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让权力退位 还纯粹文艺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0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  近日报道,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直言:“有的领导干部楷书没写好,直接奔行草,还敢裱了送人。”谈到一些地方书协“官气”太重时,王岐山还说,“现在有的干部玩过了,飘飘然了,忘记了执政党和老百姓的关系了。”此话一出,旋即引起了舆论对官员违规“文化兼职”这一反腐话题的关注,吸引了各路媒体大量转引。

  现  象权力与文化勾兑的高风险区近年来,伴随反腐大案要案内幕的曝光,权力与文化勾兑的路径也日趋清晰。其中,不少官员落马后,都被曝出此前曾兼职文化圈官员的经历,且部分人的贪腐轨迹也与其中的“雅贿”相关。此外,官员未有文化兼职行为,但玉石等文化收藏品系贪腐主要来源的案件也间或有之。

  官员兼职文化圈现象可根据舆论评价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名副其实型”兼职官员,即官员在某类艺术上的确有些造诣,并在相关协会兼职,这类情况相对鲜见;另一类则是较为常见的、易引争议的“名不副实型”兼职官员。如落马的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秦玉海,业内对其曾在法国开展的摄影作品《真水》的评价便褒贬不一; 2013年底,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落马,有人评价其书法称“比不了大家”。

  在舆论看来,无论是否“盛名难却”,这类文化圈兼职官员都较容易走变相贪腐的路子。正如学者阮齐林所言,很多官员把不值钱的书法作品高价出售,但不少人事后纷纷落马,艺术品也随即从“洛阳纸贵”到无人问津;买下来的人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作者手中的权力。

  另外,如果官员并未在文化社团兼职,则直接通过“文化受贿”敛财。相比之下,该类手法更加直奔“投其所好”的官场“潜规则”:诸如“玉痴”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收受的巨额贿赂中,玉石藏品之丰富可开办玉石展;吉林省通化市原市长田玉林被指控的 4000多万元受贿物中,则含有大量书画和钻石。

  观  点文艺团体要以专业水平论英雄据人民网监测显示,近 4成网民认为向文化圈中的权力腐败开刀,体现了“有腐必惩”的决心;同时,逾 3成网民认为文化社团与权力勾结现象客观存在,不满官员利用兼职身份为作品“抬身价”;一些网民建议把易滋生腐败的文化社团也纳入专项巡视范围之内;还有不少网民对“文化兼职”现象抱有相对客观、理性的态度,认为解决官员涉足文化圈问题不应搞“一刀切”。

  媒体肯定王岐山表态释放出强化管理官员兼职社团问题的信号。香港《大公报》等媒体肯定此举是净化政治风气、还艺术本真的需要,认为从王岐山的“狠话”看,“高层对此有着清醒认识,后续工作已箭在弦上”。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汪玉凯等人认为,王岐山的讲话释放出强化官员任职社会团体问题管理的信号,未来通过严管,或将出现大量的退团现象。

  “官本位”思想为文化作品“抬高身价”,易滋生“雅贿”等权力腐败现象。一方面,《京华时报》等媒体总结业内观点,在肯定部分“文化兼职”行为利于推动文化交流之时,更多地表现出了对当前文化圈“官职”与利益挂钩,从而滋生对艺术品市场不良影响的普遍担忧。业内专家认为,不少官员艺术作品的市场评估价与实际水平“倒挂”,“官本位”思想买了官员的“好”,却寒了艺术家的心;另一方面,媒体、专家共同直指“雅好”易诱发“雅贿”等权力腐败和勾结案件。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刘藩等专家认为,近年来“雅腐”盛行,围绕书画、摄影、玉石收藏等领域形成了新的行贿物品和渠道。

  对于如何遏制此类现象,媒体和专家呼吁尽快推动落实“一官不能二任”制度。新华网、《南方都市报》均提到 1998年的《关于党政机关领导干部不兼任社会团体领导职务的通知》,拷问为何禁令颁布 17年来仍不断有干部热衷于跻身“文艺圈”。新华网指出,尽管去年来部分省份在推动相关改革上所作出的努力有目共睹,但是,“官味”浓重的文艺队伍显然与此前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相背离,表明去行政化的改革刻不容缓。有学者认为,“一官不能二任”的原则仍需进一步严格规范,文艺团体要以专业水平、社会效益来论英雄。

  点  评让权力的归权力  让文艺的归文艺纵览此次舆情,媒体、专家和网民均从王岐山的表态中看到了中央 2015年继续强力推进反腐败工作的坚定决心。

  不过也应看到,关于官员“文化兼职”易招致“雅贿”风险、造成文艺界“劣币驱逐良币”的舆论担忧陆续呈现,也侧面反映出多方对改革和反腐的两重期待。这也与近年来秦玉海落马、倪发科案发等热点舆情的传播不无关联。需要注意的是,解决权力染指文化圈问题要始终保持理性态度,既不应“一刀切”,又不能全盘否定“文化兼职”官员的工作成就,真正让权力的归权力,让文艺的归文艺,使文化圈回归纯粹。

  面对舆论对官员兼职文化社团舆情的严重关切,部分涉事干部与相关负责人能够直面追问,对当事人任职的情况及其合法性和合理性予以澄清,充分彰显了政府部门信息公开的诚意和对公众的负责态度,这无疑有利于缓和舆论对政府官员的疑虑,强化政府在民众中的威望。不过,和欲盖弥彰者相比,这些主动及时的回应仍占少数,日后能否畅通政府与民间舆论的沟通渠道,文化社团内部及相关的人事、组织和纪检部门能否开展彻底的清查行动,并及时将结果公之于众,都事关舆情的未来走向。

  建  议将“一官不能二任”禁令提升至中央反腐战略布局的高度上加大“主动退团”的舆论动员,为推进改革做好舆论铺垫。“(官员)明智之选,就应该从现在开始,自觉急流勇退”。最好的改革莫过于让改革对象自发意识到革新的不可逆性以及危机感和责任感。有鉴于此,各级媒体和新闻宣传部门,当结合习近平总书记此前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围绕“让权力的归权力,让文艺的归文艺”这一主题,加大重点舆论宣传引导的频次,营造良好氛围,减少日后改革阻力。

  改革可循序渐进,视阻力大小有区别地进行。对于阻力较小的地方文化社团,可考虑优先推进去行政化改革,能否顺应“去行政化”改革期待、回归文化和社会公共服务职能,或对日后改革方向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相较之下,一些机构架构相对庞杂、人员较多的文化社团,则可考虑先从精简机构入手。相比县市级等中基层文化社团,省级及以上的社会团体往往存在更大的权力“置换筹码”,因此机构臃肿等问题或更加突出。

  将“一官不能二任”禁令提升至中央反腐战略布局的高度上,加大相关立法保障。面对当前权力与文化腐败渗透的新问题,“一官不能二任”禁令是时候提上中央反腐布局的新高度,加大惩戒力度,对铤而走险者形成强大震慑。立法、司法、纪检部门应当重视推进禁止“一官二任”、禁止在职官员作品交易拍卖等方面的立法保障和执纪问责,让整治权力染指文化圈乱象能在依法治国的改革进程中于法有据、违规必究。(据  《中国纪检监察报》)

上一篇:幸福的韵味 [2015-01-28]

下一篇:难忘的二十年(宝鸡 张志功) [2015-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