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难忘的二十年 (宝鸡 张志功)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2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在习仲勋身边工作的日子里

  事后,女儿桥桥不解地问:“她当年那样对待你,干吗还理她?”习书记说:“她一个妇道人家,当初那样做,也是为了自保,是可以理解的。”

  习书记身边一位工作人员,在当年所谓“反党”小说事件中经不起政治压力,违心地写过揭发习书记的材料。习书记复出后,这个同志一直不好意思露面,习书记从别人那里得知他住房有困难,多年得不到解决,就让有关部门很快解决了他的住房问题,这反倒使他更羞于见面了。一次,他生病住院,习书记亲自去看望,感动得他泪流满面,哽咽无语。习书记真诚地安慰他说:“你也是身不由己,我能理解,不要提了,安心养病吧!”

  查办习书记案子的军代表和中央专案组的干部,受极“左”思潮的影响和康生一伙的指使,有的办案态度比较恶劣。习书记不计较他们这种个人行为,一律既往不咎。他认为“文化大革命”是领导者错误发动的一场内乱,干部群众只要不是“三种人”都是无辜的,不能由他们来承担责任。他不仅这样说,而且确实这样做。“文化大革命”中,习书记曾受到陕西师范大学一个青年教师的殴打,“文化大革命”后进行清查,学校的外调人员来向他取证,习书记淡淡地说:“算了吧,取什么证?”外调人员出于好心,要告诉他那个人的名字,习书记断然拒

  绝说:“我不需要记住这个人。”

  这个人给我印象很深,因为当时我也被拉到批斗习书记的“拼刺刀会”现场,他就是批斗会的主持者。他那声嘶力竭的喊叫、举起拳头打人的凶相,我永远也忘不了。虽然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不需要记住这个人。”

  多么宽广的胸怀!多么仁慈的心肠!不是所有受过迫害的干部都能做到这样。今天,我们重复这句话,仍然感到心灵震颤。习书记不想记住那些伤害过他的人,只是希望那些曾经走错路的人能够吸取教训,走好今后的路。他以自己的行动告诫人们: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再也不要冤冤相报、无休止地你争我斗了。

  毛主席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不仅要团结和我们意见相同的人,而且还要团结那些和我们意见不同,甚至反对过我们实践证明是反对错了的人一道工作。”习书记真正做到了这一点。

  八届十中全会以后,原西北局主要负责人在西北地区大批“彭、高、习”,搞“民主革命补课”“肃清习仲勋的影响”,组织专案组调查习仲勋的所谓问题,直至要把习仲勋的问题上升为敌我矛盾,只是因为中央没有批准而作罢。关于这些,西北地区特别是陕西省的干部群众都很清楚,习书记也心知肚明。“文化大革命”中,这位负责人也遭受残酷迫害。粉碎“四人帮”后, 1983年 6月,这位负责人当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对此,陕西省许多老干部很不理解,特意委托副省长刘邦显进京向时任党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反映他们的意见。此时,习书记协助胡耀邦负责中央书记处的日常工作。胡耀邦同志当年担任陕西省委第一书记时,也挨过他的整,但胡耀邦不计前嫌,让刘邦显给陕西省的老同志带话,大意是“他和我们一样,都是极‘左’路线的受害者,不要再翻历史的陈账了,斗来斗去几十年,我们亏欠老百姓的太多了,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全力做好为人民的事吧!”并强调说:“只要是我仍在这个岗位上负责,决不允许党内再烙烧饼似的斗来斗去了。”习书记和胡耀邦同志的心是相通的,他反对冤冤相报,完全赞成并坚决支持胡耀邦同志的意见,也反复给这些老同志做工作,要大家忘掉宿怨,团结起来给陕西人民多做好事。习书记不仅没有把当年这位领导人整他的事放在心上,而且愉快地同他一道出席公务活动,并邀请包括这个领导人在内的一些陕西籍老同志到家里做客。

  习书记的一位亲密战友,在党内斗争中也受到迫害,曾因在一些问题上两人看法相左,意见分歧,乃至有些误会,一度疏于来往。但习书记与人为善,宽宏大度,从不说他一个“不”字,反而总是念叨他的长处和优点。当这位战友病故时,他不仅亲往吊唁,沉痛哀悼,亲切慰问家属,而且尽心尽力地帮助其家人妥善处理后事。

  也许是习书记太善良、太厚道的缘故,一些熟悉他的老同志、老朋友在他面前说话毫无顾忌,反而使旁观者觉得过分。

  1988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一次展览会上,当年曾给刘志丹当过警卫员的陕西籍老红军于占彪见到习书记,劈头一句话就问:“你还认得我吗?”习书记诙谐地回答说:“把你烧成灰我也能认识。”于占彪又问:“那我给你写信为啥不理我?你官做大了,架子也大了么!”谁也没有料到于占彪在这个公众场合会当面责备一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在场的人都觉得他言语欠妥。当习书记因事准备提前离开的时候,于占彪又说:“不是要请你剪彩吗?怎么就走啦?”习书记不禁幽默了一句:“不是还有你嘛!”一句轻松的玩笑,化解了全场的尴尬。

  这类事例充分反映了习书记为人宽厚善良。大家都知道,他不会整人,也不记私仇,所以才有人会在他面前说话那样随便,包括类似屈武老先生那句“侯门深似海”的调侃。事实上,这些老同志也从不顾忌因说话欠妥会得罪习书记,习书记对这类不入耳的话也从来没有放在心上,反而常常记着他们的优点、长处、功绩和与他们的战斗情谊。即使那些对他曾经有过误会和埋怨的老朋友、老战友们,最终都无不钦佩习书记那宽阔的胸怀,称赞他“宰相肚里能撑船”。

  1978年至 1980年底,习书记除任广东省委、省政府的领导职务外,还先后兼任广州军区第二政委、第一政委。许世友上将是广州军区司令员。人都说许司令脾气大,难以亲近,但我看到习书记和他一见面就开玩笑、扳腕子,并不显得生分,工作合作得非常好。在他俩的领导下,军政关系、军民关系十分融洽。我不禁想起,在我和习书记相处的 20年中,他在各个岗位上同所有的同志甚至是很有个性的同志都能融洽相处,并无嫌隙。这是非常不容易做到的。由此可见,习书记高超的领导艺术和他宽厚豁达的处事风格。他在团结同志方面,我们后来者都能从中得到启示,受到教益。(连载 31)

上一篇:享受文秘生活 (宝鸡 罗江泉) [2015-02-13]

下一篇:遒劲的陕北延川秧歌 (宝鸡 张丛笑) [2015-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