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牵 手 (宝鸡 白镭)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1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冬日傍晚的河堤公园,冷风习习,人迹罕至。我和她就这么并肩走着。准确地说是我的手握着她的手掌或拽着她的手指前行。

  “人家都夸你老婆漂亮呢!可惜你……”一天,她如常在镜前梳妆忽然叹息。

  我怔了一下,揽过她,轻轻地抚摸她的脸,手被一串温热的泪水濡湿了。一个青春靓丽的姑娘,将自己的命运和一个双目失明的重度残疾人捆绑在一起,这无疑消除了他举手投足间的尴尬,融化了他离群索居的自卑,并给他一双不是他而属于他的眼睛……可作为一个男人,面对这种无法置疑的坦诚,他竟无以回报——一种负疚,一种难以言状的自责,沉重地挤压着我敏感的神经!

  似乎感觉到了异样,她忙笑说:“你别想岔了,我是说老天爷太狠心,让你看不见我……”然后弯腰替我系好鞋带,并用湿毛巾擦净我鞋上的污渍。“好了,我们去逛商场!”

  刚出门,她回转身,一把拽出我藏在裤兜里的残疾的左手嗔怪道:“我都不怕,你怕啥?”  那是我们刻骨铭心的第一次出门。

  从此,无论穿行于车水马龙的街道,还是走进相关部门衔接残疾人工作,或是挤过鳞次栉比的摊位,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这种不曾变更的牵手,现实而执拗,久而久之便成了大街小巷不可多得的一道“风景”。

  这些年来,我们习惯了在充满南国风情的河堤小径散步,倾听春暖花开时,盘旋半空的白鹭欢快的啁啾和岸边芦苇沙沙的摇曳。

  于是,我在她的怂恿下突然兴起,牵着她的手蹒跚着顺坡下到坑洼不平的河床,深一脚浅一脚挪到水边,蹲下身,搅动着心如止水的平静,让河水从指间缓缓流过……“逝者如斯夫”,那位伟大先哲对生命流逝的无限慨叹撞击着我。多少万年、亿年,河水才冲出这样的地貌,才有了山川平地。人生其实是很短暂的,也应该像这河水一样,在人类社会的地貌上留下奋力冲击的一点痕迹。然而,二十多年的星移斗转,起初的信誓旦旦,却随着终日忙碌的事务,随着岁月的磨洗已化作飘渺的烟云不知所踪了。

  那天直至半夜,我被领导交办的关于残疾预防方面的材料所缠绕,难以入眠。起身走进书房,开始敲击电脑键盘。由于残疾,身边的电脑、读书机和手机,悉数配置了语音软件,应该说它们见证了改革开放的进程,也承载了我无法预知的梦想。

  屋里很安静,间或传来她和孩子的鼾声。

  当年,她在一本杂志上读到我的一篇文章后,不顾家人和朋友的阻拦,从遥远的塞北来到宝鸡。我自卑地疑惑,本能地抵御着传奇般的罗曼蒂克。然而她却说:“我找你保险,心里踏实!”

  在 这个 物欲横流的时代,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远离喧哗的平淡,选择了漫长岁月的守护,也选择了终其一生的清贫。难怪儿子成人后笑侃说:“你俩的知名度挺高呀。不过,我妈在当下可算是绝版了。”

  此时,在这寒冷的冬季,河水悄无声息地淌过城市的夜晚。一阵冷风袭来,我不禁打了个寒噤,忙竖起大衣领。“嗯,你好像有点儿心不在焉?”她停止了对热播电视剧饶有兴致的讲述。“喔……”  我转回思绪。“你又在胡思乱想了。我总不想你活得太累!”

  基于对帮扶残疾人这项事业的忠诚,我固守着残疾人的进取,潜心工作,将自己的热忱虔诚地融入到残疾人共同的奋斗中,亲历并见证了宝鸡残疾人事业从白手起家、艰苦创业到蓬勃发展的整个历程,分享着这个群体发自内心的愉悦,从而品味个中特殊的熨帖……

  如今,人进暮年,满头华发,却两手空空,陡然生起莫名的落寞。自己的努力并未夷平根深蒂固的自卑。人生的许多道理不是靠短时间苦苦思索所能理解的,而是靠一生沉浮后的彻悟。这种孜孜以求,不以功利为目的,而是艰苦的付出后收获内心的淡定与从容。

  前不久,我和同事一起走下高铁南站那长长的台阶。北京会议前瞻性的规划,仍萦绕于心。宝鸡作为试点城市,率先在全国启动了残疾预防综合试点。而这座城市的奋进,又支撑了残疾人事业向全新领域的拓展和探索,而且它必将为宝鸡人口素质的提高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在嘈杂的接站人群里,我听到有人在唤我——是她,因为这是她无法改变的习惯。接着,是熟悉的喘息。于是我又一次握住了那只熟悉的手!

  世间任何人,无论年轻或衰老,健康或残疾,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我想,优于别人,并不高贵,真正的高贵应该是优于过去的自己。残疾让我体验到了比常人多得多的人生滋味。当幸与不幸向我走来时,我流过不同温度的泪水,当幸与不幸走过身后,又成了我别有分量的财富——

  我感激我的残疾,我也感激她矢志不渝的守护和牵手!

上一篇:宛若江南一扁舟 (宝鸡 李秉文) [2015-02-11]

下一篇:天若有情 (宝鸡 王红霞) [2015-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