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渭河传(宝鸡 王若冰)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2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第五章  铁马秋风

      秦人故园

      公元前 1046年,周武王领导有庸、卢、彭、濮、蜀、羌、微、髳等部族参加的联合军队,与商纣王的军队在牧野正厮杀得不可开交。商朝军队突然倒戈,商王朝宣告灭亡。但周武王去世后,商纣残余势力乘周成王年幼、周公在渭河支流沣河岸上的镐京代周成王管理西周之机发动叛乱。这次叛乱的主要策划者,就是传说中行走如飞的商纣重臣飞廉。商朝灭亡后,飞廉逃到现在山东曲阜一带的奄国,纠集商朝残余势力发动反周复商的叛乱,被周公率部击败,飞廉也被斩杀。奄国灭亡后,飞廉部族及其一部分奄国遗民被强制迁徙到渭河上游甘谷境内的朱圉山一带。他们就是后来沿着渭河东进,依托渭河流域建立起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统一的东方帝国的秦人先祖。

  这是近几年,李学勤先生解读清华大学收藏的一批战国竹简《系年》后,为我们讲述的秦人先祖从山东半岛来到渭河流域的最新故事。

  朱圉山是渭河上游甘谷西南的一座山岭。《尚书·禹贡》说,朱圉山与青海东南部河南县境内的西倾山、渭河源头的鸟鼠山和陕西境内太华山(华山)相连。也就是说,朱圉山是秦岭的一部分。《尚书·禹贡》还说,当年大禹导流,曾经到过西倾山、鸟鼠山和华山。据此我们可以断定,大禹当年在这一带疏通的河流,就是渭河。

  飞廉后代被周王室发配到渭河上游朱圉山的名义,是为西周守卫西部边疆。那时候的渭河上游,还是诸多西戎部族奔走掠杀的天下。这些以游牧为生的马背上的民族来去无常,杀掠无度。他们经常从陇山和渭河北岸的泾河、北洛河流域如疾风骤雨奔袭而来,又迅疾如闪电般绝尘而去,一直是那时已经将国都搬迁到镐京的周人的最大隐患和不安定因素。秦人先祖飞廉虽然在东部反抗周人,逆历史潮流而动,犯了路线性错误,但他毕竟是商纣重臣。如果像对待其他部族反叛者那样,将飞廉的后代斩尽杀绝,或者给脸上刺上字,向世人宣布嬴族战败后沦为奴隶,无论于嬴族还是正实施礼乐治国的西周来说,都不是最佳选择。于是周王决定,将飞廉部族余部迁徙到陇山以西的渭河上游,给周人充当守边士卒。

  从遥远的东部海滨来到这里,秦人先祖首先要考虑的一个问题是如何生存下来。于是让吃惯大米和五谷杂粮的胃习惯牛羊肉的腥膻味,并让握惯种植粮食农具的双手学会挥舞马鞭,是秦人先祖到渭河上游后首先面临的问题。

  一个具有反抗意识的民族,必然具有忍受苦难和痛苦的非凡耐力。

  飞廉判断和行为失误,给这个民族带来的灾难,只有以整个民族的隐忍和坚持加以消解。于是在与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只要高兴,就会翻身上马、挥舞弯刀和马鞭在草原上狂奔乱叫的戎族既相互厮杀、又相互交往的过程中,这些血管里流淌着曾经统治中原五百多年商人高贵血统的东方民族,也渐渐习惯了在马背上弯弓射箭,并开始在西秦岭山间和渭河谷地水草茂盛的草地上赶着成群结队的牛群、羊群和马群,和所有的西部戎族一样游牧,迅速成长为比那些土著更善于饲养马群的西部牧马人。

  过去的年代,秦人先祖凭借朱圉山一带丰茂的水草和向当地土著学会的牧羊手艺生存了下来。现在的朱圉山古坡一带,还是甘谷境内唯一一块仅存的山间牧场。起伏的山峦绿草如茵,葱茏的林木装点其间。翠绿的山间草甸,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让这里有了一种风吹草低见牛羊的韵味。朱圉山古坡草原,还是渭河在甘谷和天水市秦州区境内几条支流的源头。其中由南坡众多山间小溪汇聚而成的流水,最终流入流经天水市区的藉河,汇入渭河。而北坡山下的流水,走不了多远,就可以投进渭河的怀抱。

  按照李学勤先生的说法,来到渭河南岸朱圉山一带的飞廉后裔,是秦人最初的先祖。那么这些于戎狄丛生的渭河上游安身的秦人先祖,在解决了生存问题后,便很快有了朝着更加辽阔世界发展的想法。甘谷、秦州、秦安、麦积、清水等渭河沿线和靠近关山的张家川境内,到处留下了秦人先祖早期生活、征战的痕迹。虽然更加强大之后,他们从朱圉山迁往西南不足百公里的西汉水上游大堡子山一带,建立了自己的都邑和军队,但最初的时候,秦人先祖游牧、生活的区域,始终没有离开渭河两岸。

  流淌在西秦岭和关山山脉沟壑之间的渭河支流,还有贯穿天水全境的渭河,让两三千年前的天水境内渭河两岸生长着茂密的丛林和丰茂的牧草。对于越到后来越习惯以与当地游牧民族几乎没有多少差别的生活方式开拓生存空间的秦人先祖来说,在从东方被迫迁徙到渭河上游之际,虽然周王室没有像对待其他部族反叛者那样在脸上刺字,而是将他们拥有的嬴姓和祭祀先祖少昊、颛顼的权利剥夺,但这其实是对他们精神和灵魂世界更为残酷的复仇。没有国家、没有姓氏,身处周人和西戎夹缝之间,刚来的时候甚至连获得一点儿可怜的立足之地,也要付出鲜血与生命,从嗜血成性的戎狄手里争取。愈是在四周到处都是杀掠成性,尚处在茹毛饮血时代的戎狄环境生活久了,他们也就愈加清楚周王室将他们发配到这里的“良苦用心”:周人将他们发配到这里,名义上是为周王室保卫西部边疆,其实是将他们置身于死地。秦人先祖要在这种环境中生活,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在虎狼丛中生存下去,要么被虎狼吃掉。为了能够生存,秦人先祖就必须每天与这些来去无常的野蛮部族拼死厮杀,这样既可以保证他们没有精力再度起事叛乱,又能拖住西戎,保障陇山以东渭河中游的周王室安宁。如果秦人先祖不能够变得比虎狼更残忍,在与戎狄无休止的厮杀中被西戎吃掉,周王室也没有失掉什么。 (连载 75)

上一篇:小 雪(宝鸡 汉邦牛) [2014-11-20]

下一篇:任步武传(祝喜堂 范怀智/著) [2014-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