别是西域高僧鸠摩罗什和盛唐高僧玄奘法师。

  渭河及其支流泾河进入宝鸡和咸阳之后,挣脱了高山峡谷,舒缓而自在地在渭河造就的渭河平原上肆意流淌。这里是帝王立都、生长五谷杂粮的好地方,却没有突兀但并不高峻的沙砾岩构造的山体可供开凿石窟。但跟随着渭河来到关中的佛教,在这里却寻找到了让佛教蓬勃生长成一棵参天大树的肥沃土壤。于是,佛教寺院出现了。

  现在,法门寺附近已经没有较大的河流。那里的灌溉水源,是从宝鸡市冯家山水库引来的渭河支流千河水。

  关中最早的佛教寺院,是位于西安市端履门内柏树林街开通巷的卧龙寺,始建于东汉末年的汉灵帝时期,但现在在国内外影响最大的关中寺院,是扶风法门寺。法门寺最初是为珍藏释迦牟尼佛骨舍利所建造的舍利塔。释迦牟尼佛灭度后,火化后遗骨生成的珠状宝石样生成物,名曰舍利。公元前 3世纪,印度阿育王统一后为弘扬佛法,将佛的舍利分成八万四千份,分送世界各国建塔供奉。当时印度送到中国建塔珍藏的佛骨舍利有十九处,法门寺为第五处。所以法门寺因塔建寺之后,又叫阿育王寺。

  历史上,围绕法门寺佛骨发生的故事太多了,但最有影响力的,莫过于唐代发生在唐宪宗和大文豪韩愈之间的迎请佛骨的事件。

  迎请佛骨在唐代是举国关注的一件盛事。释迦牟尼佛骨自从供奉在法门寺后,就一直被密藏在阿育王塔下的地宫里,一般人不可观瞻。到了唐代,据说将佛骨“三十年一开,则岁丰人和”,于是每隔三十年,将佛骨从法门寺迎接到都城长安供奉一段时间,已经是上升到事关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的国家大事。每次迎请佛骨,从法门寺到长安二百多里路上旌旗蔽日,鼓乐鼎沸,御林军开道,文武大臣护卫,名僧和尚拥奉,善男信女虔诚膜拜。长安城内,皇帝顶礼拜迎,文武百官、满城百姓争相拜见。其庄严隆重之状,举国关注。唐宪宗本来对佛教沉湎得近乎痴迷,唐元和十四年(公元 819年),三十年一遇的迎请佛骨盛典即将临近,迎请佛骨活动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不识时务的韩愈却偏偏与唐宪宗唱对台戏,上了一份《谏迎佛骨表》,旗帜鲜明、义正词严地反对迎请佛骨。韩愈在这篇著名的驳论文中说,佛法之事,中国古代是没有的,只有在汉明帝以来,才从西域传入。历史上凡是信佛的王朝,寿命都不长,可见佛是不可信的。韩愈的言辞激怒了唐宪宗,韩愈几乎命丧黄泉,最后在众同僚再三求情下,才免一死,被发配潮州。

  比唐宪宗更尊崇佛教的,还有前秦皇帝苻坚。这位出生在天水境内渭河之滨,死后葬在泾河流经的彬县水口塬的前秦皇帝,为了争夺西域高僧鸠摩罗什,甚至不惜派大将吕光带兵赶往西域,向龟兹国发动一场战争。虽然苻坚没有能够等到与他所仰慕的西域高僧谋面,就被叛将刺杀,但鸠摩罗什滞留河西十六年到达长安后,后秦皇帝姚兴对他的尊重与仰慕,丝毫不亚于苻坚。姚兴甚至将长安附近临近终南山主峰圭峰下面,供自己和皇室成员休闲享乐的逍遥园划拨出一部分,为鸠摩罗什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国立经书翻译场院,并派僧侣三千,协助鸠摩罗什工作。后来,又在那里建起了草堂寺。

  草堂寺在沣河上游,自古游仙隐士络绎不绝。巍峨的圭峰矗立面前,辽阔的渭河平原风光最为迷人的部分,就集中在这一带。

  整整十二年时间,鸠摩罗什沉浸在佛国世界,在濒临沣河的草堂寺先后翻译佛经九十四部四百二十五卷,三百多万字。在鸠摩罗什之前,中国流行的汉译佛教经典,词不达意,艰涩难懂。从龟兹到凉州耽搁的十六年间,鸠摩罗什的汉文修养已经达到极高境界。他翻译的佛经,让晦涩深奥的佛教教义,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和浸润着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语言文字,走向了中国社会,接近了普通民众。因此,草堂寺和鸠摩罗什也就成了印度佛教中国化的一个起点和标志。

  鸠摩罗什圆寂后,就葬在能够远眺渭河的草堂寺内。

  鸠摩罗什之后,又一个沿渭河连接西域的丝绸之路远赴印度,回国后又在日日夜夜都能听到渭水涛声的长安城里,让中国佛教文化大树根深叶茂、雄健挺拔的,是玄奘法师。

  玄奘出行的时候,伴随渭河来到关中的佛教,已经将佛陀的身影传送到了大江南北。但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国佛教,还在孕育之中。

  公元 645年,满载而归的玄奘法师回到长安的时候,一个吸引了世界目光的大唐帝国已经巍然挺立。渭河环绕的长安城,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使臣、留学生和慕名而来的学者、僧侣。

  (连载 72)

上一篇:“歪”解成语 正说模范(宝鸡 麻 雪) [2014-11-17]

下一篇:任步武传(祝喜堂 范怀智著) [2014-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