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难忘的二十年 (宝鸡 张志功)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0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项谦于 1933年继承千户职位,成为昂拉部落第 12代千户,时年 28岁,其家族集神权、族权、政权于一身,在昂拉部落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

  虽然项谦在 1949年解放军挺进青海时还派人带着礼品向解放军致敬,表示欢迎解放,但后来他受国民党残部煽动,组织了反革命叛乱活动。

  中共中央以及西北局高度重视昂拉事件,经研究认为:项谦在叛乱中既有其反动的一面,又有被人利用、可以争取的一面。在解决昂拉问题上,必须把民族问题同反革命叛乱严格区别开来;对项谦必须进行耐心争取和等待;在剿匪问题上,必须坚持军事清剿与政治争取相结合。

  时任西北局第二书记、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西北军区政委之职的习书记坚持采取政治瓦解为主的方针,以十分慎重的和平方式解决,对项谦应该采取更为宽大的政策,反复说服,努力争取其转变。针对急于军事进剿的主张,习书记给时任青海省委书记的张仲良打电话:“万万不可擅自兴兵,只有在政治瓦解无效以后,才能考虑军事进剿,但也必须请示中央批准后始可行动。”据此,青海省委、省政府对项谦进行了艰苦细致的政治争取工作。从 1949年 9月至1952年 4月上旬,在长达两年时间内,先后派青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喜饶嘉措、省政治协商委员会副主席扎喜、省政协副秘书长古嘉赛等藏族知名人士17次共 43人 (次 )前往昂拉地区向项谦晓以利害,劝告他与反革命分子划清界限。班禅额尔德尼和塔尔寺也曾派代表昂嘉格赖(西藏班禅驻青海办事处处长)等持函亲往商谈。但是项谦反复无常,反了降,降了又反,不时制造破坏活动。最后对项谦不得不采取军事行动,平息了昂拉叛乱。项谦带着少数人马逃离昂拉,隐匿在同仁县境内的森林中。

  习书记执行中央“军事清剿之后继之以政治争取”的方针,指示青海地方政府派人进山寻找,经过近两个月的奔波寻访、说服感化,终于使项谦返回到昂拉。

  项谦归降后,受到习书记和青海省、中央民委多位负责同志的接见,对他进行了耐心的思想教育工作。项谦此后彻底归顺,再无反复,被安置为尖扎县县长、黄南藏族自治州副主席(副州长)、省政协常务委员会委员等职务,为人民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

  西北局、西北军区和习书记争取项谦的成功经验,受到中央的充分肯定,认为这些经验是成熟的、正确的,各地党委都有认真学习的必要,特别是民族聚居和杂居区的党委更应详加研究。

  毛主席听了中央统战部李维汉部长的汇报后说:“孔明有七擒七放,我们还多,来了个十擒十放。”后来,毛主席见到习书记,还打趣地说:“仲勋,你真厉害,诸葛亮七擒孟获,你比诸葛亮还厉害。”

  与收服项谦差不多同期,习书记对甘肃省甘南藏区藏族首领黄正清开展统战工作,使甘南藏区同样实现了和平解放。

  黄正清,藏名罗桑泽旺,甘南藏族地区拉卜楞寺的领袖人物,曾任国民党甘南保安司令、国民党军事参议院少将参议。 1949年在解放军大军压境时,蒋介石也在争取他,用飞机给他空投了委任状和枪支弹药,并派人动员他与解放军作战。蒋介石承诺:如果战败,一定派飞机接黄正清全家去台湾。习书记及时要求甘肃党组织派得力干部做黄正清的工作,促使他很快率领藏军起义,并协助我军剿灭了甘南叛匪,受到中央军委的嘉奖。黄正清亲往兰州拜见了彭德怀、贺龙和习书记。黄正清后任西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等职, 1955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自 1949年习书记与黄正清相识以后,共同为推进甘南乃至甘肃的发展和建设做了许多工作。习书记在深圳休养时,黄正清多次探望。由此,他们成为终生挚友。黄正清在海南休养及至后来在兰州治病时,习书记都委托我去看望过他。

  习书记和十世班禅大师的深厚感情更是人人皆知。

  新中国成立之初,习书记在西安与班禅相识时,班禅不过 13岁,仅大习书记的长子习正宁(又名习富平)两岁,习书记常常把他接到西北局大院和正宁玩耍。到北京后,几乎每个春节,班禅都是和习书记全家一块过的。这些活动,我都随同参加了。他们亲如一家的欢声笑语,至今历历在目。

  历经近半个世纪的风雨沧桑,班禅始终把习书记作为他最为信赖的朋友。习书记复出到广东工作不久,班禅即去广州看望,一见面就说:“我是奔着您来的啊!”

  习书记从广东回到中央,分管民族、宗教、统战工作,他们接触的机会更多。1982年 5月 26日,习书记在人民大会堂约见班禅谈话,乌兰夫、杨静仁等领导同志在座。习书记对班禅说:“我们认识31年了,是好朋友、老朋友了。中间经过‘文化大革命’,你挨斗比我们这些老干部还厉害。你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你是宗教领袖,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央已经同意你回西藏,不过,注意不要太劳累,还要注意掌握民族宗教政策。”

  1989年 1月初,十世班禅离开北京去西藏主持班禅东陵扎什南捷开光典礼。临行前,他专程去向习书记告别。习书记十分关切地说:“冬季西藏缺氧,大师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又拍拍他的肩膀劝慰道:“您要劳逸结合呀!”十世班禅说:“合葬五世至九世班禅,并为灵塔祀殿开光,是我这些年来最大的一桩心愿,办完这件事,我就是死,也瞑目了。”习书记马上说:“大师别讲什么死不死的,佛不要你走,马克思也不要你走。”

  不料,十世班禅 1月 28日在主持灵塔开光典礼时,心脏病突发,不幸逝世,享年 51岁。噩耗传来,习书记十分悲痛,撰写了《深切怀念中国共产党的忠诚朋友班禅大师》一文,发表在 2月 20日的《人民日报》上。

  文中,习书记动情地回忆了和班禅大师 40年的深厚友情,特别回忆了新中国成立初期贯彻执行党中央、毛主席有关西藏问题的英明决策和促进西藏民族团结的历史,也深刻总结了 20世纪 50年代后期以来西藏工作出现“左”的偏差的经验教训。(连载 27)

上一篇:绝秦书(宝鸡 张浩文) [2015-02-03]

下一篇:绝秦书 (宝鸡 张浩文) [2015-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