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碾辣子 (宝鸡 魏涛)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2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西岐人爱吃辣子,从小到大与辣子分不开,吃面要放辣子,炒菜也要放辣子,不吃辣子吃饭就好像缺了点什么,不解馋,不过瘾。

  现如今人们生活好了,辣子依旧是西岐人吃饭的主要作料。而小时候碾辣子的情景,至今还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记得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我还没有上小学,农村还是生产队吃大锅饭的年代,每个生产队有一个公用的碾子,家家户户可以用它碾辣子、玉米等农作物。每年秋天,生产队给每家每户分了辣椒,一家人白天干活忙了一天,晚上围坐在煤油灯下一起绑辣椒串,大人小孩有说有笑,其乐融融。第二天把绑好的辣椒串挂在屋檐下,等到冬天风干以后再碾成辣面。那个年代的冬天特别冷,鹅毛般的大雪一下就是四五天,等到天晴了,雪消了,地干了,母亲把辣椒放在三尺大的铁锅里烤好,便带着我们到村口去碾辣子。刚开始我们的干劲很大,推起碾子跑得很欢,母亲默默地用笤帚扫着碾子上的辣椒,时间一长我的腿就像灌了铅一样,跑不动了。你不推,她也不推,这时母亲很明智地规定我们几个由大到小每人推五圈,这时谁也偷不成懒了,大家比赛着,干得热火朝天。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农村全面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和牲畜等都分给私人,碾子和碾盘也分到了农户家里。

  现在人们吃辣子不是用铁碾槽碾就是直接到市场上去买,再也不像过去那样费事了。但我还是保持着自力更生的生活作风,每年秋天绑辣子,冬天把辣椒装在蛇皮袋里放在暖气片上烘烤一周,然后拿到斗鸡市场,用电碾子碾成辣面。而母亲每年到宝鸡来,都要在家里的阳台上挂一串红辣椒,红彤彤的辣椒让我时常想起过去的时光,想起小时候碾辣子的情景。红红的辣椒也代表着母亲的期盼,即希望子女们的生活过得红红火火。

上一篇:微笑 (宝鸡 张菊侠) [2015-01-20]

下一篇:抓周 (宝鸡 王商君) [2015-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