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辣之惑(宝鸡 路文彬)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2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酸甜苦辣咸是我们舌尖可以感知到的基本五味,后来又有人总结出第六种所谓的“鲜”,甚至还为此发明了味精这样的东西。可在我看来,味精的滋味实在过于做作,对于它的严重依赖如今已导致人们压根不识食物新鲜的真味。味精就像是当下女人们那离不开的化妆品,严严实实地遮掩着她们本来的面目。别说你认识某个女人,一旦她卸了妆,就立马变成让你全然陌生的人。味精也是一样,它让你口中的蔬菜和肉食全是那么一种单调的味道。萝卜和白菜是一个味道,羊肉和鱼肉也是一个味道。实际上,味精就是个独裁者,它用自以为是的鲜消灭了所有食物各具特色的鲜。而没有了这各具特色的鲜,所有食物也便只能统统丧失掉它们特有的本质了。常听见家庭主妇们抱怨不知道该做什么菜才好,其实,单调的根本就不是菜本身,单调的乃是我们自己的口味,是那被味精完全给败坏掉的口味。

  毋庸置疑,华夏民族在人类的餐饮史上觉醒极早,率先告别了茹毛饮血的时代。不过,这同时意味着的也是我们“尝鲜”时代的终结。为此,我们还创造出了另一项最早使用食物香料的世界纪录。既然不愿再忍受食物的原汁原味,那便只好借助于某些调味品来掩盖这样的味道了。而味精就是这些调味品的替代品,有着悠久佐料食用史的我们对于味精可说是一见如故。味精在满足着我们口味需要的同时,也在继续清洗着我们茹毛饮血时代的生猛记忆。

  然而,随着生活水准的日益提高,我们餐桌上的菜肴很快就到了空前丰富的程度。这空前丰富的菜肴最终显衬出了味精的乏味,致使其在我们口腹中的地位开始遭遇动摇。不断有人埋怨现在的菜吃起来味同嚼蜡,他们将此归咎于化肥和农药的过错。至于肉类,怪罪的则是饲料里那用于催熟的名目繁多的化学添加剂。这当然不算是一个误会,但人们却着实也没有意识到,过于丰富的菜肴本身对于我们的口味就是一种伤害。富有的满足使得我们遗忘了饥饿的滋味,而饥饿感的消失又如何还能激发起我们的食欲?加之整日久坐习惯造成的消化不良,食物之于我们胃口的固有吸引力明显正在渐渐失却。

  一同失却的自然还有味精的魔力,味精就此退出了神话的历史舞台。于是,辣椒随即粉墨登场,酸甜苦辣咸鲜中的辣味摇身一变为六味中的新宠,它再也不属于个别潮湿地域的特定所需。这极富刺激性的辣味俨然重新唤醒了我们麻木已久的味觉记忆,令我们的胃口骤然恢复了勃勃生机。辣椒变成人人抵挡不住的诱惑,嗜辣的川菜和重庆火锅瞬间铺天盖地,占据着全国餐饮业龙头老大的位置。你说你不怕辣,他说他怕不辣,还有人说自己是辣不怕。没有最辣,只有更辣,辣才是烹饪的硬道理。辣点燃了我们的唇舌,引爆了我们的胃口。从此,食欲再也不是一个问题,我们的肠胃随时随地都在倾听着辣味的召唤。辣椒为我们实现了一场舌尖上的狂欢。

  显然,沉浸于这场狂欢中的食客们均未认识到,他们辣已成瘾,他们对辣椒的狂热表明的正是一种无可救药的病态。尽管肠胃早已无法承受辣椒的火力,尽管辣椒加剧着痔疮的疼痛,可是他们依然不能接受没有辣椒的餐桌。餐桌上那痛苦并幸福着的表情,使他们个个看上去有如悲壮赴死的崇高勇士。没有人责怪辣椒,没有人怨恨辣椒,辣椒的诱惑始终没有被视为一种罪过。

  殊不知,辣椒所开启的食欲不过就是一种假象,它是以饮鸩止渴的方式欺骗着胃口的需求。辣椒彻底摧毁了人们的味蕾,令其对酸甜苦咸鲜皆没有了感觉,嘴巴在救火似的咀嚼中蛮横地向肠胃输送着它可能并不需要的食物。如果说味精是个独裁者,那么辣椒不但是个独裁者,还是个很极端的暴君呐。因此,我们的当务之急哪里是什么食欲的问题,而恰恰就是解放口味的问题呀——即如何让自己的味觉从辣椒的暴力统治当中摆脱出来。也许,办法只有一个,那便是重拾生猛时代的饮食经验,回到原汁原味的食材面前,将鲜味再度请回我们的餐桌。当然,前提还有一个,即必须保证一定程度的卫生安全才是。

上一篇:采风是怎么一回事(宝鸡 穆涛) [2015-01-20]

下一篇:从百忍到零容忍(宝鸡 王开林) [2015-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