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渭河传 (宝鸡 王若冰)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22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尤其是在现代文明火光四处蔓延,温暖迷人的中国乡土精神气息奄奄的今天,当我们试图从柳青、陈忠实、路遥和贾平凹笔下再度抚摸、品味、回望中国乡土精神与绵亘数千年农耕文明的精神光焰之际,亘古奔流的渭河已经日渐消瘦和浑浊的身影,笼罩渭河上空工业化和城市化的阴霾,以及越来越变得苍茫模糊的村庄与田野的背影,都在明确无误地提示我们:弥漫在渭河流域的古老乡土已经离我们而去,而且不可唤回!

  就在即将结束对渭河这条负载着中国农耕文明从萌芽到诞生、发展到达到辉煌巅峰的河流进行最后一次深情回眸的时候,我看到发表于 2006年 9月 20日《陕西日报》系列报道《水患的忧思——渭河备忘录之三》有这样一段文字:

  从前的渭河中下游没有堤防工程,渭河自由流淌,属于槽河、地下河。如今,渭河中下游暴露出频繁成灾的问题,并不是渭河的水大了,事实是渭河径流量在减少。 1981年的大洪水,华县段流量为 5380立方米 /秒,没有多少灾情。 2003年的大洪水华县段流量为 3570立方米 /秒,却出现大洪灾。二十年如此巨变,说明地上河的形势越来越严峻。

  三门峡水库建成以来,贡献是巨大的。可是多年高水位蓄水运行,加之上游水土流失,造成库区泥沙严重淤积,形成悬河。黄河发大水,向渭洛河及其南山支流倒灌、淤积;渭河发大水泄洪不畅,同样朝支流倒灌、淤积。河床在抬高,河堤在加高,连桥也在加高,渭南的华县、华阴、大荔,以及西安的临潼等低洼易涝地区,均处在决堤即淹的危险境地。

  这篇文章还有这样一段文字:

  现在的渭河已经变成季节性多泥沙河流;现在的渭河,平时南山水清而北山水浊,清浊分明,降雨时,清流则浊,浊流则更浊。渭河水变浑浊之日,就是渭河流域水土流失之时。水文资料显示,解放以来渭河含沙量明显上升。年均含沙量 52.8公斤 /立方米,最小含沙量为 0( 1951年 4月 21日),最大含沙量 905公斤 /立方米( 1997年 8月 7日)。年均输沙量 4.05亿吨,汛期约占 80%。

  渭河水含沙量增加,主要是水土流失加剧了。渭河流域是黄土高原水土流失严重地区之一,水土流失面积 3.6万平方公里,约占总面积的 65%。其中甘肃省渭河流域的水土流失面积 1.97万平方公里,约占流域水土流失面积的 54%。有人测算过,仅渭河定西流域段,年平均流失泥沙5044万吨,每年流失的土层泥沙用 60吨的火车皮足可以装 84万节车皮。每亩耕地年损失氮、磷、钾 121公斤,流失量大大超过了当年化肥的施用量。泥沙和养分就这样随水而下,变利为害,年复一年,恶性循环。上游切肤之痛,渐成下游心腹之患。

  在这里,还没有提及正在让整个中国大地变成工厂和城市的现代文明对古老渭河精神、文化、灵魂的吞噬与威胁。

  工业化、现代化和信息化的未来,我们不仅无法阻挡,并且心向往之。但无论将来人类生活在多么幸福、自由、自在、完美的世界,我们总还是需要一条负载了一个民族精神文化史的河流,来提示我们曾经有过的过去,需要一种弥漫在这条河流之上的温馨、感人、充满诗意的精神情感,来温暖当代人日渐孤寂、茫然、冷漠、空虚的精神和内心吧。

  后    记

  这本在我的精神和情感深处存活了六年之久的书,终于画上了最后一个句号。《渭河传》是我孕育时间最长的一本书。完成《走进大秦岭》后,我就有了对渭河进行一次集中而完整的考察的想法。但接下来的日子过得烦琐而忙乱,渭河之行一次又一次被搁置。尽管我出生在渭河边上,这么多年也一直生活在渭河温暖的怀抱里。但自从有了 2004年的秦岭之行后,我一直固执地认为,要进入山川河流的精神层面,就必须拥有将自己精神和肉体与高山河流、山川大地合而为一的经历。而要实现这一步,最好的办法就是行走。

  写作是一种缘分,也是一种心境。由于多年来对渭河的关注与思考,这次渭河之行,我侧重于以一种持续完整的行走与触摸感受古老渭河在我精神和内心所呈现的状态,而不仅仅是俯视与探寻。为了整体呈现渭河古老博大的历史文化精神,我跑遍了甘肃、陕西、宁夏三省区,包括十数条支流流经的渭河流域广大区域;我也查阅了沿途各县区的志书,走访了还遗留着渭河古老情感经历的村镇古道、历史遗迹,并从多达数百万字计的文史资料里,寻觅渭河留在中国数千上万年历史中的古老回声。《渭河传》也是我对以秦岭渭河为中心的这块山川起伏、河流纵横、历史古老、文化深厚的土地所蕴含的历史文化精神整体呈现与总结。渭河是一条承载了中华民族古老凝重、深厚迷人历史情感和文化精神的河流。她古老奔流的浪花,见证了中国农耕文明孕育、发展,并在创造周秦汉唐极度辉煌之后走向衰落的全过程。所以在这本书里,我试图将渭河的生态经历和精神文化经历,置身于中华文明与中华民族孕育、萌芽、发展的宏大背景之中,尽可能全方位地揭示并呈现渭河文明与中华文明、渭河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之间相互孕育、相互生成、相互发展的相因关系,进而客观而真实地呈现一条河流与一个民族成长壮大经历相互照耀的文化精神情感。

  这本书从有了动议和想法到完成,历经了五六年时间。五六年时间,说起来并不漫长,但那种无望的等待和期盼却让我身心备受煎熬。现在,终于有机会完成我试图以一座山、一条河流、一个民族的情感经历,呈现我构建中的秦岭文化、渭河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之间相因关系的走访、寻觅、写作,我要感谢这么多年来给我工作、生活、写作予以各种各样帮助的亲人、朋友、同事、领导和那些在我行走、写作中也许只有一面之交,却给我极大帮助与鼓励的人。没有他们的支持与鼓励,我的行走与写作不仅会变得苍白无力,而且极有可能半途而废。

  最后,我还要感谢一贯关注我的读者。是他们的鼓励与鞭策,让我拥有了继续写作与行走的勇气。(连载完)

上一篇:大美卷阿地 (宝鸡 成宗田) [2015-01-22]

下一篇:眉县乾隆古碑的历史故事 (宝鸡 杨烨琼) [2015-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