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任步武传(祝喜堂 范怀智/著)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2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文老走到哪里,哪里热闹。在这个各地名士难得会面的日子里,各人拿出绝活,尽兴登场亮相。大家谁也没有想到,年近八旬的文老,唱起了“文革”时的“红歌”《老三篇》,嗓音清亮圆润,可比歌星;唱得苍凉、哀伤,使人回忆起沧桑岁月……当场,戏剧家苏叔阳提笔留句:“文怀沙,我们的老顽童。”

  ◆大轿车路过宝鸡扶风绛帐镇,车窗外,闪过塬下如带的渭河,闪过塬上巍峨的塔影。文怀沙沉思片刻,问车上人:“谁知道,这里为什么叫绛帐?”大家一时语塞。文先生说:“汉朝,咱陕西出了个大学者,名叫马融,他在此地拉开紫红帐子,开设讲坛,讲经论道,桃李满天下,由此,此地才叫绛帐!”

  文先生的博学、才思敏捷,由此可见一斑。

  ◆大轿车进入扶风法门寺,一行名人,游览观光之后,请文怀沙先生为“佛都”题词,顷刻,文老文思泉涌,口占一联:

  法,非法,非非法,舍非非法;门,无门,无无门,入无无门。

  众人拍手称绝,又请文老亲笔书写,镌刻法门寺。文老摆摆手,叫任步武书,他说:“任先生比我更好!”

  任步武先生面对文老,盛情难却,于是,他挥笔书了文老的这副饱含禅意的“口占一联”。

  至今,文老吟出的这副口占联,由任步武书的不朽楷书,镌刻在“佛都”,金光闪闪,垂范后世。

  ◆文怀沙先生游览了周公庙风景名胜区,紧接着来到秦岭北麓的钓鱼台。

  钓鱼台风景区导游李香娥,一路给大师讲述着磻溪河的古老源流以及孕璜石的天然生成,小姑娘说得生动逼真,如临其境。

  文老当场给小导游题词:姜叟兴周八百载,香娥皓齿说磻溪。

  文老将一个无名小导游与姜子牙并论,更让世人惊叹:老顽童的真爱就是平民老百姓呀!

  1990年 5月 3日,文怀沙先生重返宝鸡,为楷书状元任步武的学生们讲课。学生们听课后称赞不已,说:“文老引领着我们,从宝鸡走出,走向全国,走向书法更新更高的境界。”

  5月 4日,文老考察、游览了凤翔东湖,他亲笔题写了“苏文忠公祠”。

  文怀沙先生对宝鸡情满青山,心系渭水,魂牵梦绕。他说:“我的归宿在宝鸡,我是宝鸡的子民。”

  由此,宝鸡市政府给文老隆重地颁发了他的终身“护照”——“宝鸡荣誉市民”。

  ●“我为炎帝守陵”

  1989年 11月 16日,任步武先生进京,会见文怀沙先生。

  文老开门见山,对任先生说:“这回叫你进京,有大事,有香港大事!”

  原来,文老所说的大事,就是任先生从来没有见过的香港大画家卓然。因为卓然相邀任先生,为自己的画《百狮图》临写序言。文老竖起拇指,说:“你真了不起,名扬香港了!”任先生谦虚地回应说:“学生更应感激老师的培养!”

  在文老的介绍下,任步武与大画家卓然相识了。卓然以殷切之情,对任先生叙说了创作《百狮图》的艰苦历程,他说:“为画百狮,为了亲身感受,为了画出真狮子、活狮子,我在动物园里待了一个礼拜,也睡了一个礼拜。所谓夜里睡在狮子身边,其实,我一眼没眨,瞪着眼睛观察狮子的睡态。《百狮图》画好了,就缺少你光彩的楷书题款!最后,《百狮图》还要在香港等地展出!”

  任先生深知此事非同小可,责任重大!他面对《百狮图》,神游在狮子的世界里,灵魂在笔尖上飞舞。《百狮图》的题款和序言顺利完工了,此刻,他才松了一口气,转到文老的书房中;顷刻,他又发现文老在专心致志地观看录像——那是文老数次宝鸡之行,精心拍摄的宝鸡人文胜景和风光……文老看了一遍又一遍,好像迷在宝鸡录像里,又像永远看不够。他看到高兴时,眉飞色舞;他看到沉醉时,更像一个老顽童,回到母亲的怀抱!

  任步武心想,文老肯定会有大动作,但还没有说出口;即使他站在文老一侧,文老依然沉浸在宝鸡的录像里,若无他人……这是文老的一个谜,谜在他心中久久酝酿着,像酒一样,时间愈长,酒味愈香。

  2011年 9月 28日,文怀沙先生又一次重返宝鸡。

  这一次,文老已经年过百岁。任步武先生驱车至咸阳机场,迎接老师。

  这一天,秋风送爽,艳阳高照。秦岭北麓的常羊山上,金菊盛开,漫山遍野闪耀着黄灿灿的光亮,弥漫着浓郁的芳香。山林中鸟儿动听的鸣唱声,如琴如歌,萦绕在青松林中,流淌在清姜河里;白云像飘带一样,浮显在高耸的山峁上,翻卷在炎帝的碑林间。

  文怀沙先生刚一下车,立即与宝鸡市委有关部门,畅谈了关于修建炎帝陵纪念馆的几点提议。这位宝鸡终身“荣誉市民”的决心,感动了所有参会人员。

  他正式发言,一如金石,掷地有声:“我生在宝鸡,死在宝鸡!我死了,要为炎帝守陵!”他含着热泪,吟诵着鲁迅先生的诗句,以表誓约:“我以我血荐轩辕。”

  文老的誓约,回响在渭水河畔,也传遍了常羊山上的炎帝陵园。

  文老登上高峻的常羊山,为镌刻炎帝纪念碑书写碑文:“生在宝鸡,死在宝鸡。”

  他决然在正文下方签上“文怀沙”三个大字。

  他在石碑上决绝地写下誓约,笔锋凝重,如有千钧之力;笔画苍劲,似龙盘虎踞。

  他写下誓约,虽然只是一瞬间,他却写了十多年,那是他以心灵行走在宝鸡的青山绿水间,开始一笔一画,用心书写。(连载 44)

上一篇:渭河传(宝鸡 王若冰) [2014-11-20]

下一篇:生命禅语(宝鸡 上官栋) [2014-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