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绝秦书 (宝鸡 张浩文)

编辑: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0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有了儿子,周拴成就有了底气,他要跟隔壁比一比运数,他从来不服他哥。他哥的儿子干啥,他就让自己的儿子干啥,而且要比他们干得好。他哥的老大是个逛蛋,只知道耍拳弄棒,自然是不必学他了,老三在凤翔商铺当相公,这也不必学,士农工商,做生意是最末等的营生,让人瞧不起。剩下的就是老二了,他哥的老二念书,他也让儿子念书,而且念最好的学校。

  当时周围最好的学校要数镇上的富强小学了,收的都是富户官绅的子弟,学费昂贵。周拴成不心疼钱,非常慷慨地把儿子送进了这所学校。儿子开始倒是觉得新鲜,可去了几天就死活不去了,周拴成着急了,催促他,没想到儿子发了火,他说,这么累的活儿,你不叫长工干叫我干,挣死我啊!

  长工满仓听了就笑,说对着哩,对着哩,掌柜的,你叫我跟宝根换换,看把娃累的。

  周拴成哭笑不得,不过想一想儿子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念书起得早回来晚,确实不是轻省活儿,再加上这娃生下来就身体弱,可能真的吃不消。于是从当天开始就让满仓每天早晚套上大车接送宝根,中午时间短,就给他钱让他在街上买着吃,不必来回跑了。

  这才得了宝根的趣,整天都可以耍了。起先满仓把他送到学校,他还能在课堂上坐一个上午,中午放学他走出校门就撒了欢,镇上街道吃货多,耍货更多。面皮、凉粉、扯面、饺子、甑糕、油糕、胡辣汤……他轮换着吃。吃饱之后就找耍货,耍猴的、耍把戏的、说书的、卖唱的、拉洋片的、赌博的、抽大烟的、开妓院的……当然最吸引他的是看秦腔戏。这一看就是一下午,上课的事早就忘得一干二净。到后来他干脆连上午的课也免了,满仓把他送到学校门口,看着他进了大门,赶回去交差,他在校园里转一个圈,估摸满仓走远了,溜出学校,一头扎进街道里。有时不幸被老师逮住了,押进课堂,他总有办法逃学,或者装病,或者平地一声雷地忽然吆喝一声:哎,来了!老师同学都被吓一跳,他煞有介事地对老师说:报告老师,我爹叫我,家里有事。老师一愣,说我咋没有听见呢?周宝根说,老师你讲课太入神了,咋能听得见?老师被蒙瓜了,糊里糊涂就放他走了。

  他一出门就直奔戏园子。他最爱看的戏是《教学》,那是一个丑角戏,说的是一个富家子弟把万贯家产折腾得精光,为了免得沦为乞丐,凭着识得几个文字,教书骗人的故事。宝根看过无数遍了,可以一字不落地背出其中的台词:

  一不吹牛二不喧,

  俺家三辈做大官。

  俺爷上过金銮殿,

  俺婆见过娘娘面,

  俺大穿过黄马褂,

  俺娘穿过绫罗缎。

  出门不走坐软轿,

  回来捶背有丫鬟。

  吃饭端的玉石碗,

  尿盆镶的五彩蓝,

  过年过节礼接满,

  绅五绅六都来舔。

  自打俺爹钻了土,

  地方绅士趔得远,

  换了人,换了脸,

  转身给咱打算盘。

  俺娘劝俺把书念,

  俺不爱念书光捣蛋,

  打先生,掀桌面,

  把上学当成谝闲传。

  人之初,性本善,

  性相近,习相远,

  下坡碌碡最好掀。

  没几日,俺把这,

  搓麻将,耍洋片,

  掷骰子,老碗转,

  抽签签,看点点,

  出宝纳宝当宝官,

  抽大烟,装水烟,

  喝酒胡浪背巷里钻,

  十八般武艺咔里嘛嚓都学完。

  到如今,没啥吃,没啥穿,

  没铺盖,没麦秆,

  没丫鬟,没公馆,

  没大人,没祖先,

  没媳妇,没家眷,

  没吃没喝没穿没戴没铺没盖没爹没娘没婆娘没娃就剩一个光杆杆。

  ……

  每当在戏台下一坐,他就想笑,这戏不就是说他吧?他简直太像那个浪荡哥儿了。不过他觉得这不能怪他,要怪也得怪他爹,明知道他们家没有念书的脉气,非要逼他去念书,硬是把好好一个乖娃逼成了浮浪子弟。他觉得自己没有赌博吃大烟已经算是对得起他爹了。他爹不说他也就罢了,要是不知趣找他麻烦,他就翻他爹当年念书的老底,你都那样凭啥说我!

  就这样,宝根混完初小就回了家,而同期周立功已经考上了西安府的师范学堂,后来竟然考进了北京城去读大学,这咋不让周拴成生气呢!

  人狂没好事,狗狂挨砖头,周拴成骂道,总有一天让你难看!

  五

  抢劫明德堂的土匪回到太白山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他们交了货,按惯例被带到山寨的一块平地上集体蹲下拉屎,周围有其他土匪监视着。每个人都必须拉,拉不出来不能走。这叫“清堂”。目的是防止土匪个人私藏大烟,藏的地方是肛门,行话叫“行旱船”。土匪头子知道喽啰们不会把大烟藏在衣服里,那很容易被发现,男人身上有一个隐秘孔道,那里是可以藏东西的。

  那个总被秃斑扇耳光的土匪第一个拉了出来,奇臭无比。就这么臭的大粪,旁边监视的土匪还要拿棍子扒拉开检查,熏得其他人都捏住鼻子。秃斑骂道,你吃了猪粪了,还是沤了十年的陈猪粪!回到山寨他们不必隐姓埋名了,就敞开了吆喝。那人笑着说,二掌柜,早拉早解脱,回去还能睡一觉。

  等秃斑也好不容易拉过了,刚准备回去睡觉,却被大掌柜旱地龙叫了去。旱地龙刚吃完早饭,他指着桌子上一碗胡辣汤对秃斑说,马猴子,不知道你啥时候回来,特意叫厨子给你留的,刚热过了,还撒了芫荽,快吃吧。

  马猴子心头一热,觉得老大真细心,连他爱吃芫荽都记住了。他嘿嘿一笑,捧起头大的耀州老碗,稀里哗啦一阵就喝完了。他刚把碗放在桌子上,旱地龙问他,银圆呢?(连载 14)

上一篇:正月十五话元宵 (宝鸡 韩星海) [2015-03-05]

下一篇:卖灯笼 (宝鸡 杨晓娟) [2015-03-05]