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陇州社火忆 (宝鸡 乔冠虎)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0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记忆中,“文革”前生活艰辛的家乡人,每年正月耍社火的习俗却久盛不衰。那时,家乡陇县各大队社火队正月初四到十四在本村和邻村耍社火,十五进县城参加全县声势浩大的社火大游演。形式大多是马社火(生产队骡马驴多),其他有高芯、高跷(柳木腿)、背社火、挈社火、划旱船类步社火等。这一天,全县城乡男女老少都要上街去看社火;这一天,也是孩子们的欢乐节日。

  那时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还是步社火里的跑纸马和划旱船。

  记得看跑纸马是在我们神泉村的下寺里,那晚黑压压的观众把活动场地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个大圈,虽有马灯照亮,但光线时明时暗,使得现场有一种朦胧的神秘气氛。开场由村民闫有全戴头盔、穿铠甲扮武将在锣鼓声中绕场三周,先舞三个回合精彩的大刀,这是为跑纸马开拓场地并蓄势。接下来,四匹系着好多大铜铃铛的彩色纸马社火才在其带领下风光出场,此时,锣鼓声铿锵有力,铜铃声清脆悦耳,构成非常热闹的交响乐。随着武将的大刀舞动,纸马队先慢后快,并不断变换队形花样。待武将高擎起大刀,单脚原地转圈时,跑纸马的高潮就到了——四匹纸马(由十五六岁的小伙驾着)在紧锣密鼓、雨点似的铃铛声中,活像脱缰的真马放开腿,撒开了欢,跑大圆圈,让人眼花缭乱。可惜此后我再没见过如此惊心动魄的纸马表演。

  划旱船看的是神泉村步社火队的表演。记得那天晚上九点多,四周漆黑,唯有跑旱船现场灯火通明。旱船形式各地都大同小异,化装成戏曲小旦模样的漂亮姑娘驾着金碧辉煌的旱船,伴随着舒缓节奏的鼓点,头戴大草帽、戴着髯口的老者用手中的船桨缓缓引导,碎步走着“ 8”字,旱船随着老者一头着地的船桨划动而摆动。这时场外有人唱起曲子,一曲刚唱完,旱船便原地快速来了个 360度转圈。曲词唱的是 1949年夏西北野战军为解放陇县发动的关山战役之事,使人听了如临其境,深受感染。

  “文革”时期,破“四旧”立“四新”,家乡的马社火、步社火被当作“四旧”破掉了,故此差不多有十年看不到家乡的社火。

  改革开放后,有着深厚社火文化底蕴、潜藏着最古老的社火文化基因的家乡人蓄积心头的能量一下子爆发出来,耍社火等民俗活动如千树万树梨花花蕾忽遇一夜春风竞相开放,比“文革”前阵势更大了。生活越过越好的家乡人正铆足劲儿准备在正月里好好耍一耍、闹一闹哩!你看,正月初四到十五,乡与乡社火队相互转着耍,村与村社火队你来我往串着耍,村社火队在本村挨家挨户上门耍。各家把上自家门的社火视为能给家里带来吉祥好运的象征,远远鞭炮相迎,临走备礼相送。有的人家还趁此时机,让拿着大刀的红脸关公下马到屋里转一转,再叫关老爷摸摸宝贝孩子的头或从孩子头上跨过去,以驱邪赐福。主人自然少不了给关老爷大刀上搭红再放炮。正月十五这天,各村社火队要以乡镇为单位集中,并打着横幅,浩浩荡荡地进城比赛。乡镇与乡镇比,村与村比,比谁家脸子(脸谱)打得好,谁家头盔帽子和衣服冠冕堂皇,谁家锣鼓队阵容大气、整齐、响亮,以图留下好的口碑,那几年县上也进行过社火评奖。上世纪八十年代,县城窄窄的街道一下子要容纳近二百家社火队,加上众多看社火的观众(据说超十万人),场面确实很壮观。值得一提的是,地地道道的陇县人、陇县图博馆副研究馆员胡百川先生正是在这一时期收集整理出版了《民间社火脸谱》,为人们留下了宝贵的民间文化资料。

  2002年我回老家过年,有幸又看到了正月十五的社火。随着农业机械的推广应用,骡马驴等可供耍社火的牲畜少了,除高芯、高跷、背社火、步社火外,多数社火都以大小汽车、拖拉机运载,同时新增加了秧歌队、腰鼓队、武术队等。除农民外,企事业单位的干部职工也参演社火,使其同体育健身融为一体,变成了广泛普及的群众文化活动,家乡社火也可谓与时俱进了。

  看了大半辈子的社火,后来从研究资料中了解到,陇州社火最早作为秦人养马时的图腾崇拜、敬天祈福的一项民俗礼仪活动,传承至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其作为一种文化形式,规模宏大,大气磅礴,已成为我国保留最完整的原生态民间文化遗存。

上一篇:记忆深处儿时年 (宝鸡 袁敏杰) [2015-02-26]

下一篇:西府耍社火 (宝鸡 刘新焕) [2015-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