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难忘的二十年(宝鸡 张志功)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0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在习仲勋身边工作的日子里

      1985年王超北逝世,习书记在百忙中参加了他的追悼会。党组织评价王超北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忠诚战士”。其故居在 2011年被确定为陕西省澄城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并举行了隆重的王超北故居揭牌仪式。

  在对张西铭、王超北两人的甄别平反、工作安排以及生活照顾上,习书记都给予了直接的关心和帮助。

  虽然对于身处逆境中的干部习书记给予很大的同情和关心,但在那不正常的岁月里,他自己身陷危难,对一些蒙冤受屈的同志,比如张秀山、刘景范、范明、孙作宾等,往往爱莫能助,到晚年为此仍深感遗憾。甘肃省政协原主席黄罗斌同志在 1963年就被打成“修正主义分子”,接着被开除党籍。几十年后,习书记在回顾黄罗斌挨整时动情地写道:“在黄罗斌同志遭到不公正待遇时,我作为他的老战友、老上级,也曾多次为他说过公道话,我觉得我有责任保护党的优秀干部。但是,在极左路线统治党内时,我自己也受到了无情的打击,对黄罗斌同志更是爱莫能助了。我常常感到无限的感伤。”从中足见习书记对战友深厚的关爱之情。

  习书记不仅关心、保护干部,而且也敢大胆使用有才能而身处逆境的干部。

  1979年春,广东的改革开放已经起步,做好香港商界的工作举足轻重。经国务院侨办主任廖承志同志及有关部门负责人推荐,广东省委研究决定,拟派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原副主任苏翰彦同志赴香港开展前期工作。在省委研究该项工作时,习书记让我去接苏翰彦来省委谈话。

  苏翰彦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很大冲击,此时还没有平反。他一见我来,马上意识到省委领导此次召见一定有重要任务,便带儿子苏锷随我到了省委。在接见中,习书记亲自向苏翰彦布置了任务,交代他立即动身赴港。习书记的信任和重托使他非常感动。苏翰彦没有等候组织部门的平反决定,夫妇俩带着几个儿女先后到了香港。他遵照习书记的嘱咐和指示,在省委、省政府及有关部门的支持帮助下,在港、澳地区宣传国家经济改革和对外开放政策,开展招商引资工作。

  苏翰彦夫妇动员他们在香港、澳门的老朋友——何贤、霍英东、马万祺等知名爱国企业家,并由他们出面联络和组织香港新一代的企业家,包括长江实业、新鸿基、恒基及新世界集团等经济实力雄厚的上市公司老板回广州和家乡参观考察,港澳企业家投资广东由此打开局面。

  1989年,北京那场政治风波发生后,不少外商和港商人心浮动,有些商人想把资金和企业从内地撤离。对此,苏翰彦又遵照广东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指示,要求他的儿子苏锷(时任职于香港新世界发展集团中国投资部)全力辅助该集团董事长郑裕彤和郑家纯父子,加快和扩大在广东省的投资与合作。苏锷陪同郑裕彤去北京拜见国家主席杨尚昆、国务院总理李鹏。在中央领导的鼓励和支持下,郑裕彤决定香港新世界发展集团率先大举投资广东,使得香港不少华商恢复了信心。到了 20世纪 90年代,香港大量的资金技术以更大的势头涌向广东和内地,出现了改革开放以来新的投资热潮。

  在广东改革财政经济政策方面,苏翰彦一家也有重要贡献。当时,广州市政府要开拓“珠江新城”项目建设,资金不够。广州市原市长黎子流聘请苏锷做政府顾问,向他问计。苏锷建议,政府拍卖土地,不能只按地面面积计算,应按建筑面积或建筑物容积率来计算土地拍卖价,这样可以大大增加政府的土地收入。广州市政府采纳了苏锷的建议,制定了新的建设用地拍卖政策。政府的财政收入得到数十倍的增加,有效解决了大规模建设资金短缺问题。

  苏翰彦一家的经历,是习书记和广东省委在改革开放初期,大胆解放干部,知人善任,放手使用人才,充分发挥统一战线作用的一个突出的范例。

  肝胆相照   统战典范习书记一生广交朋友,待人至诚而宽厚,在党内外被誉为“统战工作的典范”。

  说起统一战线工作,无论是党内还是党外,大家都称赞习书记是“统战工作的典范”,更有人赞誉他是“统战大师”。我离开习书记以后,调到中央统战部工作,对此体会更深。

  一般来说,民主人士社会阅历丰富、社会影响大,其中的文化人大都学术造诣深厚,要使他们从心底里佩服共产党的干部,并向你交心,并不容易做到。习书记是我们党内为数不多的让民主人士真心佩服并愿意交心的高级领导人之一。他们把习书记当作挚友,风雨同舟、患难与共。之所以如此,我认为大体上有两个原因:一是同习书记的革命经历有关。他自参加革命以后,亲身经历过党内“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给革命事业造成的损失,并遭受过“左”倾路线的打击迫害。“左”倾路线的一个特点就是怀疑一切、打倒一切,自然就谈不上搞什么统一战线了。习书记常说,干革命,朋友越多越好,敌人越少越好。因此,在残酷的对敌斗争年代,无论是在两当、在照金,还是在南梁,以及后来的关中分区,他都一直重视统战工作,包括解放前用“结拜兄弟”这种方式,交了许多朋友。解放后,他在西北独当一面处理诸多复杂的民族问题,稳定了西部大边疆,特别是辅佐周总理处理国家政务 10多年,深谙统战工作的精髓和要义。二是习书记人格、人品的魅力。习书记待人至诚,有很强的亲和力。他不管担任什么职务,从来不摆架子,不居高临下,永远平等待人;他搞五湖四海,不搞宗派,不管对什么人,总是周到、热诚、以礼相待。可以说,他一直是以人为本带着一颗赤诚之心去做统战工作的。我想,这大概就是他不仅在统战系统也在全党受人尊敬和爱戴的原因吧!

  习书记在统战工作上受到毛主席多次表扬,被人们广泛传诵的是收服青海藏族昂拉部落头人项谦的故事。

  昂拉部落分布于青海省境内的黄河上游西岸一带,山高林深,地势险要,在解放前属当地千户管辖。千户为封建世袭官职,直属省政府辖制。(连载 26)

上一篇:让权力退位 还纯粹文艺 [2015-02-03]

下一篇:绝秦书(宝鸡 张浩文) [2015-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