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任步武传(祝喜堂 范怀智著)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2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文老爱才,胜过爱己;爱心昭昭,无处不显,溢于言表。

  后来,文怀沙引领任步武结识了画家大师范曾后,文老高兴地给任步武题写“字号”——他写下了两个字号:“冲霄”和“奔先”,让任步武从中选择。文老题词的要旨,是说任步武日后一鸣惊人,一飞冲天,一路领先。文老的题词,不是随便写的,既是预言,也是号角;日后,任步武连续获得国际国内十多次书法大赛金奖、一等奖,证明了任步武“一路领先”的夺冠精神。

  生性谦卑、待人虚怀若谷的任步武,选择“奔先”作为自己的字号。

  文怀沙亲笔给朋友写字号,是罕见的。

  文怀沙与知己朋友交往,天真与率性油然而生,他没有官腔,不摆架子,亲切、随便,情趣十足,无不让人笑破肚皮,快意平生,文老可谓当今真性情、真文人。

  谦谦君子任步武初见文老时,有些拘谨,常常头戴一顶鸭舌帽。有一回,文老手捋着几缕银亮的胡须,笑呵呵地问任步武:“你为何常戴帽子?摘掉它,随便些?”他看着任先生脱掉鸭舌帽,他的眼睛也发亮了,说:“一头乌发,何不脱帽!”

  由此小节,可看文老对后生的爱意,油油然,欣欣然。

  任老爱护后生,一如老母鸡张开翅膀,卫护着自己幼稚的鸡娃;它为了抗击天敌的侵袭,甚至全身羽毛倒竖,拼死一扑。

  文老对任先生说:你还记得你第一回见我时,与你一起来的那个人吗?我看透了,他不老实,我早早打发了他!不料你走后,他又突然窜来见我,对我说:“任步武是个坏人!”我当面问他:“你明知他是个坏人,你为什么引着坏人来见我?你为什么当着我的面,介绍他,说他是你的老师?他既然是个坏老师,你就是个更坏的坏学生了!当面说得天花乱坠、背后大讲坏话的人,才是个坏家伙!我不想再见到坏人,只想见好人!”那个人为了讨好,却被文老碰得灰头土脸。

  说到此,文老挽着任先生的手,笑得、骂得更畅快、更淋漓。

  让任先生终生难忘的,就是他在宝鸡接到文老一封最特殊的来信,任先生把这封信称为文老寄来的“反诬告信”。说起这封信,大有来头,大有说头。

  1991年至 2002年,任步武先生在宝鸡常羊山炎帝陵园,独自拼搏完成了临写抢救六通唐碑的十年文化大工程。为此,他耗尽了心血,耗尽了积蓄。这一工程,也吸引来远在京城的文怀沙的密切关注,他不仅支持任先生的救碑创举,还数次亲临宝鸡考察,立下为炎帝守陵的生死誓约。

  文老却没有想到,他收到一封来自宝鸡诬告任步武的匿名信,信中极力挑拨离间文老和任先生的关系,向任先生大泼污水,贬损炎帝陵救碑工程……经历过“文革”十年浩劫的文老,对那些诬陷人的冤案和阴险手段,一眼就识透了;他不信邪,只信正。他对这封信的来路,早已明白在心:是谁写的,他相信任先生的识别能力。因此,他将这封诬告信装进信封,寄给任步武先生,并命名曰“反诬告信”,还加上按语:“寄文共赏析,还可防流感,让人笑一笑,老了又能少。”

  文老寄来这封“反诬告信”,是对任步武的最有力的鼓励和爱护。由此,我们还可看到,任步武先生功昭千秋的救碑工程,是他顶着逆风恶浪,不顾暗箭中伤,以生命和智慧,树立起中华文化的巍巍丰碑。

  疾风知劲草,路遥知马力。文老与任先生的患难情谊,一如大山常青,江水长流。

  ●任步武患病住院期间……2003年 10月 2日,任步武先生终因 9年救碑工程的劳累,患上脑梗塞,住进宝鸡三陆医院,随后又转入西安中医院研究院,继续治疗。

  任步武遇到麻烦事,从来不想麻烦别人,干扰朋友。自己默默承受一切苦难,把快乐留给人间,是他毕生的做人原则,因此他也没有把这一消息告诉恩师文怀沙先生。

  可是,文怀沙在他住院的第一时间,给他打来问候电话,并坐上飞机,快速赶赴宝鸡,看望任先生。这一消息,文老是怎么知道的?

  原来,任先生桃李满天下,他刚一患病住院,最先急了宝鸡的众多学生,他们把这一消息快速传向全国各地。任先生南京的学生邢曼丽,立即将老师住院的电话拨向北京的文怀沙先生。

  10月 2日当天,已经 93岁高龄的文怀沙专程赶到宝鸡,又驱车赶赴西安,在病房里与任先生见面。当时已是夜半,任先生的病情也转危为安。文老为“追踪”任先生,一整天忧心如焚,饿着肚子,甚至来不及喝上一口茶水。他看到朋友平安无恙,忘了自己肚饥,高兴如狂。他说:你气色不错,恢复好!我就不饿了!这个“老顽童”说着笑着,从包里掏出五千元,硬塞到任先生手里,他说:“你不要推了!我知道你为了救碑,钱花光了;我还知道,你还没有交住院费!我给你说,这些钱,是我前几天在上海讲学时挣的!”任步武被文老及时援助的爱心感动了,这个钢铁般的军旅书家,第一回热泪直流……在文老面前,任步武忘记了自己的病情,一如病前的书法痴狂样子,把他的呕心沥血之作《六通碑彩图》,展开了让文老鉴定。

  直到护理任步武的学生提醒老师:“文老这一天还没吃饭哩!”文老却笑呵呵地评说《六通碑彩图》,称赞不已:“辉煌!辉煌!这就是最好的美食!吃了不饿……”

  ●真人·狂人·老顽童国学大师、楚辞专家文怀沙,半个世纪以来,成为国内外媒体高度关注的焦点和热点。几乎所有的报道文字和传播图像,无一例外,以干枯的、浮光掠影式的言说,遮蔽了生活中真实的文老形象:他的风采,他的天然,他的活灵活现的率真和意趣……究其原因,就在于采访者其人,大多只是一位旁观者。

  任步武有幸走近文老,走进文老真实的生活、真实的内心和精神世界;任步武亲历的文老,给世人留下一笔珍贵的文化财富的传记实录,虽然只是一些细节,却弥足珍贵。 (连载 42)

上一篇:渭河传(宝鸡 王若冰) [2014-11-18]

下一篇:小雪飘飞送寒衣(宝鸡 董建敏) [2014-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