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母亲的生日 (宝鸡 姚三中)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2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今年元旦给母亲过生日,让我百感交集,想起一句话:孩子的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

  参加工作后,兄弟几个都不在父母身边,还好妹妹住的离二老不远,可以经常回家照顾。兄妹们提议说是给母亲组织一次生日纪念,母亲却总笑着说,都不记得日子了。母亲的记性特别好,如果不是有意搪塞,便的确是没有记忆。母亲记得我们兄妹每个人的生日,甚至亲戚邻里孩子的生日,谁在哪一天生的,谁比谁大几天,谁比谁晚几个时辰,她都说得一五一十,记得清清楚楚。

  记得小时候,每当我过生日,母亲会做家乡特有的岐山臊子面或者煮鸡蛋给我吃。到后来我到县城上高中住校,每周回家一趟,母亲会给我一双她亲手纳的布鞋和烤得黄灿灿的锅盔馍,或者还有一罐自制的辣子酱,那味道至今回想起来都让我热泪盈眶……

  母亲从小就没了爹娘,没有确切的生日记忆也许是真的。母亲从小和舅舅相依为命,嫁给父亲后,父亲一直在省城高校当教师,每年寒暑假才回老家,秋收夏忙时也赶回来帮农活。母亲拉扯我们几个,还得照顾爷爷奶奶。爷爷身体硬朗,干农活从不落人后。那年农历八月十三,爷爷当天下午从地里干完农活回来就突发疾病去世了。奶奶却因半身不遂卧床近二十年,母亲一边干着农活,一边还得照顾好奶奶。我的记忆中,每次放学回家,我第一个是去奶奶的上房。奶奶是个善人,信佛食素。那些年日子清苦,饭菜里没有多少油水,所谓忌口,就是不吃葱蒜韭菜之类。母亲为奶奶单独准备了碗筷,放学后给奶奶喂饭是我替母亲分担的力所能及的事情之一。

  那些年缺衣少穿,每天晚上,母亲在油灯下搓棉纺线,为我们兄妹制衣做鞋,白天还得下地干活,一天到晚操持劳作,非常辛苦。多年后直至今天,母亲勤俭节约、勤劳善良和她孝敬老人、与人为善的品德,一直烙印在我心里并对我的成长影响深刻。

  我现在从事的是旅游服务工作,节假日双休日正好是旅游旺季,一般不能休假。大前年母亲节那天,我打电话向母亲问好,结果母亲在电话中说,母亲节就母亲节,打电话做啥?她说她以为我能回去,特意做了我最爱吃的醋粉……此后每当母亲节或者其他节假日,如果不能回去看望父母亲,我一般不当天打电话,免得老人家挂念。

  去年 4月,母亲突发青光眼,住院期间我们兄妹轮流到医院陪护,同房的病人羡慕母亲有福、教子有方,把孩子教育得一个个考上大学,有了正式工作。母亲却说,我哪里有时间教育他们,孩子放学回来还得帮我做农活挣工分呢!

  我们兄妹商议,就把母亲的生日定在每年元旦,大家都回去,全家团圆,给母亲好好过个生日。母亲说,你们有这份心意就够了,不要耽误工作,把孩子的学习抓紧。现在的日子已经挺好了,暖气煤气都通到家里,看病买菜基本不出院子。只要你们好,我过不过生日都一样!

  母亲,我们爱您!祝愿您和父亲健康长寿,幸福安康!

上一篇:我在北京的小房间 (宝鸡 李小洛) [2015-01-23]

下一篇:凤鸣湖游记 (宝鸡 黄怀章) [2015-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