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

男子患尿毒症坚持打工还医药费 获医院工作机会

编辑:艺龄 来源:钱江晚报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0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原标题:金华勇哥,为你的“诚信按揭”点赞

  4日早上,38岁的勇哥早早地来到医院,做了入职体检。他是一名尿毒症患者,按理,是根本不可能通过这次体检的。

  可是,如果不出意外,这个一周要做3次血透的病人,将正式成为金华市区某医院的一名后勤人员。

  勇哥的病,是几年前查出的,就在结婚前的一个月。婚事告吹,为了治病,还欠了1万多元治疗费——这笔钱,是金华广福医院血透中心主任徐小君垫付的。勇哥家境一般,又得了这种累不得的病,徐小君根本没指望,这笔钱会还上。

  可过去的一年,勇哥硬是撑着病体,靠打零工还掉了6000多元。

  “他凑够2000元就给我送来,那钱拿在手上,都是沉甸甸的。”徐小君说,如果坚持做血透,尿毒症患者一般能生存10~30年,“希望勇哥坚持下去。”

  不幸查出尿毒症

  婚事吹了,工作也丢了

  勇哥姓徐,金华市金东区塘雅镇人,他更喜欢大家称呼他为“勇哥”。

  他的故事,说起来有点辛酸。

  2009年9月,他32岁,正乐颠颠地筹备婚礼,还有一个月,他就要跟未婚妻结婚了。

  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病痛,把他憧憬的幸福生活搅得稀巴烂。

  当时,他在湖北做电焊和道路施工方面的工作,收入还可以。当年9月底,他反复感冒,1个多星期都没好。后来,胃口突然变差,做了胃镜,一切指标又是正常的。

  他回了金华老家,镇上卫生院一个医生说,要么做个肾功能看看吧。报告很快出来了,尿毒症,简直是晴天霹雳。

  他身体一向很好,觉得肯定是误诊了,又跑到大医院去,结果还是一样。

  这下,未婚妻跑了,整个世界都灰了。他害怕别人异样的眼光,每天把自己关在家里,工作也没法干了,就连保命的每周两三次血透,他都十分抗拒。

  “有一天早上我醒来,发现躺在医院里,才知道我在家里昏过去了。”勇哥说,那一次,他真真切切地触摸到了死亡,“我从未那么害怕过。”

  医生说,他之所以昏倒,是因为太长时间没做血透,体内毒素排不出去造成的。

  “如果不出这个变故,现在我的孩子估计都好几岁了。”昨天早上,在金华广福医院的血透室里,勇哥的嘴角掠过一丝苦笑。但很快,他又恢复了笑容。经历了生死,勇哥似乎彻底解脱了。真心看不出,眼前这个身体壮实又开朗的中年人,会是一名尿毒症患者。

  医生垫钱时,没想过他能还

  拼命打了一年零工,硬是还了一半

  自从被从死神手中拉回来后,勇哥活下去的愿望变得强烈了,每周都按时到医院做血透。

  不过,家境不太好的他,到了2012年10月,花光了所有的积蓄。

  “做一次血透要420元,扣除医保,每个月还要掏1000多元。”勇哥说,自己生病后没了工作,还要吃饭生活,只出不进,自己那点家底怎么经得起折腾?

  他有点灰心,又想要放弃了。

  整整一个星期,勇哥没有出现在医院里。广福医院血透中心主任徐小君给他打电话,“你的身体拖不得,赶紧来做血透,没钱先记账好了。”

  这账一赊,就是1年多,到2013年年底,勇哥一共欠了1万多元。

  血透坚持做下来,勇哥的身体好了很多。可是,看着账单,勇哥愁也愁死了。像他这样的人,出去找工作压根没人要,拿什么还呀?

  这些钱,其实都是徐小君用自己的工资垫付的,1万元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他说,“如果能用它救回一个病人的命,是值得的。如果勇哥真的还不上,那就算了。”

  可勇哥是个性情之人,激动地说:“我哪怕去打工,也要把这钱还上。”

  大家以为他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去年4月,勇哥跑到徐主任面前,从口袋里拿出2000元钱,说,“这是我的第一笔‘按揭’。”

  此后,每隔几个月,他都会送来2000块钱,到去年12月下旬,他一共还了6000元。

  勇哥说,这些钱大都是他打零工赚的,在家做做来料加工,有些是同学亲戚捐的,扣除基本生活费,一凑齐2000元,他就马上给徐医生送去。

  金华有家医院愿意给勇哥机会

  他说:我会好好干,早点还清债

  生活有了希望,人自然也会积极向上许多。

  勇哥说,从去年开始,钱慢慢还上,治疗跟上,自己整个人都好了起来,平常跟病友们打成一片,就连以前因病断了联系的同学,也会偶尔约着一块玩。

  不过,他最大的心事,就是找不到稳定的工作。“我们这样的人,哪个单位敢要啊?”

  上周,血透中心一个护士跑来跟勇哥说,市区有家医院的后勤中心在招人,你要不要去试试?主要职责就是平常帮忙送送病人的化验标本。

  勇哥可激动了,立马报了名,元旦前面试成功了,昨天,他在做入职体检。如果不出意外,他今天就要正式上班了。

  钱江晚报记者问他,“你身体吃得消吗?”

  勇哥拍拍胸脯说,“我肯定可以的!”他说,去年开始,血透从原来的一周2次增加到了3次,身体比以前好多了。

  屏蔽此推广内容  昨天,勇哥已经在规划自己上班的“蓝图”了,“做血透的时间(一次半天)以后也要跟着排班表调一调了,上中班和晚班都不影响,不能跟上早班冲突。”

  记者打听到,这个工作一个月顶多收入2000元,不过,勇哥笑笑说,只要能自食其力,这就够了,“我一定要好好工作,早点把债还完。”

  本报通讯员 朱小燕 本报记者 侯明明

上一篇:一家4口患肝癌相继去世 医生称有些癌症或… [2015-01-06]

下一篇:哈尔滨官员穿万元羽绒服指挥救灾 回应:… [2015-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