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给岳父建个文化墙 (宝鸡 王鹏程)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1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我的岳父是“文革”前的大学生,上世纪 60年代初为吃饱肚子回老家扶风做了一个农民,但他一生没靠种地为生、务农养家,而以一手遒劲的好字、一把刻刀走天涯,养大了三个儿女。如今,岳父已经七十又三,按照常理,辛苦了一生的岳父现在再也不必为生计奔波,该坐享天伦之乐了。可不幸的是,三年前老人得了脑梗死,言语障碍,右半身失去知觉,只能在轮椅上苦度晚年。

  岳父病后,行动虽然不便,但他那颗文化人的心脏和大脑却没有太大的变化。由于长期只能待在屋里,他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看电视、看书、欣赏字画与美文,也牵挂着远在外地的儿女。

  叶落归根,去年八月,久病的岳父和岳母从甘肃小女儿那里回到宝鸡,住进了有电梯的房子,上下楼出入方便。节假日,我们拉老人回扶风午井的老家。岳父的老宅子,不同一般农家,虽然近十年没有住人,与隔壁两邻崭新高大的房屋相比,显得有些破落,但整个庭院处处显示着文化的韵味,壁文、贴画、假山、竹林、玫瑰花、葡萄藤等等。刚进家门,岳父就让我把他推到客厅,看他悬在墙壁上的字画,并给我们讲解他当年在甘肃华池县刻章时友人送此字画的经过。在院子里,指着房檐上的花鸟鱼虫雕刻给我们讲这些的寓意,这种情形,就像在人们面前炫耀自己的孩子一样。

  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我们推老人下楼晒太阳、散心、逛街,沿街人多的麻将摊、象棋摊他不去,就要去有字有画的地方。在高新广场、渭河公园的石刻和碑亭前,他都要仔细端详上面的文章、文字,有时还会大声念出来,尽管他发音很是含糊,别人也许压根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但他那种对文字的陶醉真不像个病人,每看一处都要求我们给他用手机拍照留念。每当岳父到宝鸡市的人文广场转一圈回来,精神会好上好几天,效果比吃药还好。

  我和妻子经常在茶余饭后谈论起老人的这些文化细胞和艺术追求。有一天,细心的妻子下班回家,拿出洗好的全家福及岳父母生活的部分照片,尤其是岳父在石刻碑亭面前的一些照片。我们整理分类,贴在家里的一面墙上,妻子还从文化商店买来精美的花草贴膜,予以修饰配边,供老人欣赏,岳父看着这些照片笑了!

  儿女都有自己的事业和家庭,有的在千里之外,不能每天陪在岳父母的身边,即使我和妻子在老人身边,每天也要上班。我们走了,岳母料理家务,岳父一人坐在轮椅上看着文化墙上的儿子、女儿、孙子以及他喜爱的字画,脸上充满了由衷的喜悦和幸福。这面家庭文化墙,就像岳父的第四个儿女,我们不在身边时,它陪伴着老人度过一个又一个充满憧憬和快乐的日子。

上一篇:家 书 (宝鸡 王丽梅) [2015-02-13]

下一篇:《中国对联集成陈仓分卷》 面世 [2015-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