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任步武传(祝喜堂 范怀智著)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18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第五章  与大师同行(一)任步武与文怀沙先生(上)题    记二十多年风雨同舟,文怀沙与任步武的书道奇缘、真挚友情,谱写出当代中华书坛的长篇史诗。

  又因为常羊山“老实人”任步武的人格魅力,使身居京城的国学大师文怀沙,立下了“为炎帝守陵”的生死誓约。

  ●文老说:“你是老实人”

  1987年,宝鸡市举办“九成宫全国书法大赛”,这也是全国瞩目的宝鸡麟游书法聚光点。

  麟游,“万叠青山但一川”,山清水秀甲天下。据《隋书》记载,隋文帝杨坚从全国绘制的三十多幅山水实景中,最终圈定了麟游,在天台山下、杜水河畔,建起巍峨壮丽的行宫仁寿宫;唐太宗李世民,重修仁寿宫,改名九成宫。《九成宫醴泉铭》碑,号称天下第一碑,又称三绝碑——李世民在九成宫前,无意间发现了一处破土而喷涌的水泉,甘洌如醴,赐名醴泉;宰相魏征写下千古名篇《九成宫醴泉铭》;大书法家欧阳询亲笔书写《九成宫醴泉铭》碑文。

  九成宫三绝碑,树立起唐代书法发展的新起点,据《书林藻鉴》(马宗霍著):“唐之国学凡六,其五曰书学,置书学博士,学书日纸一幅,是以书为教也……是以书取士也。”由此可见唐代书法之盛,也盛在麟游。

  如今,全国书法大赛在麟游九成宫拉开帷幕,堪称书法史上又一重大创举。因此,宝鸡市委决定,选派德高望重的著名楷书状元任步武先生,肩负重托,前去京城,邀约当代书法大师文怀沙先生,为大赛题名。与任步武先生同行的,还有一名宝鸡同行人。因为他熟悉文怀沙先生的住址。任步武与那个同行人,拜见了文怀沙先生。这一天,是 1987年 10月 19日上午 11时。

  文怀沙先生,历经风雨磨难、沧桑巨变,对人具有准确的识透力和察觉力;他那一双慧眼,闪烁着雪亮的光芒,一如天真的童心。

  出乎人们所料,那个同行人,一反常态,却把主事人任先生晾在一边,反而以其个人私事为主,侃侃而谈,几乎与文怀沙先生说了两个小时。

  在这长长的时段里,文怀沙几乎成了一名听众;任步武耐心地默默地坐了两个小时冷板凳,好像他根本不存在。

  分别的时间到了,那个同行人说要与文怀沙老师合影照相,文老闷着气,抿着嘴唇,摆摆手。那个同行人指指任步武,说:“这是我老师。”任步武实话实说:“我不是他老师!”那个活跃的同行人连续碰了两个冷钉子,顿时蔫巴了、塌火了。

  此刻,文怀沙先生反倒主动招呼起了任步武先生。任步武拿出自己的小楷作业:“请老师指正!”文怀沙先生慈祥谦和地点点头,仔细地阅读着任步武的小楷。文老送走客人时,特意叮咛任步武单独留下来,那个同行人没趣地走了。

  秋风飒飒,秋叶金红。在大枫树下,文怀沙先生对任步武的楷书赞不绝口,并说:“你是一个老实人,书如其人。”文怀沙为什么认为他是“老实人”呢?因为他最厌恶的就是那些夸夸其谈的人,吹牛说大话的人,靠与名人合影抬高自己的人,见利忘义贪图名利的人。

  任步武没有说合影,文怀沙先生主动提起与他照相,说:“多照几张。”文老对任步武先生叮咛说:“明天中午,你一个人单独来!”

  任步武走出了文老的寓所后,又听见文老的叮咛声,原来,文老趴在楼房的窗口,向他爽朗地笑着,高兴地喊着:“你一个人来!”

  ●敢作藏格诗  辛辣嘲江青文怀沙先生,自嘲居于“陋室”。

  “陋室”位于核桃园,门口有两个简陋的大烟筒。

  任步武先生如约拜见文怀沙先生。他没想到,他刚刚走进陋室,就被文老爽朗的笑声感染了。文老将一幅写好的“九成宫全国书法大赛”题名,交到任步武的手上。他也真正感知到,文老对于朋友,是一个能把心掏出来的人。

  文老说:大艺术家都是老实人,都有一颗童心。戏剧作家苏叔阳写诗称文老:“哦,我的老顽童哟 /你既然给死神的腋下搔痒/把一切灾难化为笑声 /请告诉我吧 /在这世上还有什么 /是你所不能……”

  文老虽然年老,已经 77岁,却不衰老,他襟怀坦荡,十分洒脱,银髯飘拂,足蹬自行车,穿行在大街小巷;他是一个乐天派,堪与神话中倒骑驴的张果老媲美。

  任步武先生在“陋室”开始请教文老师。他深知文老兴趣广泛,书法、诗词、美术、音乐、历史,无不涉猎,无不精通,硕果累累。文老对任步武先生说到“楚辞”与屈原时,无不妙语连珠,一语中的。他说:后代学习屈原,并没过时,也有个“最低的水平,那就是,宁可投‘汨罗’也不可投‘番邦’:投汨罗,虽死犹生;投番邦,虽生犹死”。楚辞专家文怀沙老师,对屈原的新解读,对当下人们被金钱诱惑而失去信念的潮流,不啻是振聋发聩的雷声。

  文先生对任步武请教的回应,也让学生悟出了一个人间大道:“学会做人”。接着,文老给他拿出一本《书林》杂志,上面刊有文老写的一首笑骂江青的藏格诗,说起这首旧诗作,还牵出当时一段有关文老的人生经历。

  文老在“文革”期间,历经十年浩劫,十年坐牢,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被关进监狱,每顿饭只是一碗玉米粥,他被饿得饥肠辘辘,命若游丝,排便困难,呈弹丸球状。对此,文老苦中亦乐,还诙谐地自嘲:“牢者,牢不可破也;便秘者,有求(球)必应(硬)也。”他还自咏一首七绝诗:

  三年稀粥忍饥肠,遍体居然玉米香。

  有肝有胆公何惧?无酒无言我益狂。

  文老为什么被关进“四人帮”的监狱?他对任步武说了当初的史实。

  文老生性洒脱,坚持真理,直言不讳。他的老友黄药眠以诗为他画像:“唯唯诺诺乱呼天,一士沉吟敢直言。”

  “文革”开始时,文老虽然失去了自由,但仍然不改赤子之心,知无不言。他从报上看到一张大字报《炮打司令部》末句,将“省”字写成“醒”,于是,文老对自己的朋友当众宣称:“只闻沉睡,不闻深醒!”他也没有想到,所谓的朋友,反而将他检举揭发了,他被判以“恶毒攻击领袖”罪,关进监狱。 (连载 40)

上一篇:渭河传(宝鸡 王若冰) [2014-11-17]

下一篇:电影 《黄克功案件》 的三大看点(宝鸡… [2014-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