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难忘的二十年 (宝鸡 张志功)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2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在习仲勋身边工作的日子里

  伯仲情笃  心心相印

  习书记一生和很多共同战斗、工作过的同志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们一起书写了无数可歌可泣的革命事迹。

  习书记一生结交的老战友、老朋友很多,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和陕西省人民政府原省长赵伯平的关系。他们同为陕西老乡,在对敌斗争中一起出生入死,同时经历了党内斗争严酷的考验,从而成为挚友。

  赵伯平年长习书记 11岁,革命资历老,曾经是习书记的上级。后来,习书记调到中央工作,赵伯平仍在陕西,但两人的革命友谊并没有因为彼此职务的变动而受到任何影响。相反,习书记对赵伯平一直尊敬有加。半个多世纪以后, 1986年的 4月 7日,习书记回忆起他在赵伯平领导下的一段工作经历时,深情地说:“赵伯平同志对我帮助影响很大,他经常给我讲马列主义基本知识,讲中国革命历史。那次在三原城墙上和我说话的神态,就像刚发生在眼前,令我久久难忘。”这指的是1933年的 3月中旬,赵伯平与习书记在三原城墙上的一次谈话。当时赵伯平担任中共陕西省三原

  中心县委副书记兼管组织工作,习仲勋担任团县委书记。

  1988年的一天,在京的部分老同志相聚在一起叙旧畅谈。席间,习书记和赵伯平两人之间有一段风趣而精彩的对话。当习书记多次称赞赵伯平为“老师”时, 86岁的赵老连连谦辞:“不是老师,是同志。”习书记又诚恳地说:“你是我的良师益友。”赵老又笑着说:“良师不敢当,益友是事实。”接着,机智而幽默的习书记把他俩的名字各取一字合在一起,说:“伯仲,伯仲,你是伯,我是仲,你是老大哥!”大家都高兴地笑了。他们之间这种不是兄弟而胜似兄弟的革命情谊,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位老同志。

  俗话说:“岁寒知松柏,患难见真情。” 1962年 9月,在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康生一伙利用《刘志丹》小说问题诬蔑习书记反党,一时,习书记面临“墙倒众人推”的险恶处境。当时,全会分小组开始所谓的揭发批判,赵伯平在西北小组会上始终默不作声,既不揭,又不批,也不表态。当时西北小组组长、西北局主要负责人以及其他人多次动员赵伯平发言,他一直保持沉默,不为临祸而改节。秘书好心地劝他表个态,不料他严肃地说:“不表态就是表态,我坚信仲勋是个好同志!”赵伯平进而强调说:“在大是大非上迎合某些人的需要,说违心话、做违心事是卑鄙行为。这样做会丢掉马克思主义的灵魂,丢掉共产党人的党性!”

  在是非颠倒、极左风暴肆虐之际,赵伯平坚持真理,不怕被牵连,真正做到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其铮铮铁骨令人肃然起敬。

  西安城墙是我国保存最完整的一座古城墙,是闻名世界的人文景观之一,但关于保存这座明代古城墙的内幕却鲜有人知。

  1958年,在“大跃进”的高潮中,陕西省有些人头脑发热,把西安古城墙视为封建遗堡,主张拆除。此事反映到省委常委会上,引起很大争议。赵伯平力排众议,主张保护,反对拆除,但他深知,主张保护的意见难以决定古城墙的命运,于是,他以个人名义上书国务院秘书长习仲勋,请求支持。同时,他向习书记转呈了陕西著名历史学家武伯伦先生一封同样请求保护西安古城墙的信件。

  习书记接到他们的信以后,态度也很明确:“不能拆,要保留。”但在如何保留的问题上,习书记并没有采取简单回复赵伯平来信的方式,而是深谋远虑、用心良苦地建议把西安古城墙列为首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用法律的手段保护西安古城墙,这样一来,使得西安古城墙彻底摆脱了文化虚无主义的侵害,得以法定永存。

  如今,雄伟壮观的西安古城墙依然完整无损地矗立着,向世界展示着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试想,如果不是这样,而是以个人名义写信支持赵伯平的意见,那样,西安古城墙虽然可以躲过“大跃进”浪潮,但很难躲过“文化大革命”中“破四旧”的浩劫。习书记在保护西安古城墙问题上起了关键性作用,这也是“伯”“仲”联手为西北人民、为保护国家文物所做的一件功在千秋的大好事。

  2012年 7月 13日,是赵伯平同志 110周年诞辰,陕西省的老同志以及各界人士举行了缅怀赵伯平的座谈会。齐心大姐委托儿子习远平代表自己到会讲话:“我和我的儿女们以崇敬的心情对他表示深切的怀念。”“赵伯平同志是德高望重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也是西北地区最早从事革命活动的老同志之一。”“他的突出特点是‘知难而不退,临危而不惧,遇险而不惊,蒙冤而不怨’。”“仲勋与赵伯平的战友深情和这种亦师亦友的关系终生不渝……”

  习书记另一个老战友是王世泰同志,大习书记 3岁。他们相识共事 60多年,彼此感情也很深。

  上世纪 90年代初,我作为《习仲勋革命生涯》一书编辑组的成员,认为王世泰和习书记的革命情谊在此书中不可或缺,恳请他写篇回忆习书记的文章以作纪念。我专程赶到深圳拜见王世泰和他的夫人魏乃。进入耄耋之年的世泰同志欣然应允并很快完稿。他在文章中详细回忆了在陕甘边期间和习书记  3  次见面时的情景。

  第一次是 1931年秋,王世泰和习书记都在国民党军队做“兵运”工作。王世泰听了习书记对当时形势的看法以后,说道 :“这一次见面,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仲勋同志虽然只有十八九岁,但显而易见比较成熟。他外貌文静,内里火热,谈吐清雅,谋略过人,是我党一位年轻有为的好干部。”(连载 23)

上一篇:凤鸣湖游记 (宝鸡 黄怀章) [2015-01-23]

下一篇:绝秦书 (宝鸡 张浩文) [2015-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