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乡村冬韵 (宝鸡 赵林祥)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2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乡村的冬天娴静而闲适,忙碌了一年的庄户人,开始了收获后难得的休憩与放松,为来年的耕作养精蓄锐积攒气力。清晨的鸡鸣和一大早窗外枝头上鸟儿的尖叫,已拽不起热被窝里懒散的农人,乡谚曰:“起起起呀,呲得像爷爷。”向来勤快的庄稼人睁着眼,半早上了还在热烘烘的土炕上挨着挨着,直到日头爬上了窗棂,各家各户的屋顶上才升起飘摇不定的袅袅炊烟。

  一家人围着旺旺的火炉喝拌汤、抹珍子,吃过简单的早饭,嘴都顾不上抹,汉子叼上烟卷,老者披上臃肿的棉袄褂子,携儿拽孙地挪出头门,拣个避风向阳的角落,背靠墙根坐下来,享受农家冬闲日子里最最惬意的“晒暖暖”。

  太阳像个浑圆的火球儿,慢腾腾在村东老槐树的尖梢上爬升着。很是费劲地挣脱了树梢的纠缠,将暖洋洋、温吞吞的光,尽情地撒在村子的角角落落。村前的南坡雾蒙蒙若隐若现,大片覆盖着白霜的麦田,蒸腾出丝丝缕缕绵延不断的湿气,蔫头耷脑的麦苗儿便袒露出嫩旺旺的绿色生机,把满眼的希望呈献给闲适中的农人。

  微风卷带着枯萎了的树叶,在村街上悠闲地翻挪,气温越升越高,暖阳下的背风角落就出奇的惬意舒坦。张家大爷乐呵呵凑过来,李家伯伯笑嘻嘻走上前,胖婶老远扯开了嗓门,薛嫂一溜小跑地应承,“晒暖暖”的庄户人扎起了堆儿。放开喉咙说古今、谝段子、讲笑话、论收成、道来年、家长里短、世事沧桑、生活况味,从一张张喷吐着白气的嘴里无遮无拦淋漓尽致地倾泻而出。贪玩的孩童们在人堆里见缝插针的穿梭,几只花狸猫咬鞋帮、叼裤角极尽能事地套着近乎,摇着尾巴的老狗叽呱叽呱舔食着不时着地的食物,成群的麻雀在墙头和柴堆间起起飞飞叽叽喳喳凑着热闹,啄食馍渣的大公鸡被疯蹿的娃娃惊出“咯咯”的尖叫。乡间冬日的“晒暖暖”真是大人乐呵,娃娃闹腾,好不悠闲快活啊!

  冷不丁,一声激昂的旋律在老槐树上的大喇叭里炸响,随即远远地传来:“舞蹈队出场了——”的吆喝声。正玩得起劲的孩童得令般戛然而止,片刻的愣怔后就一起向村当中跑去。大人们啐一声“崽娃子!”起身拍打着身上的土末柴屑,互相招呼着跟在娃娃们屁股后面,成群结伙地赶到村中的广场。平展展的水泥地上,三四十个俊姑娘、俏媳妇已排开了方队,个个身着红毛衣、健美裤,手执花花绿绿的绸条子,跟着喇叭里的音乐节奏,转圈移位,踢腿扬臂,翩翩起舞。五颜六色的彩条儿在一片红色的海洋里左右盘旋上下飞舞,绘出浪漫多彩的图景,舞出乡村冬日的红火。猴急了的娃娃跟着展臂摇手,咬着烟锅的老者忍耐不住地踏步踢腿,乐呵呵的壮汉子亦跟着乐曲摇头晃脑,老婆婆们捂着缺牙的瘪嘴哧哧地憨笑。新时代新农村别样的冬日韵致,醉了乡村,醉了农人……

  乡村的冬天是寒冷的,但亦是温馨而美丽的。别致的冬韵就是暖心的甜酒,慰藉了农家平凡恬淡的清闲日子!

上一篇:难忘的二十年 (宝鸡 张志功) [2015-01-20]

下一篇:戍边卫国的宝鸡娃 (宝鸡 庞伟兴) [2015-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